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

常小宝 2017-08-11
来自话题 情书

1、

“你不是说今天要擦地板吗?什么时候擦?”

“看看这个地板,上面都快叫灰糊死了。我说话呢,你听没听见?” 李云霞端着盘子走到厨房,一边走一边嘟囔着。王大海摊在沙发上看电视,李云霞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他的目光紧紧盯着电视屏幕。 李云霞58岁,王大海60岁。30年前,不知道谁给他俩拉到了一起面对面坐下,王大海微微笑着拘谨地看看李云霞,李云霞低着头红着脸。半年后,两个人结婚了。用现在的话说,他俩有点闪婚。 “看看这个油烟机,上个礼拜我就说要刷了,你说你干,你干了吗?” “我要不是腰不好我早干了,还用得上你?这辈子也指望不上。老王,你眼睛长电视上了?没听见我说话啊?” 王大海慢慢地转过脸,看看油烟机:“烦死了,闲一会儿就不行。” “闲着吧,你闲着吧,妈了个逼的,你在那坐着等死吧。”李云霞说着就要爬上灶台卸油烟机。 王大海赶快跑了过来:“起来吧,我弄吧。” “滚,我不用你。” “你少来哈,差不多行了,一天到晚叨叨叨叨。”王大海把李云霞推出厨房,自己伸手摘油烟机。 “我就说花50块钱,叫外面人来刷刷得了,费这个事。”王大海边干边说。 “你要是不愿意弄就放那,花钱找人,你除了会花钱还会干什么?什么都花钱,钱是海水潮来的?”李云霞双手掐着腰。 “你啊,你就省吧,唉,不说了,没意思。” 油烟机用了好几年,表面有一层厚厚的黄油,哪里都粘糊糊的,蹭都蹭不下来。李云霞说,这得用刷子刷。 王大海起身去客厅,看见厕所门口有个刷子,拿起来就往油烟机上刷。 “哎,别别,那刷子是当初你扫墙角蜘蛛网的,太脏了,洗洗再用吧。拿那个洗涤剂泡一会儿,听没听见。”

“好啊,烦死了。”

王大海这边答应着,那边接水放洗涤剂,等他把刷子放进水里,李云霞才发现,王大海接水泡刷子的是刚买的一口不粘锅。 “你是傻子吗?一句话说不到就办不明白?那锅是新买的,你把脏刷子放进去,锅还用不用了?” 王大海看着泡了刷子的锅一惊,才发现拿错了。“都怪你,唠唠叨叨,你赶紧进屋去吧。” “怪我?你眼瞎了?锅和盆不分啊?真是狗屁不是,能干点什么?”李云霞转身进屋了,气呼呼坐在床上,伸手拿来床边的《红楼梦》百无聊赖翻着。 家里终于恢复了安静,只能听见厨房里王大海一下一下刷油烟机的声音,像是和谁赌气一样的节奏。墙上一根看不见的细丝悄悄下坠,它是这个房间的窥视者,经常偷偷窥视着王大海和李云霞。今天它一定是疏忽了,打了一个盹儿,就那么慢慢从梦中坠落了下来。 “啊!蜘蛛!老王!蜘蛛!啊!”当那只半梦半醒的偷窥者终于在《红楼梦》第248页安全着陆的时候,它听到了李云霞划时代惊恐的尖叫。 书打翻了,凳子倒了,惊悚过度的李云霞把自己摔在床底下,右膝盖正好撞在倒下的凳子上,大块大块的淤青。蜘蛛也吓了一跳,八根毛茸茸的爪子一个劲捯饬,企图回归曾经那个安全并便于偷窥的地方。 “老王!蜘蛛!你聋啊!” 厨房里有节奏的刷油烟机的声音并没有停止。 李云霞爬起来,拿起那本《红楼梦》照着蜘蛛拍过去,书页上出现了一滩模糊黏腻的东西。李云霞把那本书扔进了垃圾桶,奔向厨房。 “我操你妈的,你个丧门,你明知道我害怕虫子,你不管我,我那么喊你你都不管我,你想干什么!你是聋子还是傻子?王大海,自从我跟了你一天没享到福,你年轻的时候喝酒、犯浑,现在老了老了还是混蛋,我瞎了眼了和你过。” 王大海扔下刷子回到自己的房间,锁上了门。 李云霞追过去,使劲拍门,“开门!你给我开门!” 王大海在屋里点了根烟。 2、

