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

vickyxu72990 2017-08-11
       代沟疏远亲情,流年冲散爱情,什么击碎友情呢?我想过自己作答,落差却硬是要塞给我最为露骨的答案。
       三年前,我大学毕业,辞去了已经实习一年的工作,决心去北京打拼。冲“动”的余力让我做下决定,却再没为我留下云于众人的勇气。父母早早用“孝顺”一词将我这个唯一的女儿捆绑在身。老师为了就业率,一遍遍向我灌输在大城市生活的身不由己。好在我还有闺蜜夏源,她一定会支持我,会帮我出谋划策,我想。
       时间紧迫,在我做出决定的第二天就把夏源约到了我们常去的饮品店,那里被欧式铜栏杆隔成一片一片的秘密花园。清新的薄荷绿墙纸已经翘开角,露出粉色小猪。只有我们知道,小猪的下面是红砖壁纸,而红砖壁纸的下面才是白墙。
      我事先没告诉夏源这次约会的目的,所以前半程我们如往常一样,点了两杯蓝莓奶昔和一块提拉米苏,坐在角落扯东扯西。待杯中只剩下一层白沫,提出正题的最后期限也就到了。
      “夏源,我要去北京。”
      “怎么现在才说?马上就走?”她掰开手指算自己的年假,而我却明显感觉她没懂我的意思。
      “我去工作。”
      “出差呀?我家臭沐沐不错啊,公费诶!”她表示不用为她无法同行而有所顾虑。
      “我辞职了,想去北京试试。”我的决心
       代沟疏远亲情,流年冲散爱情,什么击碎友情呢?我想过自己作答,落差却硬是要塞给我最为露骨的答案。
       三年前,我大学毕业,辞去了已经实习一年的工作,决心去北京打拼。冲“动”的余力让我做下决定,却再没为我留下云于众人的勇气。父母早早用“孝顺”一词将我这个唯一的女儿捆绑在身。老师为了就业率,一遍遍向我灌输在大城市生活的身不由己。好在我还有闺蜜夏源,她一定会支持我,会帮我出谋划策,我想。
       时间紧迫,在我做出决定的第二天就把夏源约到了我们常去的饮品店,那里被欧式铜栏杆隔成一片一片的秘密花园。清新的薄荷绿墙纸已经翘开角,露出粉色小猪。只有我们知道,小猪的下面是红砖壁纸,而红砖壁纸的下面才是白墙。
      我事先没告诉夏源这次约会的目的,所以前半程我们如往常一样,点了两杯蓝莓奶昔和一块提拉米苏,坐在角落扯东扯西。待杯中只剩下一层白沫,提出正题的最后期限也就到了。
      “夏源,我要去北京。”
      “怎么现在才说?马上就走?”她掰开手指算自己的年假,而我却明显感觉她没懂我的意思。
      “我去工作。”
      “出差呀?我家臭沐沐不错啊,公费诶!”她表示不用为她无法同行而有所顾虑。
      “我辞职了,想去北京试试。”我的决心开始动摇,可话却出口。
      对面一向聪明的夏源好像怎么也理解不了含义似的垂头思索。“切,开玩笑,我还不了解你?”她的脸上挤出揭秘的邪笑。她有理由怀疑,因为我们说好一毕业就在家乡一起合租、找工作的,我们可以延续高中时的形影不离,甚至约定好给对方的孩子做干妈。
       “是真的。”我能感觉到自己面色如铁,她也由此说服自己相信了事实。
       “你怎么变得这么自私啊?”夏源这一问,揭开了往日的账本。
      我们进入高中时,被同时分入文科平行班。夏源数学极好,很快落开我在内的其他同学,获得进入青鸟班的资格。我永远记得她哭着对班主任说,那个班离厕所太近会被熏笨的囧样,高二我也以同样的理由拒绝了青鸟班 。可站在这个关口,我没办法再说服自己放弃想要的人生,来实现诺言。
       “好啊,与其被你甩开,不如我自己走。”她说完,提起包跑出门,途中两次撞上了栏杆。
      我来不及理解她的话,一股脑地追上去,失去朋友的危机感正向我袭来。
       “什么逻辑?我怎么会甩开你?”我问。
       “落差,我们之间的距离会像城市差距一样越拉越远。平等才是友谊的保鲜剂!”她甩开我,把我晾在原地。
       那天回家路上我异常烦躁,怪自己没法遵守诺言,也怪她不支持。一次次被压制住的猛兽终于压过了理性,我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了故乡。从那以后,我们真的没再联系过,包括网络,我被完全拉黑。
       最后我顶住压力,在自己喜欢的事业上小有成就。再回到故乡,已是三年后。那天,我受邀到一家本土广告公司做客,随意从会客厅玻璃瞥到一个挺着大肚子,被人簇拥的身影,是夏源。我在她惊讶的表情中走去,邀她再陪我去一次那家饮品店。用的是最平淡的的语气,以掩饰我内心的忐忑,好在她没拒绝。
       那间店还是老样子,她带我走向窗边。从前的谈天说地变为客气的寒暄,她在那家广告公司升到了人事总监,去年刚结婚,丈夫是同公司的设计师,两人正在为即将出生的孩子准备。我也简单说了我的近况。两杯奶茶又只剩下泡沫,她直了直腰,欲言又止。气氛达到冰点,我以工作为由提出先离开,她也只是点头。
       走出不远后,我中邪般想再回头,看到她对空气动着嘴唇。我没看清,隐约觉得她说着我们的某个约定,或是刚刚欲言又止的话。半个月后,我从高中老师口中得知,她全家移居国外,我才意识到,那天,她也许是想告别吧。
       直到现在,那句“平等才是友谊的保鲜剂”还时不时随着夏源冲进我的脑海 。我有时也会假想,如果当时没走,我们之间会怎样?依旧形影不离,还是也会随着岁月走散。我不敢确认是否还在她的黑名单,也许有一天我们孑然一身,会很想念那年相互为伴的我们。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vickyxu72990
作者vickyxu72990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