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小诗

墨语 2017-08-11

(一)

初夏的夜晚,银沙滩上依然凉风习习,皎洁的月儿将沙滩涂满白色,空气中弥漫着海的味道,沁人心脾。这里的灯火并不明亮,反而有些氤氲,有一种罗曼蒂克的感觉,所以就有很多小情侣在晚上来这里散步,躲避城市的喧嚣。手牵着手,让风儿撩起她的衣袖,海水亲吻着你的脚尖,一起享受这不经世的哀愁,这最甜美的爱恋。

在浸透了清凉的夜中,两罐可乐被随意地扔在地上,两个少年躺在沙滩上望着无垠的星空。

“之晓,想好去哪个大学了吗?这高考都结束十几天了,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张之晓闭上眼睛,说道:“倒是没想去哪个大学,不过我想去省外,世界这么大,怎么着也要出去看看不是吗?猴子,你呢,留在Q城?”

猴子微微眯着眼看着天上的星星,说道:“我啊,随缘吧,咱要求不高,只要夏天有空调,冬天有暖气,院校妹子多,能脱单那就最好不过了,哎哎,听说Q大的妹子,那叫一个漂亮,嘿嘿!”

张之晓侧过脸看着兴奋的猴子,无奈的说:“你呀,就是没个正形。”

猴子继续看着星星,说道:“要正形干什么,我可不像你,是吧,咱理科班的大才子,大文豪?”

张之晓也不理他,坐了起来,看着无边的夜色和一对对情侣们,不禁有感而发,掏出随身的速记本和笔,接着微明的灯光刷刷的写着

“清风边海浪的呢喃

留下几分温柔几分沉醉

星空画布上的光风霁月

悄悄洒满一地的银辉

他和她相依

她和他相偎

眼眸里的星辰大海

手指间的爱彻心扉”

写毕,张之晓轻轻地读了一遍,觉得还比较满意,这时丝毫没注意旁边不知何时站了个青年,看着他写完了,那个青年发话了,

“小兄弟,这个,是你刚刚写的?”

张之晓抬头看了看他,说道:“是啊,刚刚有感而发,见笑了。”

那青年一听,有些兴奋,从背包里掏出了一张百元大钞,急忙说道:“小兄弟真是文采斐然,这个,我一会儿要表白,想借你这诗来一用,这是一百块,你一定要收下,这可是我人生的大事,我的幸福就全靠你了,小兄弟,拜托了!”说罢就把钱往张之晓怀里塞。

张之晓连忙拒绝,急道:“不是,诗可以给你,钱我坚决不能收,大哥,这个真不能收!”张之晓一边说,一边把钱塞回到那青年身上,那青年坚持要给钱,二人一时间僵持起来。

终于,站在一旁看戏的猴子坐不住了,一把把钱拿过来,然后把有诗的那页纸撕下来扔到了那青年手上,说道“之晓,人家大哥一片好意,你就收下吧,毕竟是关系到人家一生的事,这个,大哥,钱我们收了,你可以去表白了,嘿嘿,祝你成功。”

那个青年讪笑着走了。

张之晓对着猴子怒道:“猴子,你丫有病吧,我写东西纯粹兴趣,你收人家钱算怎么回事,这不就成了我为了钱才写作了吗!”

猴子若无其事的坐在沙滩上,说道:“你怎么会这么想,你看那些大作家,不都是写稿子赚钱吗?你难道说他们是为了钱而写作了吗?照你这么说,作家们写了东西都要藏在家里,那他们吃什么,他们的作品怎么发扬光大?”

张之晓一时语塞,不禁气愤的坐了下来,不过仔细想想刚刚猴子说的也对,对刚才的事情也释怀了不少。

猴子看见张之晓心结打开了,不禁笑着说:“我的大才子,怎样,想通了吧,其实写作赚钱也挺好的,这一百块也够我们浪好几天了。”

猴子看着张之晓的一百块,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转过头激动地对张之晓说:“我想到了!”

张之晓看见莫名其妙的猴子,一脸疑惑的说:“想到什么了你这么激动?”

猴子嘿嘿一笑说道:“当然是想到赚钱的好方法了,我叔叔在沙滩有个木屋,我们可以借来摆摊,就卖你的诗,这里有这么多情侣,况且这年头愿意写诗的已经很少了,一定能大卖,到时候,一定能赚的盆满钵满,哈哈哈哈哈!”