“快来劝劝你妈吧,看看你爸给弄的,你爸也太过分了。”接到小姨的电话,王萌萌火速赶到小姨家。看来家里聚集了不少“议员”,都在等着为李云霞抱不平。 李云霞撩开裙子,膝盖一片青紫。 “我爸打你啦?” “不是,叫蜘蛛吓的,自己摔的。” “那你怎么说是我爸弄的?”王萌萌朝着小姨瞪了一眼说道。 “那怎么也有间接责任吧,你爸要是早点把蜘蛛打死不就不会吓到你妈了?”小姨撇撇嘴,“赶紧回家跟你爸谈谈吧,这么着可不行,太欺负人了。” “我以女儿的身份和我爸谈这事,只能让我爸更抵触。”王萌萌看看李云霞的伤,没有什么大碍,扶着她说:“能走吗?先到我家吧。” “我不去!这儿全是我的兄弟姊妹,我就在这评评理。” “行,你不怕家丑外扬,随便。”王萌萌无奈地坐下了。 “他不爱我,他根本就不爱我。他不关心我,他明知道我怕虫子,他不管我,我不过了。” 王萌萌一听就猜到了事情的大概,她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要论责任,怎么也得五五分,要非要论个是非,她觉得父亲可能受的委屈更多。于是她对李云霞说:“那肯定是你先前唠唠叨叨把人家惹火了,后来人家才不帮你。我就不信,你俩要是好好的,你害怕蜘蛛,我爸会不管你。” “他就是不爱我,不管我,还和我分居,我们之间没有情感交流。” “哎,打住哈,你别在这埋汰我爸。每次分居可都是你提的,我爸年轻的时候我就不说了,老了你跟我说嫌他身上有味,嫌他打呼噜,嫌他被子脏,你不和他一个床,连房间都分开了。” “他本来就脏!他不洗袜子,不洗床单。” “那你是干什么的?你不是他老婆?你为什么不给他洗?” “我凭什么给他洗?” “那我爸凭什么给你做饭做一辈子?” “妈个逼的小死东西,从小就和你爸一帮的,你就从来不帮我。” “你让我帮你你得占着理。” 李云霞哭了:“当初,我要不是为了你,我早就和他离了。你个混蛋,白眼狼!” “对,你为了我。我10岁的时候你问我你和我爸离婚了我跟谁,我说你俩要是离婚了我就离家出走。你问我这样的问题问过多少遍了?那个时候我小,是为了我不离婚,所以你后悔了?所以我是罪人吗?现在我长大了,我也有自己的家了,再也没有人拦着你了,拖油瓶不存在了,你离啊?你离一个给我看看!” 二姨发话了:“你这么说话太叫你妈伤心了,你妈做什么不都是为了你吗?就是现在也是为了你和你爸凑合过。离了怎么了,就你妈这人品,长相,现在离了也有人要。” “你们都有理,随便吧,我回家了。”王萌萌起身要走。 “回家干什么?”李云霞问。 “李女士,我的老公要下班了,我要回家给他做饭。” “哼,跟我一样劳碌命。”李云霞瞅了女儿一眼。 “哎,咱俩没有可比性哈,我的婚姻生活很幸福,我愿意为我的老公做饭,再见。”

3、 “萌萌!快回来,坏了,你妈真要和你爸离婚,回家找结婚证去了。”十分钟后,王萌萌接到小姨电话。对此她一点都不担心,“哼,多新鲜啊,找吧,找到就离。” “你这个孩子,我看不像是假的,你快点回家去,拦住她。都这个岁数真离了怎么办啊?谁养她啊?我告诉你,你妈要是真离婚了,你可就倒霉了,你能伺候她那个倒霉脾气?”小姨真急眼了,在电话里一通说。 “那你们当初为什么搓火,让我妈离婚?要不是你们撑腰她能吗?”王萌萌火了。 “我们不是寻思给你妈出出气嘛,让你妈心里舒坦点,谁知道她真要离啊!” “烦死了!”王萌萌挂断电话冲回家。 李云霞瘫坐在地板上,对着一张纸哭。 王萌萌看那发黄的纸上写着:“霞霞,窗台底下放着一碗草莓,你把它消灭了吧。”落款是“爱你的大海”。 “那时候我刚怀你,和你奶奶家住在一起,那时候困难啊,哪有什么好东西吃。弄点好吃的不敢让人看见,都不够分的。你爸不知道从哪弄了一碗草莓,藏在窗台底下。唉。” 王萌萌第一次看见这张字条,原来它一直夹在父母的结婚证里。原来母亲以前称父亲“大海”,父亲称母亲“霞霞”,自从自己记事起,就从没听过他俩之间有这样亲切的称呼,父母从来都是直呼其名的。难道是岁月磨平了爱?难道,爱不是像书里说的那样,在岁月里慢慢沉淀,越来越深吗?王萌萌也陷入了沉思。 突然,李云霞把那张纸撕成两半。 “够了!”王萌萌抓住了母亲的手,没让她再继续撕下去。“当初那么细心保存着的就留着现在来撕吗?你那么爱我爸为什么不用最直接的方式告诉他?为什么总用那么拙劣的手段去吸引他注意?你希望别人无时无刻不在关注你,你又给了别人什么?” “滚开,你懂个屁!” “如果我今天没看见这张纸,你可以嘲笑我不懂,你活了几十年没活明白。既然离不开,为什么不好好过?我爸知道你珍藏着他的一张破字条吗?为什么不让他知道?为什么要为难自己为难别人?” “别说了!”李云霞再也忍不住趴在女儿肩上失声痛哭。 “妈,我知道你不容易。”王萌萌也流泪了。 王萌萌把两半的字条粘好,放进结婚证里,好好收了起来。

