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ni.co访谈——1998年12月音楽と人

帕布罗 2017-08-11

# 继续渣翻,不一定对 # 关于「晴れた終わり」 ========================================================================= Q:那个,我喜欢这首曲子。 上杉:是吗(害羞笑) Q:诉诸情感吧…….日本很少有这样的,单纯觉得好帅。 二人:(继续害羞笑) Q:「TOY$!」之后二人又在镜头前活跃了,我想大家都很期待。 上杉:是吧? Q:「TOY$!」之后,时隔8个月了呢? 柴崎:突然开始的预定(笑) 上杉:意料之外,怎么说呢,这首「晴れた終わり」太有制作价值了,稍微花了点时间…… Q:花太长时间了(笑) 上杉:hahahhaha 柴崎:但是这是首现在没有听到过的曲子。 Q:跟前作相比,你觉得哪里最不一样? 上杉:之前的「TOY$!」对我来说,是正统的classic rock,最初,因为不喜欢被误解,大胆地不加修饰,毫无保留地表现自我。这次的「晴れた終わり」,是在「雨音」的世界中更前进一步的感觉。 Q:能丰满听众的印象的感觉。 上杉:嗯。 Q:但是真的花了很长时间啊…… 上杉:是啊。果然想要表现自己觉得全新的东西,很花时间呢。之后果然就是词的部分,在之前的乐队,上杉昇不是会适当写点词嘛,即使是在被给予的框架中,也想歌唱自我所思所想。在这种意义上,形成了上杉昇的词这一风格。之前也迷茫过,现在在这个乐队做出改变真的好吗?但是也没有改变多少啦。我分析了一下,因为我就是上杉昇嘛,没办法的事。嘛,也许会渐渐改变吧……跟人事变动一样(笑) 【ま、俺は上杉昇なんだからしょうがないし,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在心中狂呼了一万句这个人怎么这么可爱!!】 Q:「晴れた終わり」的构想是? 上杉:嗯……这首曲子的旋律,虽然是自然地从自己的心中出来的,但是,那个时候想的大概是想表现亚洲大陆的广阔无垠。这话也跟柴崎讲过。 柴崎:嗯,一边讨论,一边想象中悠久大地的无边开阔,再编曲的时候感觉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哟。做优秀又美丽的东西吧,如果这样想的话完全是可能完成的。但是听着上杉的构想,谈了很多,越来越能感受到开阔感。 Q:开阔,还有包容力也能感觉到呢。 上杉:是吗? 柴崎:做出了很厉害的东西~~~~……在笑什么啦? 【小柴真的是不遗余力一生悬命夸夸夸fufu~】 上杉:不,自己说出这样的话真厉害。 Q:哈哈,我对上杉san的词有一种感觉, 上杉san的词,总让人觉得有什么希望吧,即使听了歌也看了歌词,总有是为了向某个地方的光芒而拼命地伸出手的感觉…… 上杉:啊……是吧,嗯,「TOY$!」之后,觉得有点精神疲惫了呢。也有环境的变化,来自周围人的期待的原因,出道单曲发行之后,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被一种无力感袭击了……在那之后变得没有干劲了呢。没有干劲也不知道要干什么,一片空白,很糟糕啊。“就这样结束的话就变成笑话了吧”。 Q:没有气力了? 上杉:嗯,怎么说呢,“所以要怎样啦”,变成这种想法了。 Q:要放弃了? 上杉:不,还不至于,不知道意义何在吧。 Q:做音乐的时候也是? 上杉:嗯……「TOY$!」那会,想要“不要在意周围人的反应”,加之第一考虑要“制作自我能够接纳的东西”。至今为止都还有一些反对的声音,无论如何都无法变成自我满足的世界……感觉很难啊(苦笑) Q:不不,确实「TOY$!」之后沉寂了很长时间,但是有把至今为止的想法猛地吐露出来的感觉。 上杉:诶,所以,有多少家伙是真正懂了的呢?又懂了多少?讨厌有着这种想法的自己。“怎样都无所谓啦”,变得敷衍了事。意识到这一点,对各种尖刻的意见,批评变得完全不在乎。相反,“到底为了什么而表演的呢”。总之,为了再次提升自己,我想歌唱这次的「晴れた終わり」这样的曲子。 Q:所以能看到光芒哟。词曲之间,有着希望,即使自己是迷茫的,总是向着相信的前方前进,歌唱的感觉。 上杉:是吧。以前的采访中,不是有人会说:被自己以前的歌激励“了吗?对我而言,当然有被安慰了的部分,果然还是背负的意识比较强烈。这次也是背负着以前的事。为了下一步要做的事而言,是必要的。 Q:很清晰呢。