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冷漠封印了善良,这座城

九死一生 2017-08-11


远在京城落家的弟弟因病住院的消息不胫而走,在老家的姑妈从外人那得知消息,已经是弟弟一个月后出院的事情了。心急如焚的姑妈不顾弟弟的宽慰和劝阻,连夜只身一人,乘坐绿皮列车,历经十几个小时,从千里之外的南方小城来到京都,只是想亲眼探望下康复期的弟弟。因为是临时安排的行程,又赶上暑假旅游高峰,姑妈只买到了一张硬座票。龄近古稀的姑妈第一次到京都是上个世纪末的事情,应当时正在上大学的弟弟的邀请来京旅游。如今仓促来京省亲,距离上一次已经过去21年,乘坐的还是那年的绿皮列车,经过的仍是那些似曾相识一晃而过的风景,看风景的人却没有那时的心情。
姑妈是一名乡镇小学教师,朴实勤恳,念完寒舍十几岁就出来教书,桃李天下。几年前退休后,在家又种了几亩地,开垦一口鱼塘,农闲时闲不住也会开个补习班给周围村里的学生补补课。姑妈身宽体胖,上车前还特地准备了一大行李箱土特产。因为箱子实在太沉,姑妈累了半天也没把箱子放到行李架上。对面坐的是一位年纪较大的老人,正眯着眼睡觉,还有个学生模样的小姑娘带着耳塞正忙着用零食消磨时间,邻座两个年轻的小夫妻,胶着在一起沉迷于手机。周围多数乘客不是在睡觉就是在玩手机,几乎没有人注意身边这位急需帮助的农村妇女。...


远在京城落家的弟弟因病住院的消息不胫而走,在老家的姑妈从外人那得知消息,已经是弟弟一个月后出院的事情了。心急如焚的姑妈不顾弟弟的宽慰和劝阻,连夜只身一人,乘坐绿皮列车,历经十几个小时,从千里之外的南方小城来到京都,只是想亲眼探望下康复期的弟弟。因为是临时安排的行程,又赶上暑假旅游高峰,姑妈只买到了一张硬座票。龄近古稀的姑妈第一次到京都是上个世纪末的事情,应当时正在上大学的弟弟的邀请来京旅游。如今仓促来京省亲,距离上一次已经过去21年,乘坐的还是那年的绿皮列车,经过的仍是那些似曾相识一晃而过的风景,看风景的人却没有那时的心情。
姑妈是一名乡镇小学教师,朴实勤恳,念完寒舍十几岁就出来教书,桃李天下。几年前退休后,在家又种了几亩地,开垦一口鱼塘,农闲时闲不住也会开个补习班给周围村里的学生补补课。姑妈身宽体胖,上车前还特地准备了一大行李箱土特产。因为箱子实在太沉,姑妈累了半天也没把箱子放到行李架上。对面坐的是一位年纪较大的老人,正眯着眼睡觉,还有个学生模样的小姑娘带着耳塞正忙着用零食消磨时间,邻座两个年轻的小夫妻,胶着在一起沉迷于手机。周围多数乘客不是在睡觉就是在玩手机,几乎没有人注意身边这位急需帮助的农村妇女。姑妈正想寻人帮忙,刚巧一位眉目清秀的小伙子经过看到了这一幕,先是到姑妈面前用手比划了几下,意思是“我来帮你”,姑妈这才发现他是个哑巴,不消多说,姑妈也明白意思,一边胡乱比划,一边微笑着说着谢谢;小伙子好像并不聋,似乎听懂了姑妈的话,帮她摆好了行李,简单比划了几下,又迅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姑妈去京都的那天下午刚给学生补习完暑假班的最后一堂课,然后急忙收拾行李,又坐近一个钟头的车才到车站,正值酷暑天,上了车没多久,姑妈呼呼的就睡过去了。可能是因为太累,这一路车程,姑妈醒醒睡睡,最后,车快到站时,还是被对面的老人叫醒的。这时姑妈想起要给来车站接自己的弟弟打个电话,才发现手机已经不见了,找了好一会儿,确认手机是被偷了。这可把姑妈急坏了,正想找人借手机打个电话,大家都开始忙着从行李架上卸下行李,向车门口挤过去。对面的老人在卸下自己的行李后,很热心的帮姑妈也卸下了行李。借着这股热情,姑妈本想再找老人借手机用一用,但是后面骚动的乘客拖着行李从后面拥挤过来,老人又被几个迫不及待下车的乘客隔离开来,这种情形下借手机实在不是很方便,于是姑妈决定下车后再找人帮忙。