李云霞开始和王大海进行一次时间颇长的冷战。不再收拾屋子,买菜,王大海也不再做饭。早晨李云霞醒的时候,王大海出门了,晚上王大海回家的时候,李云霞已经睡了。 王萌萌不再规劝父母,她知道,劝也没用。

4、

两个月零四天之后的一个深夜。

王大海深夜回家,路边一个马葫芦盖不翼而飞,王大海没看见一下子踏空掉了进去,幸亏那个马葫芦里面全是垃圾,只有1米深,且里面没有污水。不过王大海当时就不能走路了,年纪大了骨质疏松,摔这么一下,腿就骨了折,半夜三更,王大海在医院里给女儿打了电话。 王大海一条腿打着石膏高高吊起,躺在床上嘱咐女儿:“回家慢慢跟你妈说,婉转地说,把氧气袋和救心丸备好,你妈心脏不好,千万别吓着她,听见没?就说我没什么大事,听见没?” 王萌萌笑着直点头。 已经是凌晨2点,王大海从来没这么晚不回家,再赌气也不能不回来啊,李云霞早已没了睡意,在客厅来回踱步。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在深夜里格外刺耳,李云霞的心咯噔一下,坏了,八成是出事了。 王萌萌眼泪汪汪进了屋,先让李云霞吃了速效救心丸,又把氧气袋煞有介事放桌子上,擦了擦眼睛,沉重地说:“妈,你千万稳住,我爸他……” “你爸怎么了?出事了?这个老不死的,我就知道没好事。他怎么了?出车祸了?还是?你倒是说话呀,急死我了。” “没没,不是车祸,我爸掉沟里了,沟,挺深的,现在在医院呢,他老迷迷糊糊叫你名字。” “眼泪从李云霞眼眶里噗噗下落,严重吗?快点,你去厕所,把你爸的盆、牙刷、肥皂都装好,我给他收拾几件换洗衣服,给他拿着老花镜茶壶什么的。”李云霞用手背抹了抹脸,开始忙活起来。 病房的小窗户上,李云霞两只红红的眼睛贴在上面,她看到王大海闭着眼睛昏迷不醒,嘴唇干裂苍白,腿上全是绷带,似乎能感觉到他的呼吸也很微弱。她轻轻推门进去,坐在王大海身边,小声说:“你这个老不死的,你要是残废了我可不养你。”说完就开始哭。她抚摸着王大海的脸:“我不跟你吵了还不行吗?你可别不要我了,你要是走了,我……”李云霞泣不成声,趴在王大海的身边,肩膀一起一伏地抖动,泪水打湿了床单。 “烦死了,能不能让我睡点觉?”王大海睁开了眼睛。 “你,没昏迷啊?” “你才昏迷呢,骨个折昏迷什么!你希望我长睡不醒是不是?” “你个老丧门,吓死我了!”李云霞一拳砸在王大海的胸口上,哇哇大哭起来。 王大海看看站在门口的女儿,偷偷竖了大拇指。 出院没几天,王大海就在家里柱个拐拎个瓶子到处喷。 “爸,你干啥呢?” 王大海仰着头看看天棚,说:“哎呀,怕蜘蛛在这产了卵生出小蜘蛛,某人不是害怕虫子吗?” “臭德行!”李云霞瞅了王大海一眼,咧嘴笑了。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常小宝
作者常小宝
100日记 15相册

全部回应 42 条

查看更多回应(42) 添加回应

常小宝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