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无关紧要的思考

阿尔伯特·黄 2017-08-11

发了一条广播,过了一会觉得不对又删掉,时常会干这样的事情。一开始觉得挺好玩,但是仔细思考了一下又有点怪。这种怪就像你在快手上刷了好久的视频,好奇心驱使你观看猎奇的视频,但同时一种怀疑主义的自觉又让你意识到这些内容似乎有种不对劲。有许多事情并不违法,甚至也没有不道德,但是它们也并不美好,它们处于一种浑浊的中间地带,灰秃秃,令人惊讶但又没有真诚的深度。

有时候感觉写某些文字,尝试某些评论,就像在标签之中游泳,有些人游到标签的边缘创造出一些标签,但其实还是在标签的整个体系之中。标签总是措措有词,掷地有声,即使你逃避它,有时也不知不觉陷进去。因为在表达一个简单观点和立场的时候,它是最省力的。

但我时常会自觉,这样做让我不舒服。我并不想塑造一个怎么样的人设形象,并不想有那样掷地有声的存在感。因为我没有那样全身心的沉浸,浮光掠影地转着别人的观点,也让我的时间线充满了一些毫无意义的矛盾。一切都来不及沉思,而有太多事情了,来不及也不重要。

个体感觉就像是一个点状光,它照射事物,通过它们反射的频率去了解这些事物的存在,形状和颜色。敏于感觉就像有着更柔和的光,它不黑白分明,而是摩挲着事物的肌理,敏感给人更多的细微的分类去体验事物。分类基于一种工具:对比。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比较,同所阅读过的书籍,所生活过的经历,所听过的见闻。不时,还得分辨这些建构我们观念基础的信息的真伪。

生活是破碎的,但感觉是整体的。

我越来越不喜欢格言和金句的一点是,它们都是破碎的。破碎而又想贯彻,这种残缺与野心的对比,让人难以克制地觉得讽刺。Context总是在变,倒希望文字们可以像代码一样机器学习不断更新自己的bug。

艺术和文学常常质疑,提出一些给自身的问题,一些给现在的问题,一些给发展趋势的问题。难道不像是一种算法的回归么?

守着旧的东西,并冀图它可以亘古不衰,实在是一件荒谬而可怜的事情。

还有,面对那些中间事态的事物时,徒劳地担心,徒劳地批评,徒劳地绕过当事群体的反思与舆论,似乎也是一种中间事态。就例如,在快手上有各个不同年龄段的男子热衷于表演大口或秒吃蜂蜜的事情,担心他们血糖过高、糖尿病之类的,但人家不care只要有人点赞双击他们就开心觉得有面子;或者看到有关捕猎各种野生生物的直播,觉得不动物保护主义但人家爱怎样怎样其实不关你什么事情又不犯法;等等等等。只消想想,人类终究是要灭亡的,你看这些更广大的一部分人也似乎没有被传统思想完全浸透,甚至也没有接受更现代的思想,他们的意识形态到底是什么呢?似乎没有人能控制得了,每个人都有伤害人的武器,也有人可以利用这些去让人互相伤害。但请再想想,人类终究是要灭亡的,这些又都是什么呢?如果说很多时候意义是建立在对未来的希望之上,那不如把这份希望看得透彻一点吧,充满希望就像是一段函数曲线里的上升区间啊,不是每时每刻都这样。

那存在是什么呢,呈现又是什么?

也许是一种对问题的探讨,一种开放性的思考。它占据一个人意识的时间,但是并不作出决定,而是再长出些神经,再长出些神经。这些长出来的神经让人的精神快乐一些,仿佛多活了几年,多活到未来。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阿尔伯特·黄
作者阿尔伯特·黄
63日记 8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阿尔伯特·黄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