几分钟后,车靠站了,姑妈拖着行李走出车厢,随着人流向出口涌去。出了检票口,正好碰见邻座的年轻夫妻,于是赶忙上前一步向她们求助,夫妻俩先是很惊讶,好像并不认识之前的这位邻座大妈,男人先了说话,果断而严肃的拒绝了:”手机快没话费了,我们一会也要找人”。姑妈再三请求:“小伙子,帮个忙,你看我用现金付你的话费可以吗?”男人不知怎么拒绝,干脆不予理睬,扭头拽着女人就要走,可能是觉得刚才拒绝的理由不够充分,女人拉住男人,回过头,微笑着不好意思的向姑妈解释道:“大姐,真不好意思,我们在车上玩手机把电快用没了……”。姑妈也不好意思再请求了,赶紧另寻他人帮忙。就这样,在车站广场上的人群中,姑妈又问过好几个人,可能是因为担心求助的陌生人是骗子,人们都避而远之,甚至抛来鄙视的眼光。意识到求助陌生人无助,姑妈便找到一位身著制服正在执勤的车站工作人员,于是满怀信心的上前求助,没想到是工作人员竟然告诉她“没带手机”,让她直接去总务室寻求帮助。姑妈几十年都未再出过远门,此时此地,再让她拖着笨重身躯和行李去独自寻找总务室,与她在这片陌生的人海中求助有什么区别。还好她一直都记得弟弟的住址,索性出去直接打车到弟弟家。有时候天似乎比人更有情义,姑妈刚出站就在门口看见了又气又急的弟弟。弟媳问姑妈这次来京有什么感受,姑妈半玩笑半无奈的口吻说:“……变了很多,人心也变了,还是咱小城市好……”。弟弟反而略带责怪的说:“给你买机票,你偏觉得乘飞机难受要坐绿皮车,手机丢了吧”。刚上初中的小侄女赶紧插了一句:“姑姑,大城市坏人多,大家都可能都觉得你是骗子。”然后,又开始巴拉巴拉的生动的讲述从媒体上看到的、从同学那听来的那些骗子骗人的伎俩。姑妈听她讲完,只是苦笑的摇摇头。
起先听完姑妈讲述这段经历,我是气愤的,因为她是我的亲人;所以我很是鄙夷这样的一群自私的人、这样冷漠的现象。后来,换个角度想想,那些冷漠的陌生人如此反应好像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我也曾遇到很多次类似的事情,常常有打扮成学生或者外来游客模样,向我借几块钱车费或是饭钱的“穷途末路”之人。第一次是在学校图书馆门口遇到这种事情,我慷慨解囊,本以为做了件好事,后来得知那个求助的人每周都会在图书馆门口,同学嘲笑我之所以被骗是因为去图书馆不够频繁。让我恼羞成怒的是,那人竟然后来给我发信息再借钱,我直接回复一堆劝其改邪归正的冠冕之词。毕业5年后,同样的事情竟然发生在我上班的路上,在公司楼下的一家快餐店门口,自称是母女俩,丢失了钱包的游客,穿着很有品质。当她们向我寻求帮助时,我首先想到就是五年前的那个骗局,但是仍然保留一丝信任,万一正如她们所说了,虽然我心里早有了99个足以推翻这种信任的疑惑。最后,我还是给了他们帮助。为了表示感谢,她们执意要留下手机号,我没给她们,因为我不想有一天通过手机确认她们是骗子的事实,宁愿当作自己真的做了件好事。可是,一个多月后,我又在同样的地方遇见同样的两个人,我还记得她们,可她们早已忘了恩人。当时,我直接就拒绝了,她们一再纠缠,我只好当面戳穿她们的伎俩,她们立马就急了,扮女儿的人憋红了脸,装出一副被侮辱了人格气愤填膺的表情,特别理直气壮的告诫我“不帮助可以,但不要侮辱人!”。真是人不要要脸天下无敌,我只是淡淡的告诉她们,前面路口拐个弯就有派出所,正要给她们指路,她“妈”就自觉的拽着发横的“女儿”撤退了。这样的骗子不当演员可惜了,要是我记性不好,差点就相信了这对“母女”。
