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O 2017-08-11
00.

  他说他要写信给我。

  我说信件丢失率是33%。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我相信那67%的可能性。”


01.
  
  我一直认为,我和金辰俊是两个世界的人,两条永远不可能相交的平行线。虽然从幼稚园开始我们便一直是同班同学,但是从未说过一句话。也从来没有表现出我们曾是同学的样子,就像两个陌生人。

  当然,我也没有期待什么,我们不过是活在不同世界的人而已。

  对于青春,我也没有什么期待,只希望可以每天微笑就够了。 可是,因为家庭的因素,我的微笑再也不会是发自内心的。这样的我,爱上了阅读,夜晚在无人看见的地方捧着书本,白天,依然是那个哈哈大笑,逃课早退的不良少女。


  “金辰俊给我到走廊外罚站!上课竟然给我看课外书,看了也就算了,还给我听MP3!给我站出去!”新来的热血物理老师怒吼着,本在打瞌睡的我忽然被惊醒,和其他人一起转过头去注视一脸不屑的金辰俊。

  不愧是新上任的老师,还会去关注金辰俊。

  他轻轻“啧”了一声,带着他的MP3出了教室。我透过窗子想要观察他脸上的表情,却怎么也看不清。

  “阿米,下午是体育课,我们就逃课吧。”

  “逃课去哪?”

  “KTV?和高三的学长一起去吧。”

 朋友轻轻推着我。

  “又去KT...
00.

  他说他要写信给我。

  我说信件丢失率是33%。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我相信那67%的可能性。”


01.
  
  我一直认为,我和金辰俊是两个世界的人,两条永远不可能相交的平行线。虽然从幼稚园开始我们便一直是同班同学,但是从未说过一句话。也从来没有表现出我们曾是同学的样子,就像两个陌生人。

  当然,我也没有期待什么,我们不过是活在不同世界的人而已。

  对于青春,我也没有什么期待,只希望可以每天微笑就够了。 可是,因为家庭的因素,我的微笑再也不会是发自内心的。这样的我,爱上了阅读,夜晚在无人看见的地方捧着书本,白天,依然是那个哈哈大笑,逃课早退的不良少女。


  “金辰俊给我到走廊外罚站!上课竟然给我看课外书,看了也就算了,还给我听MP3!给我站出去!”新来的热血物理老师怒吼着,本在打瞌睡的我忽然被惊醒,和其他人一起转过头去注视一脸不屑的金辰俊。

  不愧是新上任的老师,还会去关注金辰俊。

  他轻轻“啧”了一声,带着他的MP3出了教室。我透过窗子想要观察他脸上的表情,却怎么也看不清。

  “阿米,下午是体育课,我们就逃课吧。”

  “逃课去哪?”

  “KTV?和高三的学长一起去吧。”

 朋友轻轻推着我。

  “又去KTV,而且总是那些人,真是没劲。”我扭了扭酸痛的脖子,无力地说道。

  “我来姨妈了,才不想跑那个什么800米。”小悠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好闺蜜,为了她我才来到这个学校的,从认真听课写作业的乖乖女变成现在这样,也都是她的功劳,当然,潜意识里我希望变成这样。
  “好吧,好吧,真是服了你。”我敲了敲她的脑袋,开始整理书包。这个时候金辰俊正背着书包从我的桌旁路过,因单肩背着包,不小心将我桌上的课本撞到了地上。他好像完全没有在意到,头也不回的出了教室。

  “卧槽,他拽什么。”小悠朝着他的背影做了一个鄙视的手势,然后气愤地蹲下将落在地上的课本捡起。

  “他也逃课?”我问道。

  “谁知道,好啦好啦,我去约人订包厢。”小悠拍了拍我的肩膀,先出了教室。待她走好,我轻轻叹了口气。

  “真是不要脸,又要逃课他们……”

  “全班的风气不好,都是他们带的。这次月考要不是他们,我们班也不会得最后一名。”

  “竟然不想读书,干嘛不退学啊,真碍我们的眼。”

……

  我知道的,我们是被人讨厌的。理所当然的被人讨厌。我装作没有听见这些声音,将书包潇洒地甩在肩后,朝着教室后门走,刚好注意到金辰俊的桌上……

  那本他在上课看的课外书。


——《人间失格》


  这是我最喜欢的书,瞬间胸口出现了一根隐形的小刺,卡住了不能让人动弹,要是无视了就会被扎的很疼。呼吸变得有些困难,但是我却笑了,说不出这是开心还是难过,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共鸣?


