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他 | 瞧瞧,他半岁了

桔猪 2017-08-11
时间既快又慢
在孩子的变化中
我努力补习着自己的幼年时光
他给予的欢乐与哀愁
都被悉数收藏
待行云像流水的某天
我会鼓起帆,载着他
去朝霞最浓的地方



7月11号,瞧瞧半岁了。这个阶段,我大部分时间都很累,经常是睡不醒的。白天上班,夜里喂奶,试着做作各种辅食,日子在粘稠的生活和工作中交替往复,缓慢推进,可仍感觉有了瞧真好。

● 上班,分离焦虑

六月五号回公司上班,此前沉浸在即将来临的分离焦虑中,全然忘记那天是自己生日。开玩笑的和乱码说,有了瞧,我不再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了。
 
白天,带瞧的奶奶会发来照片,瞧在睡觉、瞧在吃奶、瞧在爬、瞧在邻居小可乐家……从不适应到逐渐适应。只一周时间,我就变了。下班后,进家前,开始犹豫。知道门里的人一切都好,那回家的时间可不可以晚一点,让属于自己的时间久一点。这样想也不是没有愧疚,但是在作母亲这重身份的对比下,作自己是何其诱人啊。
 
上班的最初几天,鼓鼓的包里仍被我塞进一本书,是李雪的《当我遇见一个人》。却从未有机会翻开。有天,一起坐大巴上班的同事告诉我,她听到我的鼾声了。其实我自己也听到了,但是醒不过来。



● 背奶又背冰的妈妈

上班后,加入...
时间既快又慢
在孩子的变化中
我努力补习着自己的幼年时光
他给予的欢乐与哀愁
都被悉数收藏
待行云像流水的某天
我会鼓起帆,载着他
去朝霞最浓的地方



7月11号,瞧瞧半岁了。这个阶段,我大部分时间都很累,经常是睡不醒的。白天上班,夜里喂奶,试着做作各种辅食,日子在粘稠的生活和工作中交替往复,缓慢推进,可仍感觉有了瞧真好。

● 上班,分离焦虑

六月五号回公司上班,此前沉浸在即将来临的分离焦虑中,全然忘记那天是自己生日。开玩笑的和乱码说,有了瞧,我不再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了。
 
白天,带瞧的奶奶会发来照片,瞧在睡觉、瞧在吃奶、瞧在爬、瞧在邻居小可乐家……从不适应到逐渐适应。只一周时间,我就变了。下班后,进家前,开始犹豫。知道门里的人一切都好,那回家的时间可不可以晚一点,让属于自己的时间久一点。这样想也不是没有愧疚,但是在作母亲这重身份的对比下,作自己是何其诱人啊。
 
上班的最初几天,鼓鼓的包里仍被我塞进一本书,是李雪的《当我遇见一个人》。却从未有机会翻开。有天,一起坐大巴上班的同事告诉我,她听到我的鼾声了。其实我自己也听到了,但是醒不过来。



● 背奶又背冰的妈妈

上班后,加入背奶妈妈大军。同样的书包,没有瞧之前空空荡荡。现在,光是塞进背奶包就满满当当,何况里面还有两块巨大的蓝冰。书已经不再背了,一本也不。
 
公司妈妈房由一间很小的会议室改造而成,只有一张桌子,几个圆凳。最多时这里容纳着十多位背奶妈妈,多台吸奶器同时嗡嗡嗡低频震动,像个繁忙运转的小车间。可以说,公司的母乳氛围相当好,只是我奶量一般,大部分时间排名最末。不过我很擅长拿这个自嘲,妈妈房的气氛会因此而变得轻松。
 
北京四季分明,七八月正值一年中最热的时候。虽然树叶茂盛,但抵挡不住空气发烫。每次吸完奶,整个人变得沉重,像走在棉花里,眼神都很涣散。上下班时,沉重的双肩包常把后背完全汗湿。而这样的日子久而久之竟也慢慢习惯了。有好几次,在路上遇到提着奶包的其他妈妈,会在心里把她划为自己人,默默说上一句辛苦了,继而升起心疼、鼓励和一些别的什么复杂情绪,都掺杂在一起,不由自主的。



● 弥足珍贵的时光

六月上班时天气还不算酷热,午饭喜欢骑小黄车走远点去吃。小黄车的铃铛能发出悦耳的声音。我实在太久不骑车,常常不自觉地一路响着铃铛向前冲,感觉自由飘逸,身心轻盈。
 
有天专门骑上一条两旁种着大树的林荫路,没有汽车声,只隐约听到鸟叫和树叶轻抚的声音。六月微热的风把头发吹到额后,好像回到以往的旧生活里,骑车旅行的路上,起起伏伏,新奇明净。我想,这样可真好啊。虽然,骑行曾经一度是我生活的常态,但那一刻它竟因稀有而显得弥足珍贵。



● 瞧的睡眠

半个月前开始,瞧可以睡整晚觉,半夜不再有意识的醒过来。偶尔闭着眼无意识哭闹一下,大概也是为确认身边是否有人,马上抱起来轻拍几下,就又能睡上很久。有时则是尿急,抱起来的一刻,即使套着尿不湿,安静的房间里也能听到他用力小便的声音。也有时在临近清晨的时候,他在我身边不安的滚动,躺着喂他几口,就又睡了。这些循环有时一次,有时两次。我只要反应的足够及时,夜里他基本不会太过清醒,一觉到天亮。
 
晚上的哄睡也比从前轻松,也更规律。洗完澡再玩一会,九点多,房间安静下来,客厅的一点微光照在卧室床上。有时他吃着奶就能睡着,有时则会长久的玩一个无声玩具,那上面有个小球,他喜欢反复拨弄它。偶尔还得抱着走路,但时间比之前大大缩短。
 
和所有孩子一样,睡着的瞧像个天使,怎么看也不够。往往也是在这时候,我就感恩上天,给了我这么好的一个孩子。



● 解锁生命密码

7月11号那天,瞧整半岁了。再次把头发剪短,与上次理发时不同,虽然还带有小小紧张,但我的手法已趋于娴熟。此时的瞧已经会爬,能独坐片刻,喜欢吃脚,读绘本时也能平静的倾听一小会。我和瞧爸说,他开始修炼打怪了,一项一项都会经历过来。
 
辅食从米粉开始,然后是南瓜、胡萝卜、山药,都蒸熟打成泥。瞧吃的时候急迫而目不转睛,一旦速度稍慢就咆哮起来。我理解他兴奋的原因,食物作为钥匙,把味蕾和通往新世界的大门同时打开了。也许在他眼里,大人们终日往嘴里塞东西的行为终于有了答案,但我总在心里洋洋得意地想,儿啊,这才仅仅是冰山一角呢。你的生命密码终会被一一解锁,那时候,愿你能成为一枚合格的吃货。
 
时间既快又慢,在瞧瞧的变化中,我努力补习着自己逝去的幼年时光。炎夏即将过半,瞧给予的那些欢乐与哀愁,都被我悉数收藏。

也许很快,也许很慢,待行云像流水的某天,我会鼓起帆,载着他,向着朝霞最浓的方向,走很远的路,去很多地方。但愿那时我仍会感觉,有了他,一切真好!

这篇文章始发在我公号“深夜澡堂”上(微信号:shenyezaotang),喜欢的同学欢迎关注这间澡堂。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桔猪
作者桔猪
216日记 55相册

全部回应 15 条

查看更多回应(15) 添加回应

桔猪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