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宇宙的尺度这算不上悲剧

游戏客人 2017-08-11

「壹」 突然想起她,很难以描述的感觉压上心头。 她是我高中时候的同学。高中的人们,时而沉重,时而激情,人们相互逗乐,又一起丧,丧在一块。回想里的日子是愉快的。 那天下了雪,校园里美化作用的古风小亭子,也被雪勾勒出轮廓来。她当时身着一件浅蓝色的羽绒服,白色的棉帽,嘴里哈着气,嘴角带笑。我才意识到她很漂亮。 她与同伴嬉戏玩耍,捧起的雪球,砸在身上又成了雪花,散在地上。我在一旁看了一会儿,看到远处有个熟人走过来,我们打了个招呼,一起结伴去食堂。我没有什么留恋,头转向右边白雪映衬下精致的松树,顺带看了她一眼。 到了食堂。食堂有新上的羊汤。我从没喝过羊汤,以后估计也不会了,食堂的羊汤不好喝,没有味道。我加了辣椒油,红色的,会浮在上面。主食是烧饼。一切都过去了很久,记得却很是清晰。 有一点对不上了,忘了是饭前还是饭后,我们互相打过招呼。她笑起来很好看。 『000001』 如果有神,就是地球上人们所说的神,那估计就是他们。(这里的“他”并没有性别上的指代意义,他们没有性别之分。) 一间拥挤的房,乱糟糟还脏兮兮的,人们如果看见,一定会不敢相信这是“神”们的工作环境。 他们自称盖亚利尔米哈古伊尔盖(音译)人,整个宇宙是他们的杰作,他们并不会觉得自豪,做得好只能说明今天的饭有了着落。 伊索晃动着他的触角,用尽一切办法去思考如何完成长老交给的新任务。 他要完成的是人们口中的“地球”的创作。说真的,对于这颗星球他们投入巨大,请来最好的海岸线设计师,雕琢出了地球上所有的海岸风光。 伊索的成名作是“生物”,对于碳基生命的天才性构想让他小有名气。他还创造性地提出了“性别”,让一切繁衍变得顺理成章。他也因此获得了“今日之星”奖章。 伊索不住地用手敲击面前的按键,他明白自己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在创造出一系列自己觉得还算满意的生物以后,长老告诉他,他必须创造出一种高级生物,也就是要拥有智慧。其实,他不敢苟同,智慧不一定意味着高级,可他犹豫再三,最终没有顶撞,因为他拥有智慧。 他用了几天时间就设计好了,但任务的真正难度是如何顺理成章让他们进化出来,而不是凭空出现。他的选择是猿猴。经过一系列计算,人类终于诞生了。 他还要做更多操作,保证人类在生存竞争中活下去,要不然就功亏一篑。人类的的确确太让伊索操心了,他的触角必须一刻不停地思考,手背上出现一道道细纹,他感到自己在逐渐干涸。 「贰」 “为了不吵醒你,我用悲壮抒情。” 我会把几句想要说出口的话,写在便条上。可这些便条的命运,总是逃不了我一撕。笑着文字的拙劣,笑着自己的幼稚。撕完以后,我也会笑自己的懦弱。 一次上课,是校本课,我和她都选的传统文化。教我们的老师是一个高一的老师,我们当时上高二。老师很漂亮,上课是带妆的。校本课选这一门的很多。那一次上课老师没有来,我们两个人坐在一排的两端,隔着两个人,她给我传了纸条。内容很怪,她问我,我相信鬼吗。 我说不信,她很惊讶。 后来她给我讲了一个故事,问我的看法如何,故事我忘记了,当时也没给出什么看法。我一直不知道,我给她的印象到底是怎样的。 校本课之后是自习,我几乎发了一节课呆,我是否应该跟她说一说,又应该还说什么呢?我把想说的话又一次写在一张纸上,它的归宿也是垃圾桶,命运是粉碎。 一个学期过去,很平常,什么都没发生,我注意到的是,我甚至会惧怕她。走路时,我会刻意避着她,我也发现她好像也在避着我。 我很少会做梦。有一次的梦,很多年后我终于混成了乞丐,与街上的行人交换厌恶的目光,我是没有职业精神的那种乞丐。目送她牵着孩子笑着从我身边路过,她并没有看见我,万幸。她的孩子长得和她几乎一模一样,就在这小小的半径里,我和她上演一切可能的悲剧。 转头来的那个学期,她转到别的学校。其实,学习很紧了,压迫之中,我与众人都感觉不到有任何异样。 『000010』 伊索的触角皱缩着,他的右脚一直点着地面,像是在打节奏。时不时耸一耸肩膀,他时常担心,自己会在任务完成之前报废。 现在的工作是制造“灾难”,他要预订人类在整个物种发展过程中的所有天灾,有时还要预订人祸。这样的计算难度,纵使拥有超级计算机,也不会有太大削减。 当然,总比没有好。 「叁」 回到她离去的时刻,那是一个下午,大家聚在一起目送她离开,她说了几句话,挺激动,泪就横斜流下。随后,和她最好的朋友告别,口中说到,我们还会再相见。我想着自己,怕是再也见不到她了。感到遗憾,可是还没到流泪的地步。我是几近干涸的人。 我只是在人群之中,作为挥手告别者。 她说出“再见”,又一次用手掩面,留给我们一个背影,独自离去了。她的背影,给人一种单薄的感觉,她应该是我们班里最瘦的人。 