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时有条小河沟

改名,私~川流 2017-08-11
来自话题 儿时的暑假

小的时候,我是个小傻子,不太会和小朋友玩。但是我有一个最酷的姥爷,秋天能带我捉蛐蛐儿斗螳螂,冬天能做一桌好吃的生日宴招待我的小伙伴们,春天能把握风象把风筝放上天带着我从山上跑进林间。而夏天,有我和小伙伴们最期待的出游:山下的小河沟。

竹林密境

我的老家是在群山之间的一个国有厂矿,山头上是一片职工生活区,天南地北调来的技术人员和家属们说着各种方言住在一起。山的一侧是厂区,铸钢、锻造、电力,既要生产,又要保证生活区的自给自足。山的另一侧是老乡的田地和连绵的竹林与山野。这里遍是我们这些小孩儿的密境。

小河沟的入口:今年大河沟刚挖宽了河道所以很浑浊,但小河沟还是很绿。小时候走的大石头被挖走了,过不去

小河沟没有名字,姥爷叫它“小河沟”,我们就都叫它小河沟。小河沟是一条大河沟的支流,水流清浅且激,哗哗啦啦地泛着泡沫。

小时候,夏天的小河沟边上生满水草,高起的河岸上有一个翠鸟洞,越往上游狗尾草越长越深。

我只知道用手玩玩水,或者踩着石头从小河沟的一边跑到另一边。但是我的姥爷,有一个我至今参不透的绝技:只要他拿起家里养金鱼用的鱼网,在水草丛里一抖,就能捞上来透明的小虾,能看见灰色骨骼的鱼苗,黝黑的大脑袋蝌蚪。我趴在蓝色的小桶边,等着他把这些小东西放进小桶里的清水中,再加上两根水草。小虾滑动着透明的脚在水草间穿行,蝌蚪追着小鱼围着桶壁打转。这就是一个我看不够的一个小生态,一个小世界。

田间的鸡娃

随着夕阳下山,姥爷要带我们这一帮小孩儿回山上去。我捧着我的小桶,像是捧着一个珍宝,又像是捧着一个宇宙,小心、又充满满足感。农民的房子,鸡鸭和好事儿的土狗,蜻蜓和牛背鹭,还有各种叫不上名儿的野花,一并形成了我童年夏日的图景。

我这些年很少回家,厂里山下的农民越来越富,小河却越来越浑浊。这一次回家,大河沟的河道舒通导致我无法进入小河沟,心里有些失魂落魄。只能在四周寻一寻记忆里的东西,对小时候那些不知名的花木做一个记录。

农民的老房子一
农民的老房子二
田间的鸭娃
泛滥的福寿螺

小时候厂里的有水泥路,山下只有鸡梗道。印象中水田里并没有多少螺。反而是有小青蛙,小龙虾和另人害怕的蚂蟥。

鸡冠花
接骨草
臭牡丹
鸡屎藤
苔藓(不知道是什么品种)
芒萁

四川的山里有很多蕨类植物和苔藓,小的时候对这些低矮的植物很好奇,也许是因为我想看真恐龙吧。

涩柿子
毛桐

(图片均由作者拍摄。图文禁止转载)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改名,私~川流
作者改名,私~川流
26日记 15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改名,私~川流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