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中永不熄灭的灯火

大故事家 2017-08-11

盗墓贼

文/香酥馒头

01

长安城里突然来了一个奇怪的道姑。

她身材瘦小,穿着过分宽大的道袍,容貌五官也许还是有几分秀气好看的。然而,见过她的所有人,都不会在意她的长相。

她只有一只手,一条腿,半边脸上有一块疤痕,看起来,就好像被人毁去了一半身子。

这个道姑说来也有趣,来到长安之后她自是生活朴素,连一间好些的房间也不肯住。然而却逛遍了长安城所有的古董店,扬言要寻找一样宝贝

原本,古玩店的人也没把她这么个道姑当回事,然而有一次,她却当众戳破了一个老板把她当作棒槌忽悠的伎俩,末了还冷冷地指责老板的青铜臂环仿旧做得太差,气得老板话都说不利索了。

古玩界的消息传播向来很快,圈子内很快就传遍了这个道姑是高手的消息。不少老板也对她产生了兴趣,甚至专门差人来探口风,问道长需要的到底是什么。

那道姑只是坐在一边,高深莫测地笑着品茶。她的一条腿一只手都是假肢,不甚灵活,只能用那只完好的手端着茶杯慢慢啜饮。等到胃口差不多吊足之后,方才慢悠悠地说:“我要寻的,乃是一盏灯,里面的灯油能燃千年,你们那里可有这宝贝?”

古董行的人虽然对鬼神十分敬畏,然而却少有相信神物真存在的人,当时就有人抱有疑问:“哪有灯油可以燃烧上千年的,道长你莫不是哄我们玩吧?”

那道姑伸出一根手指,在眼前晃了晃,依然带着高深莫测的笑容说:“我怎会哄你们?这么着吧,如果有人帮我找到这么一盏灯,我愿意用这个来换。”

她说完,拿出一个做工精致的青铜龙纹爵,放在几个古董商面前。那样精致的做工一下子把几个人都震惊了,其中一个老板定了定神,将龙纹爵拿在手上,抠抠铜锈,又看了看底座,面色虽然不改,但是眼神却已经变了。

其他人都是人精,差不多知道了这龙纹爵是千金难求的珍宝,顿时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整装待发,只等着派人到全国各地去打探灯的下落。

“对了,我给你们提个醒。”道姑淡淡地说,“如果走不了官面儿,地面儿也是可以的。”

她不是北方人,儿化音听着有些突兀,但是其他人却顾不得这个了,面面相觑间,他们都从对方的眼里读出了一点东西。

02

传闻,张骞出使西域,带回来三块返魂香,献给汉武帝。

汉武帝当时不甚在意,将其锁入库房,数年后他的宠妃李夫人因病去世,汉武帝才想起来被锁在库房的返魂香,于是命人取来,在李夫人的灵柩前点燃。可是不知道是不是由于保存不当,返魂香只是凝结出来一个飘渺的影子,很快就消散了,汉武帝心冷如死,郁郁而终。

据说,返魂香由于放置太久,有了或多或少的变异,到底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谁也不知道。

只是无论怎样,点燃返魂香的人,都是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的人。

03

那个年轻人来找道姑的时候,她正修理自己的木头机关手臂。

那是个非常落拓的年轻人,这年头,落拓要么是指猥琐,要么是指沧桑,年轻人是第二种。

道姑一边将机关手臂装上,一边问道:“现在长安几乎人人知我所求,你也就不必卖关子了,说吧,你有什么相关线索?”

那年轻人也不废话,直接开口道:“在下人称宋老二,对于道长提到的东西,倒是曾经有所耳闻,不过,要等到我取出来才可以给道长。”

道姑闻言,挑高了一边眉毛,略作惊诧道:“哦?此话何解?”

然后她扬手给宋老二倒了一杯茶:“壮士,来慢慢说。”

宋老二将茶水凑到唇边,轻轻吹了吹茶沫,方才压着茶杯边缘分三次将茶水喝了下去。清了清嗓子,说道:“道长所求之物,我曾经见过,是一盏绘着玉兔赏月的琉璃宫灯,那灯名贵不假,却不是什么古董,不过是数年前做的而已。灯虽然不是什么宝物,里面的灯油,却的确是人间至宝。”

“你继续说?”道姑又替他添了一杯茶。

“那灯油,其实也谈不上是灯油,而是一种用了多种香料和药物混合制成的,其中不少香料现在已经绝种了……总之,这种东西极少,也是有价无市。目前存在的,也就是从汉朝留传下的一点。据闻汉朝有个西域商人曾经得到三块,由于它带有异香,发出的香味可以使人起死回生,所以被命名为返魂香。张骞出使西域的时候,这个西域商人喜爱大汉的丝绸,用这三块返魂香换了大量丝绸和陶器,就这样,返魂香被张骞带回中原,献给了汉武帝。”

“后面就如传说一般,汉武帝为了救活李夫人烧了一块,可是却并没有让佳人起死回生,这让他又悲又怒,下令毁掉三块返魂香,可是下面的小黄门看着这个东西是宝贝,偷偷把另外两块换了下来。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这两块返魂香都不知所踪,最后一次据说是在东瀛出现,收藏在东瀛的皇室里。”

道姑摆手打断他的话,问道:“你的意思是,我需要的灯,里面的灯油就是返魂香,而返魂香在东瀛?”