  有关于金辰俊的记忆,都很模糊,就像一开始说的那样,我和他是活在两个世界的人。记忆中的他,一直是这样,不苟言笑,不善言语,一副拽拽的样子。课桌上总是摆着不同的书。是一个我自认为特别的人。也是我自认为永远不可能熟络起来的人。高中一开始就过的浑浑噩噩,母亲失业,父亲出轨,有关于家里的一切,我都不曾向朋友提起过,现在的我就不断地不推来推去。

  “今天依然是阿米请客哦!”

  “我来出钱吧。”高三的学长掏出钱包,我一言不语地抢在了他的前面。

  “我刷卡。”

  “喔哈哈哈,现在学妹不得了。”学长的双眼眯成一条线,悄悄将皮夹放回口袋。

  对于青春,我没有多大的要求,只要可以微笑就足够了。



02.

  逃课被发现了,我和小悠被罚打扫教室。包括金辰俊。小悠一边抱怨着那些班里自认清高的好学生,说他们都是爱打小报告的“狗”,虽然觉得难听,但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并不讨厌他们,因为我曾经和他们一样,讨厌给班级扯后腿的人。常常觉得老师能够给他们些惩罚就好了,为什么只有自己这么努力?

  别傻了,之所以这么努力还取得不了好成绩,是因为你只不过是看上去努力罢了。真正在努力学习的人是绝对不会来关注我们的。


  “啊!我的直播要开始了!阿米你将我的那份一起打扫掉吧!”小悠放下扫帚,一溜烟地连包都不背就跑出了教室。我还没有反应过来,金辰俊就将那把扫帚放回了原地,没有说话。此时此刻,教室里只有我们两个。或多或少觉得有些尴尬,我低着头继续扫着地。小悠是一只彻头彻尾的追星汪,为了她的偶像可以不吃饭,可以不去KTV,甚至偷家里的钱。不过我就是理解不了那些荧屏上的人有什么值得她这样委屈自己。

  搞不懂,搞不懂的东西真是太多了。

  “你能扫快点吗?我要拖地。”金辰俊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脸不耐烦,我抬头正好对上他的视线,不到一秒就转移开了。

  “好……好……我知道了。”

  你喜欢《人间失格》吗?这个时候,我真的很想问他。可是又害怕他否认,这一种矛盾的别扭感,让人很不好受。

  “为什么你的朋友叫你阿米?”

  打扫完毕后,我们没有想要道别的意思,就各自背起了包,但是他的声音却从我的身后传来。

  “啊?”我有些不可思议地疑惑道。

  “我不问第二遍。”

  “有必要告诉你吗?”我轻笑了一声。

  “有必要,因为我好奇。”

  “嘁,告诉你我有什么好处吗?”

  其实,这时候我的心脏跳动的频率很快,难受的像要跳出来了一样,甚至觉得和他说话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为了隐藏这种感觉,我一直保持着平平的语调。

  “你想要什么?”

  “用我的一个问题来交换。”我说道。

  “可以。”他脸上没有表情,语调也平稳地让我难受。

  “你把手机号码告诉我,我晚上打电话告诉你。到时候我也告诉你我的问题。”我将手机递到他面前,努力克制着因紧张而颤抖的双手。他接过我的手机,输着他的手机号码,整个过程我都静静地看着他。


  为什么和他在一起,没有微笑?


