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

Lin先生ღ 2017-08-11
这是十年前写的一个小故事,经人提醒,重新发出来。自己回头看,还是多有意思的。

———————————————————————————————————————————

我用食指拨开自己的眼睑,然后把隐形眼镜贴上去,有点涩涩的,我眨了几下。再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左边的眼影已经有些花了。

爱上他从爱上他的手开始,那是一双男人中少见的手,苍白的带有忧郁的味道。嘘~~你不要说话,因为你最好默默的看他的手,手指修长而美丽,骨节好像温润的美玉,指甲干净而饱满——只是,这双手怎么都看起来没有表情,好象现在——他看我样子。

“眼影花了”。他说。手指触摸着我眼睑的皮肤,指尖冰凉。“睡觉了还戴什么隐性眼镜的。”语言一如他往常——没有感情。我甜甜的笑。

第一次和他遇见是在一个书店,那双手在书架上寻找着,寻找着,停顿下来,抽出一本,翻开,指尖在书页上游走。我盯着那双手。当时的阳光从他的侧面打过来,于是,他的手在阳光粗粒的摩擦下,让我禁不住的心变得无比柔软。——我觉得我是那本书,在他的手掌下,一页一页被翻开。。。。。。。

他说:不怕我么?我是个奇怪的人。微笑一点都没有绽放。

我说:不怕的。我也是个奇怪的人。你看啊,我的眼睛因为微笑都弯弯的...
这是十年前写的一个小故事,经人提醒,重新发出来。自己回头看,还是多有意思的。

———————————————————————————————————————————

我用食指拨开自己的眼睑,然后把隐形眼镜贴上去,有点涩涩的,我眨了几下。再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左边的眼影已经有些花了。

爱上他从爱上他的手开始,那是一双男人中少见的手,苍白的带有忧郁的味道。嘘~~你不要说话,因为你最好默默的看他的手,手指修长而美丽,骨节好像温润的美玉,指甲干净而饱满——只是,这双手怎么都看起来没有表情,好象现在——他看我样子。

“眼影花了”。他说。手指触摸着我眼睑的皮肤,指尖冰凉。“睡觉了还戴什么隐性眼镜的。”语言一如他往常——没有感情。我甜甜的笑。

第一次和他遇见是在一个书店,那双手在书架上寻找着,寻找着,停顿下来,抽出一本,翻开,指尖在书页上游走。我盯着那双手。当时的阳光从他的侧面打过来,于是,他的手在阳光粗粒的摩擦下,让我禁不住的心变得无比柔软。——我觉得我是那本书,在他的手掌下,一页一页被翻开。。。。。。。

他说:不怕我么?我是个奇怪的人。微笑一点都没有绽放。

我说:不怕的。我也是个奇怪的人。你看啊,我的眼睛因为微笑都弯弯的呢。

我的手指在他的手心上画圈圈,一个又一个,他不耐烦的把手抽回去。然后手掌在衣襟上摩擦着。我的嘴角还有微笑,微笑停滞在嘴角。

他不爱说话的,我知道,因为他很少和我说话。我们只是好像狗男女一样的激情四射,然后躺在那里好象死尸一般。我依旧很甜蜜,他的手,他那么美丽的手,在我战栗的身体上留下痕迹。

有一个晚上,我蜷在被子里,他的温度和气息叫我安静。他起来了,拉开门,门哀怨的发出声音。他呆在客厅里。然后没有到床上来。我从来都睡的很不踏实。他一直都没有回来,一直到天快亮,他回来,微笑着,躺下。他身上好冷啊。我微微一动。我没有睁眼。

