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西不留鸡比鸭

Machine 2017-08-11

小时候喜欢看一本杂志叫《妙语》大概我对爱情的启蒙也来源于这本杂志。 不要问我为什么别人启蒙杂志都是《男生女生》为什么我不是? 因为《男生女生》封面太直接了不敢买啊,要是被家里老马看到“男生女生”四个大字,那还不打断腿。 前天看了部日本艺妓片《花魁》里面的武士仓之助为日暮移植了一整条街的樱花,然而日暮的意中人却不是他日暮和人私奔,他依旧苦苦等待。偶然听到《金粉世家》的主题曲,想起冷清秋光着脚穿着华丽的睡衣站在金家地板上的绝望,脑海中不断穿插着白秀珠一刹回头,皓齿明眸。即使金燕西为冷清秋在葡萄藤上绑满百合花,最后二人还是错过于交叉而行的列车。 无论曾经多么灿烂过,都抵不过最终命运的安排。 杂志里有一篇文章,题目是 周嘉年,鸭西不留鸡比鸭。 第一眼看到的时候觉着这是啥文章啊,鸡鸭鹅的都是什么玩意儿,所以我把这篇文章留到了最后,把别的文章翻过几遍了,才开始看。不料看完,十一岁的我却泣不成声。如今二十二了,当年看过的许多文章都不记得了,唯独这句拗口的“鸭西不留鸡比鸭”被我时常念起。 昨日立秋,今晨起来看着漫山的大雾,穿着单薄一层睡裙的我就站在这雾里,意淫自己是那时绝望的冷清秋,忽然就想起鸭西不留鸡比鸭这句话。原文说: 我用手指在雾深露重的机场玻璃上写了一行字,周嘉年,鸭西不留鸡比鸭。 自从知道他要去莫斯科之后我就开始学俄语,但我只会说这一句,翻译成中文是,周嘉年,我爱你。 在人来人往的机场,我抱着巨大的多啦A梦,揣着一张银行卡,如同孩子一般,埋头剧烈地哭泣。 再翻出这篇文章看,还是挡不住眼泪。内心某个歇斯底里的我,早就想捏着女主的肩膀不停摇晃,大声问她:你的周嘉年回来没有,你有没有去莫斯科找他,你们最后会在一起对不对,十一年了,你告诉我啊,求求你告诉我你最后和你的周嘉年在一起了而不是别人对不对?但是文中女主并未说话,只剩了我一个疯子。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Machine
作者Machine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