张之晓看见猴子YY的样子,转身就走,大吼一声:“这不可能!”

是啊,张之晓的心结才刚刚解开,猴子就想用他的诗赚钱,这怎么可能,毕竟他对这种事情还是心存芥蒂的。

(二)

接下来的几天猴子每天都缠着张之晓让他配合自己宏伟的商业计划,还大费口舌的讲述自己的伟大构想,不过,面对猴子的软磨硬泡,张之晓就三个字:

“不同意!”

这天晚上,猴子神神秘秘的把张之晓约到了沙滩边的一家咖啡厅里,说是要介绍个朋友给自己认识,而且保证从明天开始绝对不提自己的商业计划,张之晓欣然前往。

这家咖啡馆平常人很少,所以显得很安静,咖啡馆里平常会放一些钢琴曲,透过玻璃能看见远处的银沙滩和深蓝色的大海,也颇有些情趣。

张之晓喝着咖啡,百无聊赖的看着远方的夜景,倒也有些陶醉。这时,猴子来了。他后面竟然跟了个女生,穿的是古风的白色裙子,长发及腰,随风轻舞,张之晓的眼睛瞬间被点亮了。

猴子看见张之晓眼睛发直,心里暗笑,他领着妹子来到张之晓身旁找个位子坐下了,然后笑嘻嘻的对张之晓说:“怎么,我的朋友不错吧”

张之晓看着猴子发光的眼神,皱了皱眉,说道:“猴子,你搞什么!”

那个妹子听着张之晓叫猴子的称呼,惊奇的说:“王磊,你的外号叫猴子啊,倒是符合你的形象。”

当然,猴子的名字就叫王磊。猴子看着幸灾乐祸的张之晓,一脸怒火的说:“你呀不准揭我老底!”然后转过身一脸温柔的对妹子说:“来来来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Y中的大才子张之晓,那可是文采斐然啊!”

张之晓笑了笑。

猴子接着说:“这位可是E中校花呀,之晓,你可有眼福了,她叫安东,我和她高考前在一块补习过。”

安东吐吐舌头,说道:“什么校花,听猴子瞎说,我可不是E中校花,我只是片绿叶,很高兴认识你,之晓”

张之晓说道:“恩,很高兴认识你,你也别听猴子瞎说,我那是什么才子,只不过平时爱好写点东西而已。”

猴子一脸委屈:“我说安东,你怎么也叫我猴子,你不是都叫我名字吗?”

安东调皮的笑了下,说:“之前我哪知道你有外号啊,知道了当然要叫外号啦,这样显得多亲切。”

猴子无奈的摇摇头,然后神秘的说,“我找你们来是要有大事商议。”

没错,之后的两个小时里,在张之晓的一脸愤怒下,猴子大喷唾沫把自己的商业构想描述了一遍,张之晓无聊的玩着勺子,倒是安东把手放在桌子上撑着脑袋津津有味的听完了,眼睛里直冒星星。

听完后,安东说道:“这计划倒是挺完美的,但是一切的基础就是之晓的诗,他的诗真的那么有吸引力吗?”

猴子一听,机会来了,接茬道:“之晓,快,给安东露一手,让她看看咱张大才子的功力!是男人就拿出真本事来!”猴子怕他拒绝,特意在最后一句加重了语气。

被猴子这么一说,张之晓也没了退路,只好无奈的拿出了速写本,盯着安东看了好一会儿,安东都被他看的不好意思了,然后张之晓飞快地写了起来,

“风儿轻吻你的发尖

莲裙映衬你的容颜

柔柔的街灯一盏

明媚了忧伤的海岸”

安东接过速写本,看着本上的字句,脸有点发红,对张之晓竖了个大拇指,说道:

“厉害了,我服,不过猴子,我听你的商业计划,好像你们两个人都能执行,要我做什么?”

猴子一脸无奈的说:“你看看之晓的字,这写下来能看吗,我的字也不好看,所以,抄写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安东兴奋地举起双手,大喊:“Oh yeah!我加入!抄写就交给我吧!”

猴子一脸坏笑的问张之晓:“之晓,你呢?”