第二个晚上,依旧。。。。。。

第三个晚上,依旧的,他出去,我却悄悄的走在后面。

他坐在客厅大落地窗的梳妆镜前,月光从落地窗外投射进来,冷冷的在他的脸上铺排下白色的暗影,他面色苍白,但是微笑而满足的看镜子中的自己。

手,他的手,在月光下性感而冷漠无比。手,在镜子上的他的脸上触摸游走着,那么迷恋,那么销魂。

“姐姐,我只爱你。”他说,微笑的表情迷离而执著。

“姐姐,我爱你。”他近似呻吟的说,手指触摸自己的皮肤,我甚至可以觉察到他手指上指纹的沟壑与皮肤的肌理摩擦的粗粒质感。。。。。。。

我悄悄的掩上门,回到床上,我困了,我要睡觉。

我指尖轻轻揉揉眼睑,隐性眼镜叫我不舒服。我在床上深呼吸一口,然后抱了被子睡着。

“和我说说你姐姐。”我甜甜的微笑着看他。他皱皱眉,手指交叉在一起,一动不动,我感觉不到他手的温度。

“姐姐?我没有姐姐。”他一边说一边不耐烦的变换了手指的姿势,指甲上泛着阳光的温和光泽,手腕处的凸起的骨骼棱角给白色的皮肤投下一抹阴影。

我能说什么呢?我什么都不说。只是微笑。

我很投机的想要知道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从他的一个朋友口中,我知道,他——确实没有姐姐。故事开始变得有意思。他是个古怪但是迷人的人——我也是。

哦,其实我一直有躲在暗处偷看别人的习惯,我也躲在暗处,偷偷的看他,微笑着看,我喜欢他,喜欢他的手。他一个人在浴室里,面对着镜子,美丽的手指在自己的头发上游走着,好像自己是长头发一般从耳边捞起一缕空气,手指做着抚摸长发的动作,表情痴迷无比。他喃喃:“姐姐,你的头发到腰了,正是我喜欢的长度。”

我没有打断他,我只是看着。我咬着嘴唇,自己对自己说:他是我的。我眨了眨眼睛,隐性眼镜让我觉得眼睛很酸胀。

一次机会,我终于知道了他的故事。在他出生的时候,他母亲难产,本来是一对龙凤胎,他还有个姐姐,确实有个,但是,姐姐在生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当时的情况据说危险的不得了,幸亏只活了一个,不然的话,两个都要死。最离奇的是,弟弟被生出来的时候医生还没有拍打,他就开始无比哀伤的哭,那么伤心,一点都不像个刚出生的孩子——在场的人都说,听那哭声好像是在悼念他死去的姐姐。。。。。。我听了,习惯性的揉揉眼睑,淡淡的说:这样的故事真多。

其实我早就应该发现,他的身上还有另一个人,只在他不自觉的时候出现,这个人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他自己想忘记都忘记不了的东西——手。那——根本不是一个男人的手——是他姐姐的,是他原本应该活着的姐姐的。也对,男人不会有这样的手——我对着镜子翻看我的眼睑的时候自己对自己说。

很深的夜,原本他的手指湮没在我的发丝中,可是我感觉的到,他的手离开了,他起身了,他开门了,他走了出去。我缓缓的在他出去后坐起来,看着那道他留下的窄窄的门缝。我轻声走过去,一道门缝,把我们隔开,那边是他,这边是我。

他盯着镜子,手在镜面上移动着,痴迷而动情的抚摸镜中自己的影子

“姐姐,我是爱你的。在母亲子宫中的时候,我和你,面对面的蜷缩在一起,你的手指就这样啊这样啊的抚摸我的脸。。。。。。姐姐,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为了我活着,你说你要先死的。。。。。你说要我好好的活着。那个时候,我们好像两个忧伤的小流浪儿。。。。。。。姐姐,你看现在你的头发都那么长了。。。。。。”

他美丽的双手抚过镜子,我可以感觉到,手指的纹理同镜子磨擦时产生的窒息的湿润。我叹口气,合上那道门缝。

怎么办呢?我歪着脑袋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眼睛还是不舒服,一直不舒服,无论我用什么办法,眼睛总是不合适我。我的睁着左眼,闭上右眼,指尖在右眼的眼睑上轻轻按按。。。。。。“不是我的眼睛,当然不合适。。。。。。”我小声嘀咕着。。。。。

他的手——是他死去姐姐留给他的礼物。——就好像,我的眼睛也是我死去哥哥留给我的礼物。。。。。

他坐在我的对面,摆出我最喜欢的姿势,手肘支撑在桌面上,身体前倾,好看的手指交叠在一起。他问我:“要和我说什么呢?”语调平静的好像白开水。

很亮的阳光照进来,我眯着眼睛看着他的手。

“没有什么,我爱你。。。。。。”我甜甜地笑着说。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Lin先生ღ
作者Lin先生ღ
173日记 57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Lin先生ღ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