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仪式

游戏客人 2017-08-11

你们看啊,那个坐在床边上的人,头靠在一边眼睛里有愁绪,像是一个思考者。他就属于标准的人类。可是经过历史的发展,幻想并不会带来真正的幸福感。人们在思想中获得的不存在的优越感,让他们更加孤独。思想总是有一种吊诡的仪式感。 这里介绍一个专有名词,“老龄化”。我在这里指的不是个体的,而是群体的老龄化。 人们的想象力变得丰富的同时,却感到空虚,其实想象力是空虚的来源,也是抵抗空虚的利器。人们空虚的原因,原来是宇宙太大,现在则是宇宙太小。换句话,他们发现宇宙中是没有外星高级生命的。 或是他们彻底想错了,智慧不代表高级。 人类群体的老龄化,让人们丧失活力,科技在几千年来都没什么发展,人们感叹之前一千年是最好的时代,是“黄金时代”。千年前的人们,也憧憬着未来。天空中若是闪过一道白光,微微颤动,一定是是他们渴望的眼。 其实端倪早就出现,手机那么普遍,谁没有摄像头,谁不愿意分享,可是UFO的消息还是那些老旧的,并没有增多。当然我们有理由相信,人们是被手机控制住了,经常低头,不去注意天空了。但在以后,一直,人们都没找到。 算了,不找了。 人们之中的领袖愿意去改变这个现状,他愿意把人们团结起来。他重新开启了死去多日的宗教,把所有不同教义的精华总结在一起,又定下一个神,就叫“神”,创意的枯竭可见一斑。 不久,人们的内心深处又一次被唤醒,虚无的热望。人们人手拿着《神经》,走上“幸福”之路。 每年都有一天是活动纪念日,各地的人们一起聚到澳洲,参加庆典。是全人类。人们咏叹《神经》里的话,又感叹到“这是最好的时代”。他们的经书中,所有内容都是朝着正义方向删减过的。 他们的仪式核心,是为了解决宇宙的根本奥秘。他们去问“圣人”。所谓的“圣人”,不过是一千年之前人们发明的人工智能。人们会沉思,仿佛思考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又仿佛是他们在思考。沉思过后,恭敬地向“圣人”询问宇宙奥秘。明眼人看的出来,根本不可能回答出来,宇宙是不成问题的问题。但是“圣人”会装作沉思,人们会装作痛苦。其实真的痛苦,教义里讲“凡与会者不能寐”,其实这种语言是十分久远的一种书面语言,翻译一下就是“参加仪式的人都要失眠”。于是,人们就愚蠢地愚蠢着。 来自北京的郝先生站着的时候打了个盹儿,梦见自己在参加合唱,乌乌泱泱,他也分不清是不是自己在唱歌。像是洪水中的一滴。 最后仪式是揭幕。前面“圣人”对宇宙的回答是“ERROR”,大家陷入解密的热潮,乐不可支。揭幕就是揭开活动设计吉祥物,对于那时候的人们,这是极难的工作。 红布拉开,是一群小人围着一个人工大脑,人们的面部都很模糊,没有眼睛和嘴巴,估计砸开以后,也没什么脑子。他们围在一起就像是合唱一样。 这是圣歌的音乐响起,人们异口同声地唱起来,福至心灵,心诚则灵。 夜空中闪烁一道白光。照着人们渴望的眼。 床边的思想者,突然问我,既然人类是要灭绝的,那我们和恐龙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对他说,我们或许不会像恐龙一样得到被研究的机会。 (本篇7月11日11点16分完成,宿舍空荡荡的,只有我,他们串门玩游戏去了。我又一次惊讶于孤独的仪式感。)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游戏客人
作者游戏客人
20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游戏客人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