  我产生了这样的疑问。直到他将手机还给我的时候,我才停止了这样的疑问。看着已经暗掉的屏幕,映出那个不美好的自己,我笑了。这真是很好要男生手机号码的方法,是小悠教我的,但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把这招用到金辰俊的身上。一切都发展的太突然。


  但是,那晚我并没有去联系他。刚回家就收到了小悠给我的短信,是一条让我抓狂的短信:

 ——阿米, 我想自杀。


  “傻子!你在说什么啊!”拨通她的电话,我朝着手机怒吼着。

  “偶吧他有了女朋友,我没机会了!我想要死啊!”小悠在手机那头哭的昏天暗地,不过我反而安心了,嗯,没事,她还活着。

  “有什么值得你这样的?”我快被她逼疯了,一个劲地揉着头发。

  “我一直这么努力,就是想要见他一面。所以我一直在祈祷偶吧千万不能有女朋友,好难受,我也知道我很傻,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我们是闺蜜不是吗?你要想想我。”为了偶像去死,真的很荒谬好吗?我不想让她成为无可救药的傻子。

  “那阿米,你告诉我活着有什么意义吗?成绩不好,没有梦想,过一天是一天。好不容易找到可以点亮人生的人,可是他却离我如此的遥远,每天都说着我爱他我爱他,他连我的名字,连我的存在都不知道!”

  活着有什么意义吗?

  我也不知道。


  所以,我不再嘲她发怒,缓缓地放下了手机。虽然好无助,但是我知道,小悠一定不会那么脆弱地去寻死。挂了电话,我便发了条短信给她。


——活着吧,然后我们一起去找答案。


  
03.

 “懦夫,连幸福都害怕,碰到棉花也会让他受伤,他甚至会被幸福所伤。”

                                                          ——《人间失格》

  第二天,小悠像往常一样挽着我的手臂,笑着和我说着有关于她偶像的事。我似懂非懂地不断点头,配合着她的笑容。

  “你想开了?”我还是不合时宜地问了一句。

  “嗯,毕竟又不是结婚了。就算有了女朋友我依然喜欢他!我打算毕业后去当练习生。要连他更近一步!”

  傻子……

  我摇了摇头,不再去理睬她,一个劲地向前走着。

  “阿米啊,干嘛走这么快!”她在我身后追赶着我。

  “朴小悠个白痴,傻蛋!爱偶吧智商为0!”我笑着奔跑了起来,她立马红着脸开始追我,一路上碰到几个同班同学,他们一脸鄙夷地看着我们,小声议论着什么。在他们的眼中,我们总是那么的快乐,那么的疯狂。

  其实,不是的……

  我们也会无助,难过,寂寞……


  青春里,谁都一样。

  我对青春的要求并不高,只要可以微笑就够了。


  午休时间,金辰俊敲了敲我的桌子,让我出教室一趟,那个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我们。小悠正好去了厕所,他好像看准了时机一样,不会被人注意到的时机。

  “干嘛?”我站在他面前毫不客气地问道。

  “把我的手机号码删了。”在我问他之前,他已经将我手中的手机抢了过去,冷冷地说道。

  “喂!删了干嘛!”我试图想要抢过手机。

  “没什么,我后悔了 。”

  “啊?莫名其妙,有你号码我又不会骚扰你!”我觉得不可理喻,强硬地夺回手机的时候,发现号码早被他删了,顿时觉得鼻腔里又酸又痛。手机握在手里,我却呆愣了好久。不知道下一秒该说些什么,他依然站在我的面前,用着那不苟言笑地面孔望着我。

  “昨天……”

  “对你的昵称我已经没了兴趣,所以你为我保留的那个问题也可以作废了。”他冷笑了一声,撞了下我的肩膀离开了我的视线。


  “懦夫,连幸福都害怕,碰到棉花也会让他受伤,他甚至会被幸福所伤。” 我小声呢喃着,他的脚步一下子停止了,我走到他的面前,将手机再次递到他的面前。

  “我知道有人是爱我的,但我好像缺乏爱人的能力。”他说,没看过《人间失格》一定以为我们是神经病,他再次接过我的手机,这一幕终于有了实感。后来,我告诉他其实昨天我想要问得就是:你喜欢《人间失格》吗?

  他点头,脸上依然没有表情。


  就这样,我再次拥有了他的手机号码。但是,我们并没有因为同样喜欢一本书而熟络起来,在学校里,我们依然过着各自的生活。没有话语,也没有话题。

  偶然的视线相汇,都让我慌张的不知所措。小悠称这为悸动,但她并不知道我所悸动的对象是金辰俊。


  升入高二,面临着分班,小悠抱着我哭了好久,说一定要分在一个班,不然就没人和她聊偶吧了。她在班级里哭的说出了这些真心话。但是,那些人却认为我们的友谊很假,因为表现出来了吗?

