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守卫

墨语 2017-08-11

Q城下起了暴雨,水幕淹没了全城。

午夜,暴雨依旧没有停歇,反而越下越大,大雨清洗着污浊的城市,将积攒的灰尘投入地下水井之中,城市的排水系统还在默默工作,不厌其烦的把脏水排往大海。昏黄的路灯掩映着雨幕,马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夜色的沉默充斥了整个世界。

我默默的在雨中行走,身上黑色的雨衣把我的整个身体包裹在里面,我把雨衣的帽檐压得很低,几乎遮住了整张脸。雨水打在雨衣上,顺着手臂形成水线缓缓流下,洒在黑色的马路上。这里很空旷,只有一条路通向无尽的远方,除了雨水的声音,一切显得一片死寂,只有我踩在水里的声音,“哒”、“哒”“哒”......

我默默的向前走,孤寂的背影显得悠长,雨衣偶尔随风摆动,露出手上的一抹白光。这是......刀!是的,我的手上有一把刀!刀身修长,略带些弧度,刀光凛冽,隐约露出的刀尖上还带有寒芒,这柄刀很像日本刀,但是弧度并没有日本刀那么夸张,刀身近乎直刃,刀身修长,共五尺,兼有刀、枪两种兵器的特点,很明显,这是苗刀!

苗刀是由唐刀中的长刀演化而来,明代抗倭名将戚继光将此刀广泛应用于冷兵刃的战斗中,身负苗刀的戚家军威猛无比,苗刀也由此扬名海外。这柄刀名为“子午”,据传曾经染上过忠良的血而杀气四溢。在戚家军中,曾经有一个士兵叫王康,他十七岁参军,立志精忠报国戎马一生,并且终生追随戚将军。就这样,经过一次又一次的血战,他奋力杀敌,积累军功,逐渐被提拔为护翼都司,统帅一支百人的小军队,在军中也是赫赫有名,为国家立下了不朽的战功。在一场抗倭的血战中,王康受命堵截北上的倭寇等待戚家军的救援,但是,军中却出了叛徒。在即将与倭寇白刃相接的时候,一个收了倭寇钱财和升官许诺的亲兵叛变了,他夜入营帐刺死了王康,并将王康的头颅斩下送到了倭寇手中,这柄染了王康鲜血的兵刃变得诡异、阴冷,并且在子午时分会折射出凛凛寒光,因此此刀唤名曰:“子午”。后来人们祭奠忠良,将这柄刀封藏了起来,永不见天日。

雨夜的世界真是空旷,我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仿佛前面有人在等着我。雨衣无风自动,突然,周围静的可怕。下一刻,我的路两旁出现了一个个黑色的影子,看不清他们的面容,但是我有一种感觉,他们在看着我。

黑色的身影逐渐围了上来,每一个身影身上都有两个碧绿的光点,只是有的明显有的暗淡,却都闪烁着幽暗的光。我继续向前走,无视他们,而他们,以略高于我的速度缓缓向我靠近,但是,他们的身体是离开地面的。没错,他们没有腿,只是飘着向我移动,就像是......幽灵!

我渐渐的停下了脚步,漠然的看着他们靠近,嘴角微微上扬,冷笑了一声:“不自量力!”终于,他们靠近我大概两米的距离,然后径直向我扑过来,手上清晰可见的黑色寒光像是要把我撕碎一般。我轻轻一扬手里的刀,刀光划出了一道诡异的弧线,他侧身想躲,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我轻轻向左侧身避过他的冲撞,然后以人类不能理解的速度和角度横过刀身,将它撕成了两半。刀上并没血迹,路上也没有,它就那么在空中缓缓地消散了,手中的刀泛起了点点寒光,我知道,它恐怕......魂飞魄散了!

雨,下的更大了。

我站在原地,默默的看着它们。突然间,它们尖叫着向我冲过来,我脑袋一沉,虽然我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但是我知道它们在尖叫,在愤怒,这是一种深入灵魂的声音,也是一种攻击的手段。

我将长刀拖地,然后向他们跑去,跑的很慢,像是电影的慢镜头一样,刀尖处还清晰可见摩擦出的火星,但是下一刻,我和它们接触了。这是任何人类都理解不了的感觉,瞬时刻被放的很大很大。我用刀身划过一个又一个黑色的身体,轻巧的避开了所有的攻击,刀尖上的寒光更加凌冽,像是能刺穿灵魂的寒芒。被刀碰到的黑色身影都还继续着原来的动作,却摸不到我的影子。一次次穿刺,一次次挥斩,我尽情享受着寂静的夜,雨滴凝在半空,刀尖在雨滴上跳舞,这是死神的舞蹈,带走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生命。

“叮”,我放下了刀,身后远处的他们依旧在挥舞着双臂。

下一刻,定格的雨珠砸了下来,再次形成铺天盖地的雨幕,夜,恢复了喧嚣。

它们,身影在空中缓缓消散。

我依旧往前走,“哒”、“哒”的脚步声依旧回荡在我的世界里,黑色的雨衣裹住身体,帽檐遮住容颜。

超级英雄?呵呵......

你可以羡慕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可以耍耍帅、泡泡妞,每天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但是,现实,不是这样。这个世界上没有超级英雄,没有金刚狼、钢铁侠、美国队长,我呢,只是茫茫世界中的一个小人物,过着平凡到不能在平凡的生活,当然,我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时间守卫!