张之晓只好耸耸肩,算是答应了。

猴子心里暗笑,还是美人计管用啊。

(三)

接下来的几天,猴子三人可是忙坏了,又是找叔叔借木屋,又是选信纸信封包装袋,倒是也忙得不亦乐乎。不过三人每天晚上都去沙滩坐一坐,吹吹海风,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会儿天,谈谈梦想,三人的倒是很快就熟悉了。

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后,猴子的商业计划总算正式开始了。在一个周后的晚上,小木屋的售货窗上正式挂出了开始营业的牌子,木屋两边已经张贴好了广告,并且还用彩灯渲染了一下,营造出一种浪漫的韵味。张之晓拿着笔在屋子里严阵以待,安东整理好信纸随时准备抄写,而猴子,正在包装纸前做他的百万富翁的梦。

然而,结果并不想猴子想的那样。沙滩上散步的行人看着缤纷的木屋,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但是并没有人前来购买张之晓的诗。张之晓在无聊的转着笔,安东用手支着窗户托着腮迷茫的看着在木屋前走过的一对对情侣,猴子有些坐不住了,在屋里焦急的踱着步子。

很快进入了深夜,没有任何一个人在木屋前驻足,安东已经打起了哈欠。猴子终于忍不了了,大声说道:“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啊,按照我的研究,情侣们应该会很好奇才对,怎么会没人买呢?”

张之晓一边整理信纸一边说:“看来我们的猴大商人失算了,其实也难怪,本来人们对新鲜事物就是有一些抵触情绪的,想打开僵局总需要有一个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猴子眼前一亮:“对啊,想要找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我们可以雇几个托啊,恩,我明天找人一定打破这个僵局。”

安东朝着猴子做了个鬼脸:“奸商!”

猴子讪讪的笑了笑。

这时窗户外面突然传来了声音,“听说,你们这可以订制情诗?”

安东一听生意来了,赶忙转过头来,笑着招呼:“是啊,我们......”活还没说完,看见外面的两个人,安东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来人显然是一对情侣,但这对情侣明显很不一样,至少从体型上来说是这样的。那个女生看起来至少有200斤,身高得有一米八,皮肤不白,腿和腰,当然是不细,如果只是从背影分辨,谁也不会认为这是个妹子,女生的额头上已见汗珠,显然是刚才走了一段路累了。而那个男生,和女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身高看起来只有一米五,比那个女生至少矮了两个头,看起来非常矮小,长得瘦骨嶙峋,脸虽然不说是丑,但是也跟帅不沾边,一张典型的大众脸。

只是,他们的手一直紧紧地握在一起。

安东有些沉默,她不知道该如何招呼这两个人。“这对情侣,你们真有眼光,快......”猴子欢天喜地打开屋门,却也是陷入了沉默。

那对情侣看着沉默的二人,眼神明显有些暗淡,虽就是一瞬间,但还是被张之晓感受到了,那个男生牵着女生的手坐在了屋外售货窗前的椅子上,有些羞涩的对三人说:“这个,我们看见你们这可以为我们写诗,不知可不可以为我写一首送给我的亲爱的。”

男生说话吞吞吐吐,显然是有些自卑,那个女生一直低着头不说话。

安东看着这对情侣,实在是不忍心拒绝,低声问张之晓:“可以吗?”

张之晓坐到了售货窗前,对那对情侣轻声说:“二位,我想听听你们的故事,可以吗?”

那个男生看着一直低着头的女生,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儿,那个女生抬起头,眼睛却是红红的,泪水湿润了眼眶,不过她强忍着不让泪流出来。她凑到男生耳边,轻轻地说说:“算了,我们走吧。”

男生却握住了女生的手,注视着女生的眼睛,缓缓的说:“不,亲爱的,我想要世界上有一首诗是属于你的。”

男生看着沉默的三个人,自嘲的笑了笑,缓缓地说:“像我们这样的人,我知道你们看不起我们,就像城市里的其他人一样,叫我们从来都是‘矮子’、‘胖子’,我们从小就被孤立,被遗弃在城市的一角,受尽冷落,从没人在乎我们的感受。”

“我们的童年充满黑暗,但是别人总是觉得我们天生应该得到这种嘲笑。为了不让自己崩溃,我们只能将笑容挂在脸上,而这让别人觉得嘲笑我们是个玩笑,笑一笑就过去了,因此更加猖狂的嘲笑我们,因为不能承受他人的恶意,她一次又一次的换了工作。”