  露骨的感情,总是让人觉得虚假。我承认了,但是这不代表隐藏着的感情就很伟大。


  后来,小悠和我还是在一个班,每天嘻嘻哈哈,天天被老师催着作业,罚这罚那的。

  “我们这学期不要去KTV了好吗!那些狗屁学长又去找新生玩了,他们就是想泡妞!”小悠的声音在电话里显得格外刺耳,我将手机远离了耳朵,她那声音依然可以清晰的听见。

  “好啊好啊,反正我也不想去了。以后就不要逃课了吧。”

  “不行!”

   我以为她要知途迷返,谁知道是我想多了。

  “多没面子……班里那些人看我们不逃课了,一定又要瞎BB啥了。反正在他们眼中我们正反不是人。”

  “嘁,那我们就要一辈子用这种态度生活吗?”

  “以后我们逃课你就去图书馆学习东西吧,阿米,你不是想写小说吗?我啊,就去朋友租的舞蹈室练习舞蹈!”

  “傻瓜。”


  看来,她说想当练习生,是认真的了。

  “高二,挺好的。”

  “怎么好了?”

  “我偶吧照顾粉丝和女友分手了,高一常见的面孔消失了,只不过唯一的遗憾就是,金辰俊不在。”

  “为什么提到他?”

  “我是你闺蜜诶!你每次见到他,那个脸红的!哈哈哈。我早看穿了。”

  “朴小悠你个混蛋!”我怒吼道,在我骂脏话之前,她已经挂了电话,让我无言以对。划了划手机屏幕,金辰俊的名字出现在我的眼前,那个一直存在手机里的号码,却从来没有拨通过。

  我稍微理解一点小悠了,触碰不到自己所喜欢的人的感觉。就是这样虚渺飘无。不过比起我,她更辛苦。


  我试图发了条短信给金辰俊。

——在吗?

  过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手机震动了几下,我立马拿起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两个字,还不带标点符号。

——你谁

  差点忘了,他没有我手机号的这个事实。

——我是阿米,有事找你。

——快说

——我家那本《人间失格》被我妈扔了!!!!我想回顾的,你能把你那本书借给我吗?

——现在书不在我这

——明天到学校给我!!!!

——不行

——为什么!(我发了一个大哭的表情)

——因为我退学了


  五个字在我的眼前不断放大,我简直不敢相信,难得给他发条短信,竟然收到了这样的回复,我没有压抑自己,捧着手机哭了起来。也不知道自己该回些什么。什么时候退学的?为什么?发生了什么?我迟迟不敢再去看手机画面。我将手机扔到床上,呆立在原地。

  不一会儿手机震动了起来。

——现在我在C市,离你那边比较远,所以给不了你书。

——哦,算了。

  我粗略地回了一句。

——坐车不过2个小时,明天周六你自己坐车过来。

  我抹去脸上的泪水,突然又激动地说不出话,抱着手机在床上翻滚。我不断地给小悠发:我明天要去见金辰俊。她发了好多爱心,之后不管我发什么激动丧失病狂的话,她都只是回了几个表情,让我捉摸不透。



04.

  我早早起了床,不想给他留下刻意打扮了一翻的印象,所以穿的很休闲,就用手机查地图,坐上了去C市的巴士,一路上我听着愉快的音乐,微笑着。这就是我所想要的青春。

——嘿嘿嘿,我要来了。

  我给他发了条短信。

——我在车站等你。

  他也很快回了条短信,让我笑的合不拢嘴。巴士上,我不断幻想着今天会发生的事,全是一些快乐浪漫的事。两个小时的车程过的特别漫长,我一边和小悠手机聊天,一边盼望着快点到站。小悠都开始嫌我烦了,后来索性发了一个拜拜的表情。


  终于到站了,我下了车,就看到了金辰俊的身影,高高的海拔站在那里简直就像一个模特,如果我是男生一定会很羡慕他的身材。他看到我,一只手插在上衣口袋里,另一只手就朝我挥了挥,意示我过去,自己却站在原地不动,虽然气人,我还是照做了。小心翼翼地靠近了他,他从包里拿出那本蓝色精装版的《人间失格》和那本其实还在我家躺着的灰色封皮看上去不一样。我接过书本,道了声谢。

  “你知道吗?”他开口。

  “什么啊?”我疑惑地歪了歪头。

  “太宰治他在写完这本书的时候……”

  “自杀了,我知道。”我是他的书迷,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原来你知道。”

  “你当我傻吗?”

