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

针黹 2017-08-11
       屋外的风猛烈的敲打窗户,雪花飞溅到玻璃上,与黑夜分开,黑白疏离,屋里的暖气却让宋佳南没来由的觉得冷,眼前这个男人有意识的疏离让她没来由的觉得难受,她走到桌子旁边,身体微微的前倾探着头小声的嘀咕,“段嘉辰,你是不是讨厌我?”
  “没有。”他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你想多了。”
  她忍不住质问,“那你说话干嘛敷衍我?干嘛那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瓷碗和瓷砖轻轻的相碰,撞出清脆的声音,他终于停下手中的活,眼睛直直的看进宋佳南的眼里,眼眸中冰凉的可怕,“宋佳南,你要我说什么?要我怎么跟你说话?”
  她愣了一下,又听段嘉辰他冷冷的说道,“你还是跟他在一起了?你让我用什么身份跟你说话,用什么语气,恭喜你的,还是酸酸的口气?”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谁?”
  他的头偏了偏,长时间的低头让他脖颈有些不适,“苏立,高中八班的班长。”顿了顿又补充到,“我上次看到,商场门前,你坐他车。”
  她忽然不知道怎么辩驳,“我们不是那种关系,只是朋友。”
  “朋友?”段嘉辰眯起眼睛,盯着她看了好一会,然后无奈的勾起唇角,“宋佳南,我不知道说你什么了,这么多年你还是终于把他寻回来了。”
  “这么多年,你哪一天忘记过他。”他边笑边说
       屋外的风猛烈的敲打窗户,雪花飞溅到玻璃上,与黑夜分开,黑白疏离,屋里的暖气却让宋佳南没来由的觉得冷,眼前这个男人有意识的疏离让她没来由的觉得难受,她走到桌子旁边,身体微微的前倾探着头小声的嘀咕,“段嘉辰,你是不是讨厌我?”
  “没有。”他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你想多了。”
  她忍不住质问,“那你说话干嘛敷衍我?干嘛那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瓷碗和瓷砖轻轻的相碰,撞出清脆的声音,他终于停下手中的活,眼睛直直的看进宋佳南的眼里,眼眸中冰凉的可怕,“宋佳南,你要我说什么?要我怎么跟你说话?”
  她愣了一下,又听段嘉辰他冷冷的说道,“你还是跟他在一起了?你让我用什么身份跟你说话,用什么语气,恭喜你的,还是酸酸的口气?”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谁?”
  他的头偏了偏,长时间的低头让他脖颈有些不适,“苏立,高中八班的班长。”顿了顿又补充到,“我上次看到,商场门前,你坐他车。”
  她忽然不知道怎么辩驳,“我们不是那种关系,只是朋友。”
  “朋友?”段嘉辰眯起眼睛,盯着她看了好一会,然后无奈的勾起唇角,“宋佳南,我不知道说你什么了,这么多年你还是终于把他寻回来了。”
  “这么多年,你哪一天忘记过他。”他边笑边说,可是眼眸里的寒意凝固起来,“我不知道我们谁是傻瓜,或者两个都是,我现在在想,如果那时候你真的跟我在一起了,有一天苏立出现在你面前,你会不会立刻把我甩了?是不是很可笑?”
  “怎么可能。”她想都不想就回答,随即垂下眼帘,“你们不一样。”
  “因为他是你故事里的主角,而我这一辈子就只能是宋佳南你的青梅竹马,是不是这样的不一样。”他长长的叹气,脸上的笑意渐深,“难道不是这样。”
  他这样的话语,这样的反应,宋佳南只觉得浑身寒战的厉害,不知道如何应对,只好恳求道,“段嘉辰,你别这样说,我们不能好好的说话嘛,非得这样?”
  她一口气没提上来,就觉得气压压在心口上,连声音都变得艰涩,“我们做朋友不好吗?”
  “就像以前那样。”
  “以前那样?以前是什么样?”
  以前那样没有顾虑一点都不淑女的大声笑叫,没有形象的在小食摊上大肆饕餮,问了几遍数学题仍然不会觉得丢脸,生气的时候冲着他狠狠的吼上几句,难过的时候拽着他的衣角胡搅蛮缠的要他唱歌,可是为什么他们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呢?
  他的手指轻轻的按在保险盒上面,保险盒的盖子翘起一个角,然后又合上,又翘起来,反反复复了好几回,段嘉辰说道,“宋佳南,你可真自私的可以。”
  她惊异的看着他,他脸上的表情缓和了很多,可是那双眼眸里更多了几许淡然,“做你最好的男性朋友,听你每天跟我说苏立今天和你怎么怎么了,说你怎么喜欢他;你伤心难过的时候,第一时间出来安慰你;是不是将来你结婚时候,也要笑着对你说声恭喜;对你一切的好,只因为我是你朋友,所以你认为这一切理所当然,可是这一切的源头是什么?”
  “是因为我喜欢你,宋佳南。”
  “所以我才能站在你身边,在你伤心难过的时候,做一个创可贴,可是,你幸福你快乐的时候,你的伤痛不在的时候,我就得从伤口上滑落。”
  “你说你自不自私?”
  他一边无所谓的说着,一边把保鲜盒装到塑料袋里,仿佛在说着一件跟他毫无关系的事情,自己只是置身事外的看客,他抬起头轻轻的笑道,“你说,我们怎么做朋友?”
  宋佳南站在对面,看着这样笑着的段嘉辰,突然心里一片麻麻的刺痛感,他顺手拎起袋子,“我走了,保险盒改天我还回来。”
  不知道从哪里生出来的勇气,她一把攥住他的袖口,声音出奇的坚定,“别走。”
  好像一放手,那些曾经的过往都会被时光带走,那些曾经的欢笑甜蜜都通通的只是一场梦,她已经失去了很多曾经朋友,不想再让他永远的漠视她,连给她微笑都吝啬。
  而他只是轻轻的扳开她的手,一字一顿的说的明白,“宋佳南,你曾经不愿意眼见苏立和其他女生在一起,你选择了逃避,而我现在,也不愿意见到你跟其他男人在一起,你一定可以理解我的想法。”
  “不管是我自私,还是你自私,我们都回不去了。”
  她手指慢慢的松开,无力的垂下,碰到了冰凉的碗沿,段嘉辰低下头从她身边走过,然后就是一声轻轻的关门声,屋里空荡一片。
  那个瓷碗在桌子上转悠了两下,“哐当”一下摔到了地上,四分五裂,她麻木的蹲下去,想把碎片捡起来,不小心划到了食指,一滴暗红的血刹那就落在白色的碎片上。
  她把手举起来,灯光下,指甲上那片可爱的粉红在灯光下散发细碎的光泽,可是再仔细一看,无缘故的指甲的边缘缺了一小块,突兀的难看。
  “宋佳南,你真的,很自私。”她慢慢的站起来,对着玻璃窗上的那个人,苦笑道。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针黹
作者针黹
1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针黹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