“后来,上天让我遇到了她,我的爱人,我们都是被抛弃的人,孤立无援,但是我们都有一颗柔软的心,都能从对方的眼神里感受到温暖,被关心的温暖,我们紧紧地握着对方的手,发誓这一辈子也不分开,决不!”泪水,从男生脸颊滑落,滴在了女生手上,他的声音也呜咽了。

女生用另一只手擦掉了男生脸上的泪,接着男生的话说:“我们刚刚在一起的时候,全世界对反对我们,我们俩的同事、同学、亲人,都不看好我们,我们成了他们的笑柄,是啊,‘一个胖子跟了一个矮子’,多么讽刺,我们承受了太多,但我们有什么错,我们只是向往一份普通人的爱情,难道这都不行吗?”女生已经哭得泣不成声,男生轻轻将女生拥入怀中,两个人的手紧紧握着,从开始到现在,从未分开过。

猴子沉默了,安东偷偷地躲在张之晓后面流泪,张之晓看着二人,许久不曾动笔,终于,他的笔动了,

“城市的夜空寒冷忧愁

你我在孤独的角落里舔舐伤口

我轻轻抚着你的脸,怜着你的眸

享受着微风下

你只属于我的娇羞

世界,抛弃它又如何

我只愿永远牵着你的手

只此,一生,怎够?”

安东哭着抄完了整首,猴子用最精美的信封和包装纸把它装了起来,郑重的递给了他们,在三人的目送下,这二人手牵手消失在了夜色中。

(四)

在经历了第一对情侣之后,接下来的几天里,就有不少情侣来这里定制情诗。一般张之晓都是让他们坐下,讲一讲他们的故事,他们的爱情,然后才为他们认真的写上一首好诗。虽然张之晓认为自己的水平不高,但能看见情侣们拿到属于自己的情诗后快乐甜蜜的样子,也会感到无比的满足。

随着来的人多了,三人听到的故事也多了。有暗恋长达十年只是默默守护的小伙子,有刚刚失恋却放不下他只为一首诀别诗的姑娘,有单身一人独自承受孤独在城市中打拼的青年,有白发苍苍风风雨雨一起走过五十年的老爷爷老奶奶,当然更多的是热恋中幸福快乐的情侣们。

听过了一段段故事,这些故事无比的平凡,平凡到城市里的每一个角落,但是,每一个故事对故事里的人来说就是自己的生活,听着他们的相聚和离别,就像三人真的经历了一段段悲欢离合。曾经一起放声大笑,一起躲在角落里偷偷地抹眼泪,当然也吵过闹过,不过都是过眼云烟,只有三人自己才会明白这段经历的可贵。

每晚,小屋结束营业之后,三人都要去沙滩上躺一躺,喝着冰凉的饮料,看着天上的星星。有时候什么也不说,只是沉浸在无边的夜色中,有时候开怀畅谈,谈刚刚听过的故事,谈人生,谈理想,谈这个年龄年轻人应该谈的一切。那时候每个人都雄心勃勃,想闯荡世界,想活出自己的样子,可贵的是每个人都确定自己一定能做到,这大概就是每个人人生中最值得回忆的吧!

可是,后来,后来......随着小屋的名气大了,越来越多的人到小屋定制情诗,三人逐渐的忙不过来了。再后来,慕名而来的人更多了,多到张之晓没有时间听他们讲他们的故事。张之晓只是写,可是没有故事,张之晓不知写些什么,就堆砌一些华丽的句子,空洞的意境,这样写诗果然是方便快捷,基本不用构思,小屋的效率大大提高,金钱效益也大大提高了。

可悲的是人们的热情并没有减少,还是源源不断的向小屋聚集,因为小屋的诗成了一个招牌,只要是他们出产的,就算是写的狗屁不通,也照样有人追捧。可笑的是,后期出品的诗被一些报纸媒体拿去,对着虚无的句子大加赞赏,表扬年轻人的想法和文采,渐渐地,小屋成了一种潮流,一种花边式的时尚。

安东每天抄的手指酸痛,却越来越找不到张之晓诗里的感觉,只是像印刷机一样工作。每天晚上躺在沙滩上,三人都是疲惫不堪,不想说一句话,就这样一直沉默,直到三人纷纷离去。

(五)

