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熟系列【一】

戈白凤儿 2017-08-11

小学的时候,市里举办了一个英语口语比赛,觉得自己英语还不错的孩子基本都报名了。我妈给我挑了一首泰戈尔,至今还记得它的动人韵律。

比赛那天,会场挤满了学生和家长。我看着台上的孩子们用高亢的、夸张的、扭曲的、充满着磁带模仿味道的音调背诵着精心挑选的文章,瞬间就预言了自己的失败。

等到我站在台上时,发现台下喧闹的人声根本不会被一个十岁孩子平静的诗歌念白平息。我在上面一张一合地开着口,观众席被舞台上刺眼的灯光反衬得一片漆黑。我看不清下面人们的脸,但我也知道此时他们的重点根本不在我身上---因为我早早就放弃了这场声与力的角逐。

就在那一刹那,我的思想突然明澈起来:这个社会,需要的从来都不是冷静和克制,需要的从来都是煽动和激情。人们需要被感染,却从来学不会思考。整个群体所追求的,莫过于宏大、宏大、宏大。

结果是我最后入围了,决赛被我妈改变了策略。那天我又站在了台上,皮笑肉不笑地背着比那首泰戈尔不知热情了多少倍的稿子。

我觉得我很可怜。其他孩子们也很可怜。

这之后我再也没有参加过类似的比赛。但是一个好学生所要做的诸多违心的事情还是要去做。但一直到长大,我都尽力在旁观着造势者用所有的澎湃与激情得到他们的冠冕。也是从那时起,我更愿意成为一个理智而残忍的叙述者,将这个世界所有真实的、不容逃避的疮疤一一揭开。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戈白凤儿
作者戈白凤儿
2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戈白凤儿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