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自己听

Zachary 2017-08-11
小时候,寂寞是没有朋友。性格内向的我,常常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别的小孩三五成群的追逐打闹,玩玩笑笑。想加入他们,却不知怎样开口。从一年级到五年级,只积累了两三个要好的小伙伴。

上了中学,寂寞是单恋别人。虽然近在咫尺,却不懂得表白心意,只是如履薄冰地以朋友的名义爱恋着对方。我想方设法做一些情侣之间的事,因为偶尔的暧昧已足够让我回味。我不敢奢求更多,怕连朋友也做不成。最后,我们依然没做成朋友。

到了大学,寂寞变成了狂欢之后的空虚。K歌,打牌,桌游,撸串,常常high到凌晨才罢休。一群人有说有笑,侃侃而谈,觥筹交错,推心置腹,看上去热络的不行。后来我明白,原来散伙之后再次相见之时,也可以像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

毕业前夕,我躺在青年旅舍的床上。窗外的夜空已经微微泛白,枕边传来一个陌生人的呓语。我转过身去望着窗外,不再看那张陌生的脸,只是看着天空一点一点亮起来。我走出简陋破旧的旅舍,坐在一班开往学校的空无一人的地铁上。那一刻,朝阳是那样的刺眼。

来美读研,寂寞是图书馆闭馆的铃声,是公交车在深夜的车头灯,是为final被迫通宵的不甘,是漫漫求职路上连收N封拒信的绝望,是泡吧宿醉的颓废,以及每次dating都变成hookup的不爽。

工作之后,寂寞...
小时候,寂寞是没有朋友。性格内向的我,常常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别的小孩三五成群的追逐打闹,玩玩笑笑。想加入他们,却不知怎样开口。从一年级到五年级,只积累了两三个要好的小伙伴。

上了中学,寂寞是单恋别人。虽然近在咫尺,却不懂得表白心意,只是如履薄冰地以朋友的名义爱恋着对方。我想方设法做一些情侣之间的事,因为偶尔的暧昧已足够让我回味。我不敢奢求更多,怕连朋友也做不成。最后,我们依然没做成朋友。

到了大学,寂寞变成了狂欢之后的空虚。K歌,打牌,桌游,撸串,常常high到凌晨才罢休。一群人有说有笑,侃侃而谈,觥筹交错,推心置腹,看上去热络的不行。后来我明白,原来散伙之后再次相见之时,也可以像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

毕业前夕,我躺在青年旅舍的床上。窗外的夜空已经微微泛白,枕边传来一个陌生人的呓语。我转过身去望着窗外,不再看那张陌生的脸,只是看着天空一点一点亮起来。我走出简陋破旧的旅舍,坐在一班开往学校的空无一人的地铁上。那一刻,朝阳是那样的刺眼。

来美读研,寂寞是图书馆闭馆的铃声,是公交车在深夜的车头灯,是为final被迫通宵的不甘,是漫漫求职路上连收N封拒信的绝望,是泡吧宿醉的颓废,以及每次dating都变成hookup的不爽。

工作之后,寂寞是一次次搬砖到深夜的不情愿,是下班回家不能自持的葛优躺,是三分钟热度的烹饪和跑步,是公司聚会上的呆若木鸡和不知所措。

恋爱之中,寂寞是告别之后被单和枕头上残留的香水味,是文化观念差异带来的头痛,是聊天时双方都掏出谷歌翻译的无奈笑场,是小心翼翼地包装自己、只展现美好的一面,更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漫长思念。

这就是我与生而来的寂寞。我注定一生感到寂寞。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Zachary
作者Zachary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