“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很明确地看到了呢。嘛,也能感觉到有挣扎的部分。 上杉:是的。虽然看到了下一步的道路,下2,3步还是一片漆黑(笑) Q:不不,看清下一步就足够了。即使看不清也能有相信的东西,这一点很好地传达到了。 上杉:嗯……相信的东西啊,是“想要相信”。像希望一样的东西,人生中应该是有的,想要相信事物的感觉。这首曲子中,有“什么都没有”这样的词,是因为有着矛盾的自己吧,但是,虽然那样断言了,还是硬要背负起来……就是这么一种性格哟。 Q:是工作啊。 上杉:就是工作啊(深切 Q:喜欢一直把自己放到这样一个勉强的状态吗? 上杉:是这样的家伙吧(笑),虽然我不是很喜欢。 Q:柴崎san怎么看上杉san的词? 柴崎:对26岁的年龄来说,太沉重,壮大了呢,还年轻呢(笑) Q:有点老成吗? 柴崎:嗯~~~10万个26岁左右(笑) 【啊,阿柴怎么这么可爱啊fafa~~~~~】 Q:那不是恶魔嘛(笑) 柴崎:(笑)但是听音乐的时候想要有积极作用。比如唱着“再也没有什么了”这样绝望的歌,也会有人觉得这样想的人不只是自己吧。因此,我只是想要制作自己想做的东西,也希望别人也能来听。世间有各种各样的羁绊和期待不是吗?如果没有这些东西的话自己也会觉得没意思吧……不期待这些的话,就会走向灭亡呢(笑) 上杉:所以期待是有必要的哟~ Q:听说最初比起想要吐露想法,更想要表现广阔,能够继续相信自己的世界? 上杉:是的呢,能更进一步,不断进步就好了。 Q:原本上杉san所拥有的世界,有没有接近的? 柴崎:怎么说呢….很细腻,很感性,很有个性。最近给我的曲子啊,嗯~阴沉沉的(笑) Q:哈哈哈哈哈 柴崎:感性也好,认真也好,率直也好,就是这样的世界哟~他写的东西啊,不会说谎的,看了词大概就能看到他那个时期的状况呢。说起来,虽然词曲部分是不相关的,但是至今为止看到的歌迷来信说,他们都是词曲结合来听歌的。但是,对于词的部分,上杉唱他想唱的就好了。无需考虑其他的东西。 【小柴总是给我一种 “上杉只要做他想做的事情就好了,接下来的事全部交给我就好了” 这种感觉,啊,超感动QUQ】 Q:这样的话伙伴关系没有改变呢。 柴崎:是的。 上杉:但是我,对柴崎的词很感兴趣呢(微笑) 柴崎:没听过你说这样的话啊(困笑) 上杉:有兴趣(笑) Q:反过来有没有不是按照上杉的词,而是按照柴崎君自己世界观来编曲的情况? 柴崎:“因为是这样的词所以一定是这样的曲”这样的话反而有点像在说谎呢,这样是不可能的。 上杉:嘛,先写好词的情况,会有“这样的词绝对不想用重感的曲子”这种情况。刚才所说的感性的词需要搭配细腻的曲子,搭配起来当然也会有很无趣的状况发生。 Q:改变下话题,刚才所说的悠久广阔的世界形象,很擅长吧,因为看到了PV……. 二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Q:演技也有进步(笑) 上杉:动作也很帅(笑) 【大家戴好墨镜,文艺青年要开始秀恩爱了!!】 Q:表现了很厉害的世界观。沙漠之中,踏上寻找之途的两个人的相遇,干涸的沙漠中冒出花洒的水,之类的…. 柴崎:友情吧 上杉:彼此之间互相需要…….. Q:主题是这个啊,感觉象征着你们两人的关系呢 【记者大哥你真的知道得太多了】 二人:…….【沉默是什么鬼啦】 Q:为什么沉默了(笑) 二人:(笑) Q:有没有想要快点开live? 上杉:等曲子齐了再开比较好(笑) 柴崎:才出了三曲呢(笑) 上杉:加上这些有8曲。 柴崎:嘛,专辑完成之后,我想开live~ 【后面略。没啥了。】 附:“上杉 · 死也不要认输但是要被淹死了还是认一下输好了 · 昇”之PV摄影辛苦两三事 上杉:很辛苦啊,被花洒淋的那个镜头,躺着被淋。虽然staff有先试了一下,他们也变得没法呼吸,要被淹死了(笑),中途想要放弃来着,但是,我最讨厌输了,“绝对要忍着”这样想着,屏住呼吸一直忍着,结果,鼻子耳朵都进水了。“啊~~~~~~~绝对不想要在这种地方死掉!!”然后放弃了(笑) 【这段要被笑死了哟hhhhhhhhhh~~~~~~~】

躺尸_(:3」∠)_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帕布罗
作者帕布罗
21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帕布罗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