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天下

羽林禾鸣 2017-08-11 12:13:22
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因为乱世,奸雄的一面尽显。可即为奸雄,没点治世的手段,又怎么能称为奸雄呢。



东汉末年还未有三国,一场“党锢之祸”耗尽汉家四百年最后一点的气数。

光武中兴,开业之君尚可以强力,压制各方豪强,缓和各方矛盾。待到社会恢复,财富增加,富者以其经营而日益富裕,贫者因无方法而日渐贫困,土地兼并,新兴地主阶层勃发,以致发展为公卿,百年之后成为地方世家大族,渐可影响一地军政。地方权重凌夷中央,“党锢之祸”看似宦官与名士,宦官与外戚,之间的矛盾,不如说是中央与地方权重失衡的必然结果。



桓灵二帝,打击地方士族,汝阳袁绍凭着“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天下”,还是敢一把火烧了皇宫,不拿桓灵当回事,中央孱弱,东汉的天下也就走到头了。

四百年,汉天子为天下共主。汉高祖一句话成文宪法。。。




四百年后,汉庭实以亡名苟存,可篡汉能称帝的不止一路豪杰,不能做,政治正确的事,刘汉家天下这块透明的纱谁揭开仍一边谁就不正确,政治不正确。。。。宪法说“天下攻击之”,曹孟德称魏王,实力为基础。

一出求贤令,“唯才是举,吾得而用之。”得谋臣如张良,战略上“奉天子以令不臣,修耕植以
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因为乱世,奸雄的一面尽显。可即为奸雄,没点治世的手段,又怎么能称为奸雄呢。



东汉末年还未有三国,一场“党锢之祸”耗尽汉家四百年最后一点的气数。

光武中兴,开业之君尚可以强力,压制各方豪强,缓和各方矛盾。待到社会恢复,财富增加,富者以其经营而日益富裕,贫者因无方法而日渐贫困,土地兼并,新兴地主阶层勃发,以致发展为公卿,百年之后成为地方世家大族,渐可影响一地军政。地方权重凌夷中央,“党锢之祸”看似宦官与名士,宦官与外戚,之间的矛盾,不如说是中央与地方权重失衡的必然结果。



桓灵二帝,打击地方士族,汝阳袁绍凭着“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天下”,还是敢一把火烧了皇宫,不拿桓灵当回事,中央孱弱,东汉的天下也就走到头了。

四百年,汉天子为天下共主。汉高祖一句话成文宪法。。。




四百年后,汉庭实以亡名苟存,可篡汉能称帝的不止一路豪杰,不能做,政治正确的事,刘汉家天下这块透明的纱谁揭开仍一边谁就不正确,政治不正确。。。。宪法说“天下攻击之”,曹孟德称魏王,实力为基础。

一出求贤令,“唯才是举,吾得而用之。”得谋臣如张良,战略上“奉天子以令不臣,修耕植以畜军资”前半句话后世说成“挟天子以令诸侯”。

钟皓、荀淑、韩韶、陈寔(声同十)。东汉颍(声同迎)川郡的颍川四长,放在民国,即是“四大家族”。



荀彧(xún yù)(163年-212年),字文若。颍川颍阴(今河南许昌)人。即荀淑的孙子,曹操口中“吾之子房也”。曹操初起定都许昌,得一荀彧而得颍川四族支持,至此,北方立足称公称王。

颍川四族,四世三公,代代联姻,天然的士族,士族中贵族。曹操为稳北方,唯才是举,不问出身,重用庶族,抑制士族势力,巩固中央。士族怎么可能束手就擒,正统纲常名教就变为武器,即可反击。




荀彧又真的只是因反对曹操称王,匡扶汉家,维系正统而与其道不在同吗?身死以殉?

大书法家钟繇(yáo)(151年-230年),字元常。颍川长社(今河南许昌长葛东)人。其子说天下



东汉末年地方豪族掌握地方财富与权力,本就抗拒中央集权,曹操要定鼎中原,地方权力必然要被消弱,抬庶族抑士族就自然而然。只不过,树大根深,世家大族,难撼动。从王谢堂前燕到飞入寻常百姓家,布衣卿相,还要过几百年的李唐才生出庶族的时代,所谓科举制度。




所以,司马家的晋取代曹魏。司马懿,字仲达,司州河内郡温县孝敬里舞阳村(今河南省温县招贤镇)人,出身士族。

曹操最后说文若



你们又是谁们呢?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羽林禾鸣
作者羽林禾鸣
6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羽林禾鸣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