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办

[已住校] 2017-08-11
1. 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有和我一样想法的,一直不大明白手办的原理。它们看起来和我的二次元恋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它们和他甚至都不是一个次元的。又,如果手办做得太好以至于能够说服我爱上它本身,而它也不过是对爱人的再现、残缺的模仿之物——那么被残缺之物蛊惑难道不是对爱人的背叛。

2. 无法触及的无可释怀的爱情只合法地存在于跨越次元的关系中。如果将这种爱情施于同次元之人则疯癫而沉重。我无法想象出他来到我的维度的样子,他的形象就是由片段的平面组合而成、散落在或大或小的漫画方格里。也许为了接近他我只得反复地摩挲着书页,直到我也擦除自己的身体变得扁平。

3. 面对爱人的时候我就像一个惶然无措的、被分拣到信件区的包裹——憎恶自己的厚度。

4. 手办的原罪就在于它的尺寸和有限度的可复制性鼓励了收集癖-spectacle制造癖。
如果存在无数个爱人的形象,那么所爱的人就不存在在其中任何一个当中。
因而只有两种选择:只拥有一个手办,那就是爱人本身;或是拥有无限的手办以达致爱人的每一个面相。那么问题就是:拥有100个爱人形象的手办,是否会比拥有10个之时更加接近爱人?
在前消费时代的爱情当中,量变导致质有时仍是可疑的:“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为什么你还不能接受我?”
...
1. 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有和我一样想法的,一直不大明白手办的原理。它们看起来和我的二次元恋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它们和他甚至都不是一个次元的。又,如果手办做得太好以至于能够说服我爱上它本身,而它也不过是对爱人的再现、残缺的模仿之物——那么被残缺之物蛊惑难道不是对爱人的背叛。

2. 无法触及的无可释怀的爱情只合法地存在于跨越次元的关系中。如果将这种爱情施于同次元之人则疯癫而沉重。我无法想象出他来到我的维度的样子,他的形象就是由片段的平面组合而成、散落在或大或小的漫画方格里。也许为了接近他我只得反复地摩挲着书页,直到我也擦除自己的身体变得扁平。

3. 面对爱人的时候我就像一个惶然无措的、被分拣到信件区的包裹——憎恶自己的厚度。

4. 手办的原罪就在于它的尺寸和有限度的可复制性鼓励了收集癖-spectacle制造癖。
如果存在无数个爱人的形象,那么所爱的人就不存在在其中任何一个当中。
因而只有两种选择:只拥有一个手办,那就是爱人本身;或是拥有无限的手办以达致爱人的每一个面相。那么问题就是:拥有100个爱人形象的手办,是否会比拥有10个之时更加接近爱人?
在前消费时代的爱情当中,量变导致质有时仍是可疑的:“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为什么你还不能接受我?”
在消费时代的爱情当中,量变导致质变却是颠簸不破的真理:拥有100张握手券因而可以连握10分钟、对着偶像长篇大论也不会被拒绝的饭,正是比只有1张握手券的饭更加接近爱人。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已住校]
作者[已住校]
31日记 16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已住校]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