  “不是,只觉得你这样的女生,不适合看这样的书。”他盯着我手中的书,淡淡地说道。

  “喜欢,有什么适合不适合的?”我搓了搓手,不知为何觉得天气有些凉。C市的街道很干净,也很清静,几乎没有什么成群成队的人走在一起,在这里,每个人的世界好像都是不同的,金辰俊好像是强行将自己放在这里。忽然明白,为什么自己见到他总是微笑不起来的原因了。

   因为,他的青春不需要勉强挤出的微笑。

  “最后,还是谢谢你把书给我。”

  “不是给你,是借给你。”他说。

  “嘁,那么小气,你知道从我们那到C市要多少车费吗?”

  “因为我只有这本书,所以你快点回顾完,还给我。”

  “什么?用得着这样吗?”

  “只有这本书需要这样。”

  “好吧,好吧,我现在就看!你等着!”我慌张地翻开书,说实话有点生气。

  “以后可以给你写信吗?”他的手阻止了我看书的视线,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让我的心脏再次跳动了起来。

  “啊……啊?写信?哥哥,现在是什么年代,你造吗?”我半开玩笑地讽刺道。

  “你同意,我就把这本书送给你。”阳光从他的头顶渗入,我才注意到他染了发,染了偏棕色的发色。

  “你知道现在信件丢失率是33%吗?”

  “我相信那67%的可能性。”

  “好。那这本书归我了。”我笑道,正好返程的巴士来了,关于之前在巴士上幻想的事一件也没做,没有一起去看电影,没有牵手,也没有相互告白,说:我们在一起吧。

  一切都只是幻想。或许,这样也不错。

  可是我大相信那67%的可能性。

  “车来了,我走了,以后信上联系!”我抱着书本一眼也没有回去看他,眼泪簌簌地落下,我给小悠发了条短信:

  “我和金辰俊永远不可能成为情侣。”




05.

——我今早给你寄了信,邮局的人说差不多两天会到,你注意一下。

——知道了。

  高二过了半个学期,父母受不了争吵正式的离婚了,我的抚养权给了出轨的父亲,我千百个不愿意,在法院上闹得很大。我向学校请假说我生理痛,但是事实上,我度过了比生理痛还要痛苦的一天。

  母亲整理好行李,紧紧抱着问我:“失去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沉默不语,任由母亲哭泣,母亲抽泣着,因岁月而变粗糙的下巴抵着我的肩膀,母亲快要布满皱纹的脸,有着白色发丝的头发,一切,都好像要离我而去。

  太宰治,我就是那个懦夫。得到幸福的时候害怕,最终被自己的幸福所伤。


  “活下去,然后我们一起寻找答案。”我抚摸着母亲的头发用颤抖地声音说道。


  两天后,我收到了金辰俊寄来的信,我开心的不忍拆开,捧着信封看了许久。后妈带来的小妹妹一脸疑惑地看着我发癫。

  “你长大就会明白。”我摸了摸她的头说道。说完,便回了房间,拆开信。那封信简直是:
简单粗暴!



TO 阿米

信的丢失率是33%,那么还有67%的可能性,所以我们交往的可能性是67%。,我会给你一场轰轰烈烈的青春。



“你什么意思?”看完这封信之后,我立马拨通了他的号码。

“你收到了?”低沉略带沙哑的声音传入耳内。

“废话,有67%的可能性!”

