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记(一)

挪威的重庆森林 2017-08-11
       昨晚和妈妈聊天,没想到妈妈居然那么快就已经把宾馆订好了,行程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我先反应到这一点。可是,妹妹怎么办呢?我又想到。她前两天夜里给我发消息,说她梦见自己想死,已经是第二次了,心里很是不安,想找我带她去看专业的医生,我也相信这不是简单的心理疾病,一定要认真去治疗的。可是,妈妈那么着急安排,就是想早点让妹妹回到学校去读书,早点恢复“正常生活”。此次广州之旅,以妈妈的口吻来说,就是要让医生开证明然后去找学校办理手续复学了。事情哪有那么顺遂人愿,妈妈的想法只是她一厢情愿,这并不能从根底上把问题解决。带着这样的复杂心绪我睡去了。
    梦里我和妹妹在船上,船很大很稳,但是还没有离开港口,拴在岸边漂着。妹妹整个身子都沉到了黑漆漆的海水里,我拖着她,感觉自己也要沉进去,要沉进去了,快沉进去了,我忍不住朝岸上的楼房里喊了声“妈妈”,希望妈妈来帮忙。我似乎还看到,那双被扔掉的裸粉色平底鞋子又穿回到我脚上,因为进了水,湿嗒嗒的,很让人讨厌的样子。我能救得了我的妹妹吗?还是连我自己也会连累了呢?
    心灵感应这回事,虽然没有科学解释,但我还是相信的——就在上一次妹妹发病之前,我连续做了两个梦,一个梦是对妹妹又打又骂,另一个梦则...
       昨晚和妈妈聊天,没想到妈妈居然那么快就已经把宾馆订好了,行程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我先反应到这一点。可是,妹妹怎么办呢?我又想到。她前两天夜里给我发消息,说她梦见自己想死,已经是第二次了,心里很是不安,想找我带她去看专业的医生,我也相信这不是简单的心理疾病,一定要认真去治疗的。可是,妈妈那么着急安排,就是想早点让妹妹回到学校去读书,早点恢复“正常生活”。此次广州之旅,以妈妈的口吻来说,就是要让医生开证明然后去找学校办理手续复学了。事情哪有那么顺遂人愿,妈妈的想法只是她一厢情愿,这并不能从根底上把问题解决。带着这样的复杂心绪我睡去了。
    梦里我和妹妹在船上,船很大很稳,但是还没有离开港口,拴在岸边漂着。妹妹整个身子都沉到了黑漆漆的海水里,我拖着她,感觉自己也要沉进去,要沉进去了,快沉进去了,我忍不住朝岸上的楼房里喊了声“妈妈”,希望妈妈来帮忙。我似乎还看到,那双被扔掉的裸粉色平底鞋子又穿回到我脚上,因为进了水,湿嗒嗒的,很让人讨厌的样子。我能救得了我的妹妹吗?还是连我自己也会连累了呢?
    心灵感应这回事,虽然没有科学解释,但我还是相信的——就在上一次妹妹发病之前,我连续做了两个梦,一个梦是对妹妹又打又骂,另一个梦则是有人要欺负她被我打跑。前几天晚上也梦见对妹妹发脾气了,还以为是因为男朋友的事自己在梦里胡乱发泄心情,但也是和妹妹有关,隐隐约约觉得有些问题。那时候就赶紧打了电话回家,和妹妹说话。过后她就告诉我她做梦梦到自己想死、怕黑的事情。
    这一切会有联系吗?如果说梦境是倒立的现实,那么在那个世界里发生的事情,会不会也是对未来的征兆和预测呢?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挪威的重庆森林
作者挪威的重庆森林
5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挪威的重庆森林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