风突然大了,我一直担心她会被吹跑。 记不太清了,她好像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或许,又没有。人们沉默一会儿,一起转身去食堂吃饭。校门口离着食堂很近,很方便。 那一天晚上,我吃了很多橘子,甚至开始反酸。想到她走了,我竟然会有如释重负的感觉。那天后半夜雨下起来,我听着雨声,一片又一片乌云,感觉它们也如释重负。 『000011』 (注:以下出现的对话部分,原文为盖亚利尔米哈古伊尔盖语。——宇宙史官) “我们偷偷跑出去吧!” “能行吗?” “只要在长老回来之前就一定没有问题。” 伊索的触角摇晃几下,假装犹豫不定,然后,愉快地同意了。 他站起身来,舒展着自己的三条腿,两只胳膊,又看着自己的双手,七根手指,每一根都获得了伸展,像是一颗“米卡易”在扎根生长。(注:“米卡易”类似于地球的树,正是树的设计灵感。) 想到这里,他露出笑容,只因为自己对于简洁的追求,竟然省去了那么多部件。人类需要两条腿站着,还要保持平衡,一定很辛苦吧。 放松。不谈工作,不去动用自己创造出碳基生命的天才大脑(触角)。 红褐色的光照亮基地的每一个角落,工作的小屋破旧不堪,空气也是褐色的,充满陈腐的味道。他想,还是我设计的大气与海洋更美。 他跛着,跑了起来,大口喘息,释放着并不充足的生命力。如果人们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惊讶地认为,造物主在自杀。可是,这是他最喜悦的时辰,在一生之中。 他的触角高高竖起,放空的灵魂疾驰在原野上,体悟生命与存在的意义。他躺在地面上,僵硬但是舒展。 「肆」 今天凌晨十二点整,手机振动了一下,微博有新消息,是她的。发现她所住的地点离我的家很近。一个念头起来了,明天周六,我一定要去找她,然后表白。我不知道她在哪里,那就碰。我不知道她是否会接受,那我也要说。我已经感到世界的奇怪。倒头却没有睡着。 再一次睁开眼是中午,我定的闹钟明明是早上七点钟。我走到阳台,拉开窗帘,一片漆黑,我怔在那里久久不能移动。 我心如乱麻,披上衣服我就往楼下冲。赶忙骑上车子。我记得地址是“荣欣小区”,只有三条街的距离。天很黑,路灯依然开着。令我震惊的是,大多数人都跑到了楼下,口中念念叨叨是“世界末日”四个字。鬼哭狼嚎,像是现了原形。我出奇镇定,一定要找到她,这是我最想做的事。 『000100』 伊索回到椅子上坐下,打算平复自己愉快的心情。可是,再也平复不了了。系统崩溃了。他的嘴张得老大,手指头颤抖着,两只触角不安地摇晃。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伍」 我骑到小区就看见她坐在小区门口,掩面痛哭。我拍了她一下,她抬起头,我突然不知道这种怪异的场景下,该如何开场。 “你……”她的嘴唇微微颤抖着。我能看出她的眼神,她还记得我。 于是,我坐在她旁边,想让她稍微平复一下。她做了几个深呼吸,却无济于事。我心跳也更加厉害。气温明显降了下去,太阳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或者是地球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你还记得吗?我现在相信有鬼了。 此刻,正午的夜色如瞳,雾气腾腾,路灯的光像是用尽全力也到不了地面,我们的星球正在游荡,正在流浪,像是醉汉一样。你看那个老头儿骑走了我的自行车。完了,重力不管用了,车子横着骑,老头儿的狗横着追,演示忠诚。我爱你,现在我的能见度只有你。” “我也是。” 于是我们悬浮着,抱在一……起…… 『000101』 “长老我错了!” “我不该出去的,我不该拥有自由,我不该让程序崩溃,我不该让大家的工作功亏一篑,我……” “滚!” “您让我再试试。”他右手中指按下“重启”键,地球回到了出轨之前,那是前一天的十二点。他的眼神里充满乞求。 “滚!”长老不会领情。 伊索退休了。 「肆」 今天凌晨十二点整,手机振动了一下,微博消息,是她的。发现她所住的地点离我的家很近。一个念头起来了,明天周六,我一定要去找她,然后表白。 我默数了三个数。 我去,刚才是什么傻缺念头!她根本不可能接受,说不定都认不出我是谁。自讨没趣! 我笑着自己的傻。然后,睡得很沉。

(简书江湖令征文,白描手法。)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游戏客人
作者游戏客人
20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游戏客人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