就这样,一直到七夕的前一天夜里,一切还是和往常一样。木屋外面早已排起了长龙。张之晓坐在窗边麻木的挥动着笔,安东守在一堆白色的信纸边刷刷的抄写着。猴子一边招呼着客人,一边将写好的信纸包装好,昏黄的灯光下,三人没有互相说一句话。

终于,坐在座位上抄写的安东实在是抄不下去了,她站起身来,对背对着她的张之晓说:“之晓,你跟我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说完也不理猴子和张之晓,自顾自地开门走了出去。

张之晓一愣,显然没有回过神来,只是浑浑噩噩的跟着安东走了出去。

猴子看着安东离去的背影,再看着如此模样的张之晓,心里有些复杂。

张之晓跟着安东来到了木屋背面的阴暗处,干涩得问:“安东,找我有事吗?”眼神有些飘忽。

安东复杂的看着张之晓,缓缓的说:“之晓,你没发现你变了吗?自从小屋的生意火起来之后,你不感觉你的诗失去了太多?”

张之晓不敢去看安东的眼睛,只是抬头望着天上的月亮,说道:“安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别说了!”

安东没有理会张之晓,继续说:“不,我就要说。之晓,你还记得你写诗的初衷吗?你看看,最近你都写了些什么,我虽然不知道诗歌怎么写,但我知道每一首诗歌背后都要有一个故事,一段感情,一个梦。而你,之晓,你的诗歌丢掉了灵魂!”

张之晓痛苦的蹲下身,用手抱住头。

安东虽然心疼,但是她必须继续说下去,这一次必须打疼他,才能打醒他,才能让他不再迷茫。她接着说:“之晓,我记得猴子曾经跟我说过,你从来不会为了写诗而写诗,你从来只会跟着自己的内心在写作,可是,你现在呢?”

“都说不忘初心不忘初心,又有几个人能做到,记得你曾经的诗吗?记得你曾经的文章吗?看看那时候你所追求的,看看现在的你,是不是成了自己讨厌的模样!”

安东看着张之晓,静静地看着他,她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不是有点重,会不会毁了他,但是她必须这样做,必须帮张之晓找回自己。

安东走了,不再看着痛苦的张之晓,她知道,接下来他需要一段自己的时间,能否走出来,就只能靠他自己了。安东刚回到木屋,猴子就一脸关切的迎了上来,有点焦急的问道:“他怎么样了,没事吧?”

安东小声道:“应该没事,不过能不能走过那道坎,就看他自己的了。”

安东一个人坐在窗边,默默看着沙滩的夜色。猴子安抚着等待的客人,天空的星星是不在如记忆中的那么璀璨。

过了一会儿,张之晓有些失魂落魄的回来了,眼睛有些发红,面颊上还依稀带着泪痕。安东看着如此狼狈的张之晓,心里不知为何隐隐发痛,她转过身来对猴子说:“猴子,我有点累了......”

猴子立刻挥了挥手,对着后面排队的人说:“对不起了各位,今天小店不营业了,让各位久等了实在抱歉。”客人们抱怨纷纷,也有人咒骂两句,不过也都无可奈何的走了。

这晚,三人背靠背坐在银沙滩边上,谁都没有说话。猴子和安东都明白,张之晓需要一份安静,一份属于自己的安静。这一晚,三人在沙滩坐到很晚很晚......

(六)

第二天刚入夜,三人就聚在了银沙滩的小木屋边。张之晓气色明显的好了很多,他抱歉的对猴子安东说:“对不起了安东、猴子,我今晚写不了东西了,我需要沉淀,我想重新认识自己,在找回自己之前,我可能都不会写作了。”

猴子拿自己的大手一拍张之晓的肩膀,笑道:“说什么呢!我们还需要你说对不起,哈哈,其实我很高兴你能重生,你不知道这两天你浑浑噩噩我受了多少罪,什么也不敢说生怕给你脆弱的小心灵来一刀。”

张之晓朝他笑了笑,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不用说什么一个眼神对方就能明白自己的意思,张之晓很庆幸自己能有这样一个兄弟。

安东眨眨眼,对张之晓说:“之晓,欢迎回来!”张之晓看着安东的身影,眼神里有些朦胧。

今晚是七夕,银沙滩上渲染了些彩灯,周围人比往常多了很多,全是一对对小情侣,在灯光下享受夜的静谧,海的浪漫,还有彼此的温柔。每一对情侣都是上天最美的恩赐,不管以后的岁月里爱情会不会长存,至少此刻他们就是彼此的唯一。

