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买我的火柴

游戏客人 2017-08-11

烈日灼着大地,一切曝晒在阳光下的东西,都光芒四射,亮得逼你的眼。滚烫着,仿佛能听到路人的屁股刚接触长椅时,他“嗷”的一声叫喊。 她是一个美丽的姑娘,身披军大衣,周围围着的人都生疑。或许,如果她屁股底下没有垫底的东西,早就烫伤了。或许,她披大衣只是为了防晒。人们在疑惑中议论纷纷,真是闲的可以。 “谁来买我的……火……柴。” 一下子,很多小孩子就笑了起来。这姑娘竟然是个童话爱好者。那你模仿卖火柴的小女孩你穿什么军大衣啊,不专业呢!还有这姑娘的方言,真是特别正宗,像是唱了十几年二人转一样。 姑娘抽出一根火柴,仿佛那个火柴是她深爱的人一样,投入了全部情感,一齐喷薄出来。围观的人,他们的声音突然安静下来,静观这场怪异的演出。 姑娘把一根火柴从盒边划一下,点燃了。那个动作不够熟练,就像是只在实验室划过火柴一样。她望着烛光满脸幸福。观众里有敏感的心灵,也被她的火柴点燃了,被这火焰温暖了,眼泪也不住扑簌簌落下来。 划了第一根火柴,她就看见了自己的奶奶,进度快了不少。读过原著的孩子,都怕她的表演会提前结束。 “奶……奶……,奶奶!”她痛哭流涕,一片悲怆仿佛要惊天地泣鬼神。人们的情绪被抓住了,看了许久,目光却一直久久无法移开。当然,以姑娘的美貌,没有这样清新脱俗的演技也可以轻易做到。 “奶奶,你听我说! 我家的表叔数不清, 没有大事不登门。 虽说是,虽说是亲眷又不相认, 可他比亲眷还要亲。 爹爹和奶奶齐声唤亲人, 这里的奥妙我也能猜出几分。 他们和爹爹都一样, 都有一颗红亮的心” 这唱腔震惊了现场的观众,大家很久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声音。婉转动听,力道十足。老太老汉都赞不绝口,欢呼叫喊。她的声音有一种年代感,直击他们心中柔软的地方,于是不禁鼻子一酸,涕泪纵横。 第一次掌声起来了,一次小高潮。 姑娘的眼神却一点也没有改变,一丝凄然与愁怅,令人怜惜。现场观众的素质很高,没有把持不住的小伙子。 她又点燃了第二根火柴,在微弱的火光里,她看到了烤鸭。说到,“今天是巴甫洛夫诞辰好几周年,我们急需吃一顿烤鸭。”现场充满快活的空气。 这时村里公认最有幽默感的大李走上前去,准备挑逗一下这个奇怪的姑娘。“姑娘,你好,你是卖火柴的吗?” “是的。”姑娘的声音里有哀愁。 “那你如何说服我们买火柴呢?你要知道我们都用打火机啊!你这火柴都快被淘汰了。” “啥啊!哥你不懂历史就别瞎白呼。火柴是在打火机之后发明的,就是为了方便啊!哥你不觉得简洁本身就是一种美吗?” “这……我们不这样认为,爱咋咋滴。我们把打火机看作地位的象征。你看看我这个身材,肯定是皇家那种地位啊。还有姑娘你那么瘦,应该是吃不饱饭吧!” “哥你可别骄傲啊!你胖(重音)也别骄傲啊!” “我胖怎么了,唐朝还以胖为美呢!” “那你去唐朝当妃子去吧。” “不是你怎么说话呢?” “对对对,你长得不好看,没法当妃子。” “你再这样说,我就不买了,要知道消费者就是上帝。” “我是生产者,你是消费者,谁是分解者,谁又是非生物成分啊?那你是上帝,需不需要给你一个十字架把自己钉上啊!” 大李灰头土脸地走了,口里嘟哝着“这个女疯子。” 姑娘的脸上并没有胜利的微笑,她看起来还是很痛苦,一种很饥饿的面容。突然,她跳起舞来,一种灵魂的舞蹈。她站起来,依然穿着沉重的军大衣,仿佛是演绎一个在生活重压下走向崩溃的弱小人物,她带着枷锁可却一定要在生命力勃发而出时,跳起美丽的舞蹈。令人动容。 然后,舞姿逐渐变得癫狂。人们小声嘀咕,她是不是疯了,傻了。她甩起自己的长发,一切的凌乱,一切的撕裂,都是对世界的抵抗。仿佛是贝多芬扼住命运咽喉的动作,她的右手紧攥火柴盒高高举起。所有的火柴滑落,撒在地面上,对数字敏感的人可以一眼数出有几根火柴。 太阳更加热烈,虐待地面与地面上的人们,看着人们的汗水与哀嚎,或许它会很欣慰,然后,加大虐待的力度。 姑娘的哭喊持续了十分多钟,一直没有间断,让人们疑惑的是,如此瘦弱的一个少女,她的身体竟然可以迸发出如此巨大的能量。人们目瞪口呆,仿佛目睹了生命的奇迹。普通人如果这样折腾十分钟,不要说嗓子废了,可能人都能瘦下去好几斤,可是这位姑娘的声音可以一直嘹亮,令人啧啧称奇。 “xxxxxxxxxxxxx” 姑娘骂出了与自己的外表毫不相符的脏话,每个字都脏到极点,不得不佩服她的语言功底。与其说是脏话,倒不如说是生命的宣泄,灵魂的摇滚。她不羁的灵魂终于释放,像是脱缰的野马,一声一声嘶鸣,又像脱缰的野狗,一声一声狂吠。 她用尽身体最后的气力,一个完美的空翻,然后她裹着大衣,瘫倒在烈日下。像是死去一样,最后,用一根中指指向太阳,有气无力的说,“把我埋在那里。” 一切谢幕了。 她像真死一样,倒在阳光下,一旁是凌乱的火柴,与她凌乱的发交织起来。她仍然身披大衣,她仍然竖着中指,只是软了一些,塌下去。 观众在惊愕中,感受一种荒唐,他们都不敢确定,这个女疯子到底死了没死,也不敢前去确定。静静,回想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突然,一旁的树丛里钻出抬着摄像机的人,带着鸭舌帽,满脸胡子的男子。姑娘也爬起来,扒掉军大衣,是一身红裙子。很突然。她马上对着镜头说话。 “今天人性实验的主题是『卖火柴的小女孩』,我在扮演的过程之中,发现观众都看到了我,却一直在笑,在议论,却没有人真心想去帮助她,去买她的火柴。我感到人性的冷漠,我的心感到凄凉,他们是少数吗?不是,我想这是普遍的现象罢!人格的扭曲,道德的沦丧,我,我们,又如何去拯救这个社会!” 她的一番总结深刻阐述了自己的观点,慷慨激昂,忧国忧民。稿子是好多天之前就已经准备好的了。观众们鼓起掌来,那姑娘瞪了他们一样,目光里显然有恨,仿佛他们真的见死不救,是她自己的杀人凶手一样。观众对这件事也一头雾水,他们互相交换目光,疑惑着为何姑娘的语言能力那么强,马上又能转回普通话。 年轻人的目光从姑娘的背影上游走,她头也不回,心里的怨气一直往外冒。人们才发觉她甚至一直没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 她和摄像师上了一辆汽车,村里人也都看出来是很豪华的那种。不禁暗骂,“真是个有钱的疯子!” (完)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游戏客人
作者游戏客人
18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游戏客人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