刚才跟我拼刀的是一群游荡的可怜鬼,我们都叫它们——鬼灵!我们这个世界的基础法则之一就是时间,我们嘛,顾名思义就是守卫时间的......人。这个世界的时间每千年就要轮回一次,通俗来说就是将时间归零,重新来过,让那些生活在时间重置点上的人能继续存在下去,也让世界能够正常的运转。而我们,就是被系统选中重置时间的那群人,恩,当然,我们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选中的,甚至不知道自己存在了多久,可能冥冥中自有定论吧。

至于鬼灵,不过是在重置时间的时候恰好死去的那些人,他们的灵魂无法进入轮回,所以就成了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在重启时间之初,他们还发现不了自己的异常,只是生活在普通人的世界里。他们十八岁时,如果通过一些特殊的观察方法,就已经能看出一些端倪,等到他们死后,就会进入刚刚那个状态,不能轮回。等到下一次时间重置,没有肉身的他们会魂飞魄散。所以他们选择赌一把,只要通过时间守卫进入时间之门,他们才有可能轮回。可笑,时间之门一旦打开,世界会进入时间之初,文明会重置,生命会回到孕育之初。当然,这些只是时间卷轴上的传说,即使有人杀死过时间守卫,但还没有人打开过时间之门,从来没有。

至于时间守卫,一共有十二个,我想,此刻,他们来了。

我停在马路中央,停在一盏因为大雨而短路的路灯下。远处的黑暗中出现了几个人的身影。他们和我一样,全身裹着黑色的雨衣,帽檐遮住容颜,手里还隐约可见白色的刀影。看起来,剩余的十一个时间守卫都到了,看来今天热闹了。

雨,仿佛愤怒了,疯狂的砸了下来。

我沉默的看着他们,我知道他们此刻也在看着我。

站在最前面的黑衣人说话了:“老大,真的一定要这样吗?”

我看着他,用嘶哑的嗓音答道:“你们,放弃吧,我不想杀人。”

黑衣人:“对不起,即使你是我们的老大,但是为了守护这个世界,我们还是要阻止你!”

我嘲讽的笑了笑:“守护?守护什么?哈哈!你看看这些自称为高等生物的人,你问问他们用你守护吗?他们想要你守护吗?我们,只不过是一个个自作多情的笨蛋而已。”

另一个黑衣人发话了:“老大,还没有人能对抗系统,我们都是可悲的人,放弃吧!”

我:“人?呵呵,不要骗自己了,我们和外面那些鬼灵没有任何区别,唯一的区别不过是我们被选出来看管时间,存活了上千年,我受够了,今天,我就告诉那个所谓的系统,我,不干了!”

黑衣人们有些沉默,终于,最前面的黑衣人又说话了:“老大,你是我们中存活最久的时间守卫了,为了一个女人,放弃这一切,值得吗?”

我默默的闭上眼睛,脑海里勾勒出她的面容,缓缓的说:“在我存活的几千年中,我最不后悔的事就是爱上她,就算她是......鬼灵!距上一次时间重置才过去十八年,她还不知道这一切,她还在普通人中生活,我不想她面对这一切,你们放弃吧,时间之门,一切重启,这一次,就由我来逆天!”

我默默的举起了手中的刀,刀尖对着他们,代表宣战。

雨,下的更大了。雨滴消失了,变成了雨线,下一刻,雨线停住了。

他们摘下雨衣上的帽子,露出了碧绿的眼睛。

下一刻,他们消失了,我们的刀碰到了一处,火花四溅。

......

雨,又开始了顷洒,只是地上有几个黑色的影子,他们眼眸的绿色已经暗淡了。

我在雨幕中,一步一步的往前走,黑色的雨衣伤痕累累,帽檐已经遮不住面容,苍白的面庞如死尸一般,身上的伤口被雨水默默的冲刷,却,并没有血迹。

我依旧向着路的尽头走去,脚步声传的很远。

“哒”、“哒”、“哒”......

路的尽头是什么?尽头一片漆黑,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女人,站在雨里。

我停住脚步,“你,还是知道了。”

她绝望的笑了笑:“知道了又怎样?众生皆为蝼蚁,我们又算得了什么?”

我走到她身边,轻轻地说:“时间就在前面,我来,逆这天!”

她轻轻抱住我,我受伤太重了,摊在她的怀里,放下了手中的刀。不过,一切就要结束了,时间之门重启,众生回归伊始,她,也终将不会覆灭。

突然,一股刺骨的寒从腹部传来,这是千百年来都未曾有过的感觉,世界仿佛安静了,没有了雨声,没有了风声,只有她。

我笑了,“为什么这样做?”

她说:“对不起,我.....还想活的更久一点。”

我的意识模糊了。

据时间卷轴记载,末次鬼灵大劫中,有鬼灵想要打开时间之门,时间守卫英勇抵抗,但不幸全部死亡。但是时间之门最终没被打开,新任时间守卫被重新选出,领袖是一位女性。

如果你在雨夜中行走,看见隐藏在黑夜中的人,不要惊慌,他们,也是一群可怜人。

(完)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墨语
作者墨语
12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墨语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