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在那里,还是走开,结果一样

越位回接 2017-08-11

美剧中经常会出现一些离经叛道的场景,印象最深的是《纸牌屋》中的副总统在他爹坟前撒了泡尿。 加谬的《局外人》中当主人公因为枪杀阿拉伯人被送上法庭,检方断定他之所以故意杀人,有个根据就是他在母亲葬礼上的冷漠。母亲生前所在的养老院几乎都被请来作证,局外人不想最后见母亲一面,记不得母亲岁数,在守夜时吸烟喝咖啡,葬礼当天也冷眼旁观。局外人最终背叛死刑,证明陪审团对检方的推论表示信服。 标题一句话其实足以概括局外人的故事。 主人公是个平凡的小职员,这样的设定似曾相识。《惶然录》的“佩索阿”,勤勤恳恳,却在自己的小阁楼中留下身后成名的文学著作。《月亮与六便士》中的“高更”,曾经平凡平庸,最后离经叛道,也在身后获得掌声。 局外人则是一事无成,人生高潮大概算是被送上断头台,不过,行为并没有描写至此。他也不足以因此被历史铭记,因为他不是被砍头的地666666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世界上最后一次使用断头台是在1977年的法国。 局外人一贯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或许,他也努力过,也历经挣扎,不然故事在一开始就失去了意义。故事以第一人称叙事,却总是置身事外。从全程漠然地经历母亲葬礼开始,局外人迅速走完一生,100多页纸的厚度。 母亲入土为安,没有丝毫不安;却又因刚认识的一名皮条客卷入凶杀案;置身被告席,又恍惚得如同参加一场平常的群众聚会。加谬《局外人》。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越位回接
作者越位回接
2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越位回接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