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上山只是一个过程

杨尹氏 2017-08-11

来枸杞岛也13天了,从上岛第一天,到即将离岛的15号,时间在这里又慢又快,转眼间我又要收拾行李回去了。

心情跟着云走,跟着月亮变化,每一天都不同,见过满月,洒在海面的月光美极了,我常常发呆,望着眼前景色出神,仿佛自己在月亮上,在海面上,在柔柔的月光里,在海风里,在这里的每一个景色里。

山海奇观是偶然间走到的,当时我在对面山路上,回头看的时候发现远处有一栋黄色的房子,立即决定返航,要去黄色房子那里。到了之后才发现是寺庙,我站在大雄宝殿里久久不能走,似是在与佛对话,又像是在和自己对话,之后三天都要去大雄宝殿,每次去的时候都下定决定要求一件事,同时又像肯定似的一遍一遍向自己确认,呐~ 你一定会来还愿对不对。可我不敢应,我怕自己做不到,来这里一趟需要从北京到上海,停留一晚,早上很早起床排队买票,大巴两个小时到沈家湾,沈家湾4个小时的船路到枸杞岛。路途太长,消耗的精力太大,怕自己无法还愿,白白受了一个愿望。

早起下山,穿过盘山公路,全凭直觉到达这里,山路小而窄,往往看起来在向上的路,实则会通往一个下坡的小路,看起来很宽可以走的路,实则是尽头,而我对这里的山路不懂,只能走过之后才知道通还是不通,花费的时间过长,体力消耗的太大,时常需要走走停停。走的次数多了,也熟悉这里的路了。

昨晚睡得太早,早上5点起床,客栈里那条叫汪汪的狗见我要下山,便跟着我一起,一路上我俩遇见好多条狗,我俩怂的不敢反抗,都定定的站着不动,我跟着汪汪下山又上山,路过沿海公路时,我还在想,肯定是汪汪要带我去一个地方,它往前走时,会时不时停下扭头看看我在不在,汪汪带我越走越高,然后不见了,我凭直觉顺着路走过去,就到了一户人家,汪汪就在这户人家趴着休息,我略害羞,走进去,表明来意说是找汪汪并指了它一下,女主人首先开口,你是不是从阡陌来的,我很惊讶,心里想,难道汪汪已经红的整个村子都认识它了么?我点点头,说,是。

男主人说话,汪汪是我从小养大的,我心里更惊讶了,只知道汪汪是客栈姨妈的,那这里是?男主人应该是看出我的心里想法,他说,在阡陌做饭的姨妈就是我妈妈,我是她儿子。瞬间理清关系,喊了一声,哥哥好。

我看着汪汪,既尴尬又好笑,女主人招呼我坐一坐,男主人说,汪汪已经好几天没来了,今天一来就带客人来了。闲聊了几句后,觉得不能久留,我见汪汪也没有走的意思,就像女主人告别,也和在屋里的男主人打了招呼,就下山,汪汪只是把我送到门口,我自己一个人下山回去的路上好忧伤。

心里又气汪汪,又无可奈何,就这么跟着汪汪来到它主人家里,穿过无数人家门口,穿过刚刚出海捕鱼回来的人群,脸也没洗,头发乱七八糟,一身睡衣,没穿内衣,趿拉着拖鞋,走来走去。

昨天花花生了宝宝后,花花拿鼻子碰我的腿,就往小宝宝在的方向走,姨妈见着后说,那是花花喊你去看它的宝宝呢,我问姨妈说,我可以去看么?姨妈说,可以的可以的,那是花花让你去的。

我跟着花花穿过小路,来到宝宝身边,花花一个纵身就跳到宝宝身边,我往里面看,只看到一只全白的,但听到了两只小狗的哼哼声,就没有过多停留,对客栈里的人说,花花生了两只哎。

晚上把这事告诉小哥哥时,他说,你说你见人自来熟也就算了,你怎么还和狗自来熟?之前告诉过他,这里那条叫花花的狗要生宝宝了,我说我已经起好名字了,叫花生米,花生酱,花生碎。他说,再加一个花生豆。

当时客栈里的人问过我,花花生了宝宝后要不要带一个回去。我说,好啊,名字我都起好了,就叫苏发发。把这事告诉小哥哥后,他拒绝叫苏发发,还和我犟,起了别的名字,好俗气的,我不同意,我说,养只狗就随你姓,叫发发,养只猫就随我姓,叫正八。

昨晚得知花花生了之后,他问我,要不然你就带一只回来。我拒绝了,说,我走的时候,花花生宝宝也不过5天,咱们根本养不活,还是回北京之后想养,咱们再养。

嗯,写完了和狗狗的故事,本来想写景色,写心情,这里有好多故事,和不同人产生的不同故事,每个故事都有色彩,在这段时光里闪闪发光。写着写着就偏了,偏了我也没打算正回来。就写到这里吧,想来想去我在这里除了下山上山,早起坐墙头或冥想或看书,晚上和小哥哥电话时,就着月光。并没有什么心情可写。想来想去,就用一句话结尾吧。

只有人会老去。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杨尹氏
作者杨尹氏
36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杨尹氏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