也不记得曾从哪本书里看到这么一句话:对恶行的仁慈就是对罪恶的纵容。那时我认为这句话很有道理,宁可不做一件好事,也不要成全任何一件坏事。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在地铁里,看到乞讨的人,无论形状多么凄惨,我都不会施舍仁慈之心,因为很有可能由于每个人的一点仁慈就助长了这种恶行的盛行,甚至导致更多正常的人被迫沦为身心俱残的乞讨者,不做一件助恶的事更胜于做一件小善事。后来才发现,这样的想法不过是自己用来避免被陌生人欺骗的借口而已,让自己渐渐失去了接受陌生人请求帮助的勇气。难道在自我保护与付诸善良之间就没有一条连接二者的安全通道么?面对突如其来的,可能深藏诡计的陌生求助,大多数人都来不及思索出其中的真假,以及有效的应对策略,最保险的方式就是收起自己的同情心,赶紧避而远之,借由“若真是这样,自会有人给予帮助”这样的想法来安抚自己躁动不安的善良。凡事习惯成自然,自然变麻木,麻木近冷漠。
某个周末我走在回家的路上,迎面走来一个女孩,神情看似很着急,到我跟前便停了下来。“你好,可以借你手手机给我朋友打个电话吗?” 她尽量保持镇定,强颜微笑向我求助。女孩飘飘长发,穿着黑色的连衣裙,踩着镶水晶的高跟鞋,嘴上的口红已经淡去一半,眼影有些花,看起来像刚哭过一场。遇到这种情况,我的第一反应当然是认为这十有八九就是一个骗局,警惕的看看四周是否还有同伙。那是一个刮着着大风的深秋的傍晚,马路上人并不多,至少十米开外没有往来的行人。女孩见我疑虑,便急忙向我解释:她刚跟一块聚会的朋友们告别,临走的时候,一个喝得烂醉的朋友粗心的拿走了女孩的挎包和手机,打车走了,她一路追出来,才发现车早已走远。女孩一路上遇见几个行人,都没有人愿意帮她,正好又碰见我。听完女孩的解释有些惊讶,因为头一次听说这种借手机的理由,还是难以让人相信,不过见女孩越说越急,几滴眼泪又掉了下来,我的心理防线几乎都要被击溃了,不再细想这个理由是否合情合理,毫不犹豫的掏出手机递到她面前。女孩并没有赶紧接过手机,而是采取了一种保险方式,她让我帮她拨通电话,开着外音。听别人的电话淡话好像不太礼貌,我让女孩自己拿着听电话,可是她依然坚持之前方式。电话那头先是传来一串含糊不清的男声,最后还是另外一个朋友帮忙接听的电话,听他们聊天的内容,确认了女孩说的属实。女孩与他们约好见面地点,让她朋友把包和手机送回来。女孩并不熟悉这一区域,我告诉她最近地标比较明显的商场,他们约好在那边的麦当劳碰面。挂完电话,女孩说等朋友来了给我话费,我说不用了,说完便走开了。
回去的路上,我还是在想,这会不会是一个更复杂的骗局,如果真是,那她们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呢,实在想不出,也不愿想出。我删掉了拨出去的电话号码,担心电话号码有一天会成为打破这种信任的咒语。我并不觉得自己做了件助人为乐的好事,而是幸庆自己做了一个不让自己后悔的决定,或是一件之后不再需要说服良心的事情。在自我保护与付诸善良之间应该也一定存在这样一条安全通道。许多人都有过被欺骗的经历,施骗者从亲人、朋友到陌生人,钱和感情可以被骗走,但莫要被骗走了良心。无论怎样,这种经验不应该简单而粗暴的演变成逃避与冷漠,封印住人与人之间信任与善良,而应该成就去伪存真的智慧与豁达。可以选择不信任,但别让冷漠吞噬了善良的勇气。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九死一生
作者九死一生
9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九死一生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