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

每一条路 2017-08-11

刚高中好友给我看一张微博截图,是我的高中室友J发博表示自己在看心理医生,全程医生的不靠谱让她忍了100次没有发飙。

我开始想起这个室友,自从分班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说实话我没太多惊讶,我现在脑子里还冒出J深夜因为失眠的崩溃状态。那时候我也睡不好,很多次,她失眠的时候其实我也醒着。另一个室友Y爱打呼噜,我常常听到J一边翻身一边嘴里大喊Y的名字。被子鼓着气翻转发出的声音仿佛心里的愤闷。

我也在无数睁眼无措的时候念叨过Y,不知道听谁说的,念这个人的名字,她就不会打呼。这招有时候有用,大多时候没效。有一次,我在早晨埋怨了Y,面对面的那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失控。

尽管如此,我和Y还是走在一起,J则远离我们俩。离开仿佛是要和差生划开界限那一般。我和Y携手做着班级里的老么,自习看杂志,寝室看动画。J对我们的态度从远离变成了不问不顾…我也没多喜欢Y,Y有多喜欢我吗?应该也没有,互相能不能走在一起应该还是有感觉的。毕竟我和Y在高中毕业后再也没有联系,当然这是后话了。

勉强和Y走在一起 显然一部分原因是担心自己没有一个可以挂靠的人。下意识里觉得在室友里找到一个会比较自然,周日要补作业的时候也可以顺便讨论下。那时候在一个学霸遍地的班级里,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每一条路
作者每一条路
30日记 29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每一条路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