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8.11

Einst 2017-08-11

很久以来都认为长途旅行是平凡混乱的生活的解药,或者起码是剂好的麻药让人得到暂时的喘息,而现在看也未必,没有了那种远行的新鲜感后,旅行也慢慢变得平凡乏味,甩不掉的工作在千里外也总能缠着脚步,而回去后堆积的事情也让人头疼。于是现在更喜欢宅在家,收拾屋子,收收快递,喝着茶水发呆。

昨天看圆桌派讨论不想工作的事,我本质上可能更接近里面说的那种没有目标没有兴趣,充满厌倦,什么都不想做的人,我与死宅之间只差一个能陷进去的爱好,就因为缺少一个可以让我安心宅在家的爱好,所以我只能每天出门去看看这个让人厌倦疲乏的世界,试图从这无边的荒漠中找寻出些有趣而能掌握的东西。

一个普遍的看法是:创作是快乐的,令人愉悦的过程。而我更认可另外一种看法,这种看法认为创作类似于分娩,本身是痛苦的,难以忍受的,而令人愉悦的是创作之后的结果。通过创作我们将生活中那些苦涩的乏味的无意义的东西转化为闪亮的作品,赋予乏味无聊的生活以意义。要不如此,我们就无法忍受我们的生活。虚无是始,是生活的本质,主观的痛苦是路,创作、甚至单调重复的体力或脑力劳作是我们逃难的脚步,而我们要寻找的是摆脱虚无之后找到活着的意义。

可怕的是无论跑得多快,虚无感总能紧随其后。不敢提问,不敢停留,提问是夜路上的回头,很容易因此被恶鬼缠上。而如果不提问呢?我们会无从检验是否摆脱了虚无感,也是为恐惧所困。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Einst
作者Einst
32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Einst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