恼人的秋风2

海贼王ta爹 2017-08-11

我没有穿过喇叭裤的,呵呵,

我回到的下午是看到表哥穿着喇叭裤,染着黄色的头发,扛着一个大的卡带录放机。其实,我并不知道什么叫喇叭裤,我只是这样说说,可确实表哥穿的是一条牛仔裤,头发也是染的黄色,淡黄,过去了好长的时间,是变淡了?这小村里没有染黄色头发的,是去过好些大地方的人才会染一染头发的。一头黄发在村子里,绝对是闯南走北的淫啊。去过了大城市,对我这种小时候最多一年到过一次县城的人来说,竟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现在的我转了一些地方,会也去染一头黄或红的头发吗?如果这样问,我只好给一个你不懂我的眼神:我几个月不理发了,是财务的原因。

头发的颜色变淡了,录音机里的声音却真切,我当时在听的并不是 恼人的秋风或路灯下的小姑娘,也不是皇后大道东转皇后大道西的,是一首 no limit。在那很燥的下午,反复着一盘很燥的卡带。

据说这是一盘正版的磁带,这也就是那不务正业的表哥能做的出的事情。

不务正业,说他已经是一直的好多年。

说到我的身上,竟也相符。

如果问我这些年做的什么?我不能说出做的什么。我只能做个梦,银行卡里有了好多钱。我又做个梦,娶个姑娘。

竟然这也不能让我感到高兴。又有什么高兴的,长大后的每一天,都需要挣扎。

在我还没有意识到我需要挣扎的那些日子,浪费的很美好。

我脑袋趴在桌子上,看着老徐躺在地上,脑中一半眼前的现实一半昨夜的梦境。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海贼王ta爹
作者海贼王ta爹
2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海贼王ta爹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