张之晓三人坐在木屋旁看着热闹的沙滩,彼此谈笑着仿佛回到了最初的模样。

这时,有一个痞里痞气的青年带着一群人来到了木屋前,嘴里叼着烟,含糊不清的说:“***,你们说的之前写诗的那个小混蛋哪去了,怎么我一来就不写了,***是不是不给我面子。”

他身边的小弟赶忙上去答话:“大哥,谁敢不给你面子,估计是写的不好混不下去不干了,那有几个人,我替大哥去问问。”

大哥点点头,示意他去,然后猛吸一口烟,吐着烟圈模糊的说:“今天买两首诗回去,希望小丽回心转意,能看上咱,她不是喜欢文艺吗,那咱就给她整文艺的,唉,真不知道那些酸不溜秋的诗有什么好的。”

小混混来到张之晓三人身前,问道:“你们三个,知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不干了,是不是写的不好倒闭了?”

张之晓皱了皱眉,为了不破坏之前的好心情,他还是笑着说:“其实这里也不是倒闭了,只是主创不想写了,所以这里就不营业了。”

小混混有些疑惑:“你怎么知道?看来你是经常吃饱了没事干过来买诗啊。”

张之晓依旧笑着说:“我就是这里的主创!”他声音不大,但是还是很清楚的让后面再等的大哥听见了,大哥立刻带着人围了上来,说道:“我说嘛这么牛,你**就是那个主创,你很厉害啊,动动笔杆子就能赚那么多钱,不过可惜今天遇到我了,怎么,不拿出两个子来给大哥我花花?”

猴子实在听不下去了,站了出来,“怎么,看我们赚得多眼红,想打劫我们,呵呵,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代了,只要你敢动我一下,我就敢叫你蹲十年牢!”显然是猴子没底,开始放狠话了。

那大哥一声冷笑,“就凭你,还想让我坐牢,你是个什么东西。”大哥看见了藏在猴子身后的安东,暗想这种气质的美女真的是少见了,不搞过来简直对不起自己,于是他说:“我看你们也没有几个钱,这样吧,我可以大发慈悲,让我的小弟们放了你们,不过嘛,这位漂亮的小姐,必须陪我们去喝两杯,怎么样?”那大哥的眼神色眯眯的往安东身上看,他的小弟们听到这话哈哈大笑,起哄道:“陪大哥!陪大哥!陪大哥!”

张之晓实在是忍无可忍,他站在那个社会哥的面前,他的嘴脸看的一清二楚,他实在受不了了,与猴子对视一眼,然后猛然一记重拳把那个大哥直接打倒在沙滩上,猴子二话没说一脚踢在那个社会大哥的身上然后转头就跑。

这时候张之晓一把拉过安东的手拉着她飞奔。众小弟都看呆了,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一部分人号召去追张之晓三人,一部分人去照顾被打晕的大哥,场面乱作一团。当小弟们回过神来去分头去追张之晓等人,哪还见得张之晓他们的影子。

再说张之晓一行人,猴子熟悉地形,再加上这两人都是从小在沙滩上跑到大的人,就算是加上一个安东,甩掉几个七上八下的小弟还是毫无压力的。三人气喘吁吁的跑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这里背靠着山,也是一片沙滩,不过与银沙滩隔了一片石头,这里的沙子柔软无比,还闪着光亮,只有熟悉地形的当地人知道这里,这里又叫“金沙滩”。

三个人一屁股坐在沙滩上,过了一会儿,一起哈哈大笑,安东都笑出了眼泪,仿佛这个世界上最开心的事莫过于此了。月亮,挂在了夜空之上。在城市被灯光掩盖的星子,此刻正在这个角落悄悄释放着光亮,远处的大海也失去了平时的波涛汹涌,浪花伴着海风轻轻地歌唱。墨空一望无际,和海洋连在一条线上,海洋的那边,是你的城市吗?

猴子耐不住寂寞,去看看大哥的小弟们走了没有,顺便去给二人买冰饮。金沙滩上就只剩了安东和张之晓两个人。

“其实我要走了,”安东率先打破了沉默,“其实本来很早之前就要走的,一直拖到现在。”

“去哪啊,不留在Q城?”