“嗯。”

“……”我瞬间找不到说下去的话语。

“信竟然寄到了,就在一起吧,挂了。”

他没有给我拒绝的机会,当然我也不想拒绝。只是一切都按照他所想的发展了,有点不爽。大半夜我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小悠,我一边看着金辰俊的《人间失格》,一边等待着小悠的回复。可是,熬过去的只是一个漫长的夜。手机那头平静的让人不安。


——朴小悠!你这么早睡了吗?!你不回我要发怒了哦!


  短信还没发出去,手机就自动关机了。无奈之下,我只好开了笔记本电脑,打算上推特去活捉她,这丫头一定正看着她家偶吧舔屏中,我笑嘻嘻地登陆推特,刷出99+条动态。随意点开一条,都让我触目惊心。


  “XX偶吧要结婚了,我就离开这个世界。”

  “谁要自杀的,我们一起。”

  “偶吧,我要用死来证明对你的爱。”


   四面传来的负能量让我的心不惊颤抖了起来,双手握不住鼠标,我害怕点开小悠的主页。害怕得不行……我起身穿起外套,冲出了家门。一路上不断地奔跑,想要呐喊但我没有那个胆量,我相信那67%的可能性,相信所有乐观的可能性,那是因为我清楚,在遭遇种种不幸,青春的不安之后,上天会给我们同等的回馈,让我们相爱,让我们相拥,让我们去体会活着的美好。活着有什么意义?

  我不知道,因为我从来都没有打算去寻找答案,活着就是最好的答案。




  我把小悠可能去的地方都找遍了,还是不见她的踪影,甚至去了我们经常去的便利店。整个人要接近崩溃。


  “阿米?你怎么在这?”身后传来了小悠的声音,我没有考虑什么,就跑上前想要打她,刚举起的手却被一个人拦住了,我回头,是金辰俊。

  “金辰俊?”我实在不敢相信他会在这。

  “你别激动,你朋友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他说。

  “阿米,你听我说,我和XX的fan一起,想要媒体注意到我们,想要集体自杀,后来媒体来了,不停地劝我们。可是,XX他没来。我脑海里一直浮现你说的那句话:活着,然后一起寻找答案。我好像瞬间就醒悟了。立马脱离了他们不断地给你回短信,可是你一条也没回。”小悠委屈的说道。


  “你个混蛋,我的手机关机了!”我上前抱住小悠,紧紧地抱住了。整个超市的人都在注视着我们,他们议论说我们的感情太假。

  没事,我们懂就好了。


  陪小悠聊了天后,金辰俊送我回家,一开始他只是走在我的身后,没有说话。


  “看人间失格的时候,那个时候我觉得世上只有我一个人这样。”金辰俊先开了口。

  “我也是。”

  “现在不会了。”

  “我明白。”

  “你为什么叫阿米?”

  “需要原因吗?我的笔名而已,但是一篇文都没写过,小悠倒是开始这么叫我了。”


   他笑了。笑得很温暖。我也陪着他一起笑了。在他面前不用伪装,一切都活得那么有意义。遇到对的人对的事,生命就会变得有意义。

  其实我很想抱着他,把之前遇到的所有不幸全部向他吐露,但是比起这样,我更想对着他微笑,问他:

  “你愿意和我一起寻找答案吗?”

  “当然。”


  “我会给你一场轰轰烈烈的青春。”

  “已经轰轰烈烈了。”我哈哈大笑,拍了拍他的肩膀,继续往前走,这一刻是如此的幸福。那之后的小悠,饭上了其他艺人,每天痴狂的不行,果然追星汪谁也解救不了。不过唯一改变的是。

  “如果你的偶吧和别人结婚了呢?”

  “那个时候我应该成为了一个美好的自己,和爱我的人在一起了,虽然是因为他,但是不是为了他,是为了我自己。”


  我点了点头,回去之后,我将《人间失格》这本书放回了书架,也许我会很少翻它了,也可能一辈子都不会。

  我和他最终都将33%的不可能舍去了,赢得了自己想要的幸福。


懦夫,连幸福都害怕,碰到棉花也会让他受伤,他甚至会被幸福所伤。


但是太宰治,如果你还活着,我想告诉你,懦夫也会因幸福而变坚强。



人间=人类

失格=失去资格


人间失格=失去做人的资格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YUKO
作者YUKO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