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裸睡之神 2017-08-11

我害怕深海。

我害怕深海,古生物,恐龙。可能是小时候的阴影,《儿童画报》上恐龙乐园的那两页画纸,我紧紧闭着眼翻过去。 若是深海,鱼群在唼喋,声音细微,忽远忽近;若是陆地,为生存奔忙的蛇蝎生物,立马会清除我这个软弱的异物,那是置身事外的无边孤独。当我逐渐长大,我才意识到周围没有人像我这样过度的想象力和代入感,就像没有人知道小王子看到巨蟒吞噬大象紧紧捂着双眼的恐惧。

我只有故作淡定,一边紧紧靠着椅背一边和别人闲聊,眼神赶紧离开画面,加快呼吸以排除我快要溺水窒息的眩晕。这样便没人会发现我的幼稚病。

尤寒推荐我玩橙光游戏《三十八亿年沧海悲歌之物种起源》。这个游戏里你将从一个古细菌开始进化,在数亿年的变迁中度过数次劫难。然而我最大的困难是克服游戏的背景图片:深海,深海里古鲨鱼,火山喷发,陆地上陌生的爬行动物……教我窒息的背景。

尤寒是我异地的爱人。于是我毫不犹豫地点开了游戏。

玩这个游戏的时候,我要么紧靠着墙壁、椅背,不时抬头消除代入感;要么拿着手机在人多的地方边走边玩。这是一个科普向的生物类游戏,当然由于我的生物知识还停留在高中水平,所以游戏进程并不顺利。我成为奥陶纪的古化石,成为肉鳍鱼的食物,成为深海里的鲨鱼,成为无法跳跃龙门的古鱼类,成为活到最后的棘皮动物或者无法进化的两栖动物……为了真结局“脊椎崛起”,我在绝望背景中试了一遍又一遍。

就像成为一个人类要经历沧海悲歌。或者,作为一个活下来的物种,要经历伽马射线风暴,持续火山喷发,恐龙阴影,小行星撞地球……真结局是仓促的,由鳃进化出肺登陆,逃过大型动物的捕食,便出现四个字:脊椎崛起,即便简洁,浩渺悲壮之感亦可充盈全身。

我和尤寒总是争吵,认识的第三年开始异地,距离再次见面遥遥无期。就像蛰伏着的幼小两栖动物,等待下一次灾难清除恐龙,又或者等待着下一次灾难清除我们。

我决定去学游泳。其实我的运动天赋不错,我会蹬水,也挺快。可是我一直需要一个漂浮物在手边,我必须刻意不想水,一走神就会人仰马翻,双腿飘到前面,胳膊紧紧扣住漂浮物,尴尬的扑腾引来其他游泳的人的侧目。多么别扭的姿势!可只有仰着脸,望蓝天漂浮的云朵,我才会忘了害怕。

想要把头部浮起来,先要把头部沉下去。还要静静地漂浮三秒,慌乱就会呛水。

生命起源于海洋,我的基因里,是熟悉水的。可是我的恐惧从何而来,为什么只是我有所恐惧,我的基因里为什么如此熟悉孤独又害怕孤独?我害怕水,沉静三秒都不可以。

于是我才如此矛盾,和心爱的人作对又流眼泪。无休止的虐恋,就像我将要去游泳。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裸睡之神
作者裸睡之神
2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裸睡之神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