“不,去Z城的T州,在那里读大学。”

“比较Z城和Q城,你更喜欢哪?”

“当然是Q城,因为有你们......”

这时天上突然燃起了五颜六色的焰火,映红了安东粉扑扑的小脸蛋,安东兴奋地跑到海边,大声喊道:“Z城,我来了!未来,安东要一直走下去!”

张之晓默默的拿起了笔和速写本,借着微明的月色写了几笔,

“从万顷柔波中

你赤着脚

缓缓向我走来

如丝丝清风

温柔了一片星海

幽暗的宇宙深处

你终将默默离开

我无法挽留

因为你属于远方的世界

我只想记得现在的你

一个天真爱笑的女孩

也希望你永远不要忘记

属于我们的,那片星空那片海”

写完,张之晓把本子往身后使劲一扔,扔进了后面的山谷之中,然后飞奔着跑到安东身边,大声喊:“未来,来吧,老子不怕你!来啊!”

安东在一旁哈哈大笑,然后捧起一捧海水向张之晓的身上泼去,张之晓也不甘示弱,把海水往安东脸上泼,就这样笑着,闹着,享受着属于他们的最后的时光。

(尾声)

后来,安东走了,张之晓再也没有得到过她的任何消息。

张之晓和猴子一起去了省会J城的J大,最终也没有留在Q城,但是二人竟然还是同学,甚至还是......舍友。自从张之晓扔掉本子的那一刻,他再也没有写过东西,真的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而猴子,去的J大并没有空调,冬天暖气也不是很热,也没有撩到妹子,但是依旧笑呵呵的,对他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影响。

后来,我们都变了,不知道是不是我们想要的模样,但是,我们在成长。

一天中午,张之晓正在背英语四级词汇,这时猴子匆匆跑了进来,一脸坏笑的看着他,然后递给他一份快递。

张之晓一脸茫然的看着猴子,然后接过快递,是给自己的,但是发件人没有任何信息。张之晓麻利的拆开了快递,里面竟然是自己丢掉的速写本,本子的还翻到了自己写的最后一页,那首在金沙滩写的诗,不过,这下面还有一段娟秀的文字:

“星空,大海

记忆里一直柔软的存在

轻轻地,我走了

心却在原地徘徊

开心,忧伤

木屋的时光一直悄悄地珍藏

我也一直记得

曾经有一个人带给我满世界的阳光

想念,月光

你却不曾挽回我青春的模样

伴着你的气息

我等在这里悄悄的仰望月亮”

读完,张之晓默默的放好了自己的速写本,然后飞快的冲上自己的床,开始打包行李。猴子看着急匆匆的张之晓,无奈的问道:“这是急着去哪啊?”

张之晓头也没抬,“Z城,T州,我要去见她!”

猴子坏笑着从兜里拿出了一张车票,“好巧哦,我这呢,刚好有一张今天下午去T州的车票,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急需,这个你说值几顿饭呢?”

张之晓一把夺过猴子手里的车票,然后与他对视了一眼,默默的说:“谢谢你,猴子”然后背着包飞奔出了宿舍。

猴子望着张之晓远去的背影,眼睛红红的。是的,他同样喜欢安东,从一开始就喜欢,七夕时面对流氓他没有任何犹豫的出了手,金沙滩上是他故意找借口离开给之晓和安东创造机会,张之晓的速写本是他找回来的,寄给了安东,张之晓才能收到安东的诗,就连车票,也是猴子故意买好的。只不过他知道,接下来的故事,不属于他。

其实每个人都爱的很苦,却又乐此不疲。我们很庆幸,那时我们还不怕相爱。到这里故事就正式讲完了,我们,又要变成夜色下的平凡人。但是,不管经历再多,希望你能记得,你当初的模样,能迷失在世界尽头之时,记得回航。

你问我故事为什么叫“恋上小诗”?

忘记告诉你了,他们经营的木屋就叫“恋上小诗”。

(完)

本文虽然水平一般,但全部为原创,诗歌部分由墨语和小葱共同完成,向提供部分诗稿和灵感的小葱表示感谢。

——2017.8.1

后续更新,后期接受了小葱同学的建议,将本文做了小规模改动,增加其可读性。不过感谢的话就不必说了,因为,她现在是我最重要的人。

——2017.8.11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墨语
作者墨语
12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墨语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