0811

AnAn 2017-08-11
我曾是一个堕落的女孩子
我曾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子
我甚至是一个在前一刻也很堕落的女孩子
我没有梦想
我没有目标
我没有想要到达的地方
我甚至不知道我需要追逐什么
我认为我一无所有
我也看不到差距
以至于
我在漆黑里面一直存活着
睡睡睡
醒醒醒
吃吃吃
我不知道要干什么
不是没有事情可做
我只是什么都不想做
可能我唯一一件想做的事
唯一一件在大脑里面闪现过甚至不止一次的事情只有一件
我只想死

我感叹人生的漫长
设想如果我从头活到尾将不知道要经历多少无聊的时光
我看到的人生是很无聊的
我惧怕群体
我不去结交朋友
我也排斥曾经向我靠来的朋友

因为没有任何想要去做的事情
我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我一眼可以望到底
我不超过四轮的思考和自我说服便会走到一条终结的道路那就是去死
我无所事事
我整天睡觉
我喜欢睡觉
我也喜欢阳光的温煦
可我也偏偏喜欢躲在房间里面的昏天暗地
可能有时候一时任性也任由自己喝一罐啤酒
我以为自己年轻
我以为自己无所畏惧
最起码我从来不畏惧死
而可谁知道
唯一使人畏惧的
不只是你我他的
以至于任何人都难以超越的一点是
我难以逃脱对正义的畏惧
我畏惧我没有偿还我曾经得到的一切
所谓的一切
就是从出生到现在我所得到...
我曾是一个堕落的女孩子
我曾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子
我甚至是一个在前一刻也很堕落的女孩子
我没有梦想
我没有目标
我没有想要到达的地方
我甚至不知道我需要追逐什么
我认为我一无所有
我也看不到差距
以至于
我在漆黑里面一直存活着
睡睡睡
醒醒醒
吃吃吃
我不知道要干什么
不是没有事情可做
我只是什么都不想做
可能我唯一一件想做的事
唯一一件在大脑里面闪现过甚至不止一次的事情只有一件
我只想死

我感叹人生的漫长
设想如果我从头活到尾将不知道要经历多少无聊的时光
我看到的人生是很无聊的
我惧怕群体
我不去结交朋友
我也排斥曾经向我靠来的朋友

因为没有任何想要去做的事情
我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我一眼可以望到底
我不超过四轮的思考和自我说服便会走到一条终结的道路那就是去死
我无所事事
我整天睡觉
我喜欢睡觉
我也喜欢阳光的温煦
可我也偏偏喜欢躲在房间里面的昏天暗地
可能有时候一时任性也任由自己喝一罐啤酒
我以为自己年轻
我以为自己无所畏惧
最起码我从来不畏惧死
而可谁知道
唯一使人畏惧的
不只是你我他的
以至于任何人都难以超越的一点是
我难以逃脱对正义的畏惧
我畏惧我没有偿还我曾经得到的一切
所谓的一切
就是从出生到现在我所得到的东西
我说不出来我有哪些东西
因为我望着那个最大的衣柜
里面塞满了衣服
那明明白白的是我的衣服
可是我愣了
我想知道那为什么是我的衣服
是因为别人不能穿吗
不是的
是因为我用自己的钱买的么
不是的
衣柜里还有一个妈妈送给我的粉色的包包
我还没有用
我想过的不想与世界产生任何的联系
可我并不是生活在世界边缘的人
起码不是生活在通俗世界里面的人
再起码不是生活在自力更生的大山里或者村落里的人
我只是说过
或者说我只是被洗脑过
我曾经生活在那昏天暗地的坟墓里的人
与曾经我爱过的人一起的
与曾经虚幻的存在过的那个人
与那个在真实记忆里本该消失的那个人
与此时此刻我的身上还留有痕迹的那个人
没错
梦幻终结

尽管如此
我还是承认另外一重世界
另外一维人生的一个人
我看到了所有的虚幻空间如何被聪颖化为现实
如何主宰着真实时刻的发展
只是我们怂了
面对这个鲜活的现实我们怂了
我们甘愿成为它的工具

我不想出去散步
我不想接触生灵尽管我爱它们
我不愿出远门
我不出远门在小房间里也只想与漆黑黑为伴
那个漆黑世界里面留有一丝丝我想象中的世界
我以为我有些老了
我以为我本该成熟了
去他麻痹的成熟
是谁规定的度过了成年期就必须以一副规定的模样生活
那样的生活还有什么意思
别误会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逃脱本来属于我的责任
本来该由我偿还的东西
我都会一点不少地还回去

我现在拥有一个选择能力
我 可以选择那些我愿意偿还和接受的
我 可以选择不去触碰那些我不愿意偿还和接受的
也别再冠以一个吓唬人的名号说
只有足够优秀了才能够选择怎么样的生活
是啊
说到底还不是那个用金钱和权利丈量的世界
我也没见你们过得多么有姿有色也没见有多出来的维度
反倒是一眼能够看到底的无聊
选择始终是作为一个人来说的最基本的权利
但是
人的弱点在逐渐丰厚的物质条件下显现的那么明显

我出门了
迎接着阳光
温煦的立秋之后的阳光
我虽然一无所有我还能够和自然交谈
那个午后
究竟是和儿时那个从沉睡的朦朦胧胧的午休中醒来看到的世界一个模样
那么长大之后接触外面世界后我逐渐增加的身体的生理的紧张
极度威胁着我的健康
开始回想起儿时的时光
这并非我的多情和爱追忆
谁不喜欢简单啊
当有了一些内容之后开始做些减法吧年轻人
然后在减法后的根基上继续学习成长
你才能绽放逐日伴随的学习力
绵延出的生命里
我在贫穷里瑟瑟发抖
我在狗血的生活里苟且偷生
我在平淡的午后晚间里没有气力地日复一日
偶尔有时间写点文字
从来称不上文章
至少我是说它们渐渐地跃然纸上慢慢地生龙活虎
仿佛逐渐伴随着我自己的生活有了生机

我在黑暗里面幻想出了另一维的世界
我有想的到的
有看到了忘记了的东西
这种选择机制给予了我唯一的一点没有死去的证明

光究竟是什么
那批物理学家们那么聪明
统一两种理论讨论问题
终究
把世界看复杂了要归一的啊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AnAn
作者AnAn
152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AnAn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