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莽陈粒

鸥鸥鸥 2017-08-11

陈粒真人和微博有极大的重合——真实不做作。和好妹妹乐队一样,她也是让人极少有明星感的艺人。会在见面时一定问清楚你的名字,然后叫上两遍表示自己记住了,再说请坐。也会在采访开始前怯怯地说,其实我不太会讲你提纲上的问题,有些太专业了可能得问制作人。还会在我们聊到天外飞仙的时候突然拉回来,你问这真的能写吗?我说了可以,她又就兴高采烈往下讲。

化妆时间到了,采访地点换到后台。陈粒乖乖坐着,还不忘扭头介绍说这是金马奖影后的御用化妆师。说是乖乖的,其实也坐不住。她在学日语,手上拿着教材念五十音图,一边回答我奇奇怪怪的问题——正式采访已经在酒店房间结束了,我硬要跟着到后台瞧瞧。她戴着牙套,遇上X或者SH的音发声格外困难,牙齿挺疼,回答也很少有长句子,即便说了很长一段话,也会在中间停两次,打断成三个短语。

她聊到了写字和网友换东西的事儿。大学毕业决定不工作了,没钱用,只能用时间。搞了个毛笔在家练字。歌已经有人听了,人也算小火了,那就那字和网友换东西。换到最值的是一个太阳一样的木刻,工作量比写字大多了。用得最多的是插线板。偶尔会奢望一下能换个自动猫砂盆,但是想想太贵了不好意思,还是算了。

看着她的嘴不断开合,我却想到了和她讲话没什么关系的问题,她为什么能够受欢迎呢?在她身上能够看到一股草莽气,这股气息通常与直接、率真甚至火爆联系在一起。遗憾的是,我们看到的、大部分拥有此类特质的娱乐产业链中的明星,都是生造的人设。你可能看他的微博,听他的八卦,围观他的作品,但真正看到的是一个壳,这个壳极有可能是你爱他的缘由,但壳里面是什么样子呢?是虫呢?是蛹呢?还是翅膀即将展开的蝴蝶呢?没有人知道。

这对记者来说有可能是痛苦的,因为她的一切都展现在世人面前,她的好你不用再言说,她的负能量你也没有必要再去挖掘,比起媒体写过千百遍的明星,她更毕竟赤裸,摊开来随你看。她可以很不屑说粉转黑又怎样,你转成了陀螺都不关我事。捶着腿说近来的坏心情都是司机给的,找不到路又不按导航走,全程都在担心走错路。演出时抹胸裙垮了,她从后托住不让裙子掉下来,观众看不出来,她心情糟透了。候机时在座位上听歌,App没提醒她登机,她也没听到广播叫人,反应过来时飞机已经起飞了,她忍不住想对App发一通火。下一年想坚强一点,“当力力公主。”

这是一个完整生动鲜活的人,她的过去随你翻阅,她的现在袒露无疑,她的未来也有迹可循,那采访,还问什么呢?

那年年末,一次活动上请了她过来,按照节目流程,她会首唱《我在故宫修文物》。由于我们谈过这是一个“严肃的颁奖典礼”,她还特地准备了一套“严肃的妆发”:复古金丝边眼镜,黑色衣裤,有些古旧但极为正式的发型。没想到设备出了些问题,唱完第一段就戛然而止。她脸上不是愤怒而是失落,嘴上念着,我唱不下去了……设备有问题……唱不了……陪她回房间的路上一直在道歉,觉得有愧于她。末了又拉着领导去登门致歉,工作人员来开门,她已经在房间里哼着歌了,心放下了一些。

她被工作人员抓过来,像小孩一样看着我们,眼神还是我第一次见她那般,怯生生的,有些懵懂,仿佛道歉的是她不是我。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鸥鸥鸥
作者鸥鸥鸥
99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鸥鸥鸥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