“不是。”宋老二果断地否认了,“不好意思,在下说话总是喜欢说一些废话。几年之前我们这里有一位郡主,她的新婚丈夫被先皇赐死,那时她已经怀孕即将临盆,听了消息之后惊惧交加,难产病危。也正是这个时候,不知道是谁进献了一块乌黑温润的东西,大家看后都认定那就是一块返魂香,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谁怎样弄过来的。”

“她的父亲,也就是现在的皇上眼看公主已经药石无医,于是决定死马当做活马医,把这块返魂香放进长明灯中,一直燃烧在郡主的床前。”

他面前的茶杯又空了,道姑再次帮他续上,还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把山核桃塞在他手里:“我觉得既然曾经汉武帝没有用它挽回李夫人的性命,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应该也不会救回郡主的性命吧。”

“是的。”宋老二说道,“这位郡主还是去世了,伤心欲绝的皇帝、皇后把她和驸马爷安葬在一起,那盏灯也被放进墓穴中,与她陪葬,位分追封公主。”

“所以说,其实故事里那位郡主,应该是现在皇上的亲生女儿,大唐最美的新娘子——永泰公主对吗?”

04

七月十四,无星无月。山中雾气弥漫,鬼气森森,道姑掂着一把拂尘,跟在宋老二的后面。他们面前是一个刚刚打好的盗洞,一胖一瘦两个土夫子正站在一边准备绳索。显然是走这一行很久了的,这两人都面色凶狠,长相狰狞。

“说好,这新坟,爷是很少挖的,而且绝对不下去,要下去你自己下去。”胖子一指宋老二,“里面的东西除了你们说的什么灯,剩下的我俩和你二八分成,那龙纹爵也要归我们。”

道姑冷冷地看着,突然扭头问宋老二:“说起来这件事你也拿不到什么钱,为什么要帮我呢?”

宋老二依然皱着眉,好像是不舒服一般用手扶着头:“我也说不上来,其实之前和你说的有关这盏灯和返魂香的故事,我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听到的,甚至包括你……”他的神色迷茫,似乎是真的疑惑,“说实话,挖公主的墓这件事,被抓到是一定会掉脑袋的,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一定要来,就好像、就好像……”

“就好像在赴某人的约定一般。”道姑小声接口道。

“可是,这盏灯是公主的陪葬,你怎么会知道呢?”宋老二面目疑惑,转头看着道姑。

道姑坦然说道:“曾经有人拜托我寻找一个人,而寻找这个人,就需要找到这盏灯。”

她的回答不清不楚,但是宋老二也没有多问,虽然他如今也落魄到跑江湖为生,可是身上一直有种文人贵族的清俊气质。

“那你不记得自己从前发生了什么?”

宋老二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只记得,我曾经受过严重的伤,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郊外昏迷三天了。我什么都不记得,就依稀觉得自己应该是姓宋。后来碰到了这兄弟俩,他们虽有一手倒斗的绝活,但是对于估价不太精通,我正好有几分掌眼估价的门道,所以就过来帮他们,混口饭吃。”

道姑点点头,若有所思。

两人还没聊上几句,那边已经传来胖子的声音:“好了,你过来。”

他们顺着望过去,那盗洞竟是已经打好。宋老二将绳索缠在自己的身上,最后看了一眼道姑,便顺着盗洞钻了下去。

道姑嘴里轻声念着什么,瘦子用阴冷的眼神瞟了她一眼,她却恍如未见,虽然是道家打扮,念得却是佛家的往生咒文。

05

宋老二方一下墓中,就觉得头有些沉。

仿佛是一股古旧的气息突然包围了自己,头开始一阵阵发疼,眼前竟然浮现出前所未见的富丽堂皇的景色。朱红的宫墙绵延一片,汉白玉的雕栏和地砖搭成可以跳舞的舞台,两边的看台旁边栽了茂密的桃花。正好是阳春三月,美不胜收。

他默默地看着,不觉有些痴了。

这是什么景象?竟然如此熟悉?为什么,又觉得有股痛彻心扉的悲伤呢?

他茫茫然走过看台,走过雕栏回廊,仿佛那是一条非常熟悉,走过千百遍的道路,一直走到一座宫殿门口。

那宫殿外面种了茂密的梨花,花开之后,满树繁华如雪。这时候,一个清丽稚嫩的声音响起来:“折一支梨花给我好吗?”

他缓缓回头,看见一个身着宫装的少女站在他的身后,巧笑倩兮:“折一枝梨花给我好吗?”

那眉目如画,笑眼弯弯,是熟悉极了的模样。

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树上一支梨花已经自然弯折、摘下,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执着,送到少女的手中。

“谢谢你啊。”那少女笑道,这时候宋老二才发现,她不是对着自己,而是对着面前的虚空说话,“你叫什么名字啊,我以前在大明宫看见你好几次了呢。”

如果双腿有力气,他会马上抽身跑出;如果喉咙有知觉,他会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可是他什么也没有做,仿佛已经是一个废人一般,默默地听见虚空有个人,有点害羞地说道:“我……我姓宋,叫宋之闵。”

他甚至可以听见那虚无的人胸口心脏怦怦加速跳动的声音,是悸动的声音。

那少女眼睛如同两弯新月:“我是李仙蕙。”她完全没提自己是郡主这个身份,眼底蕴着光,两颊有些绯红,似乎是鼓足了很大勇气才与他说话一般。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熟悉得想要落泪,那是因为,这原本,就是属于自己的记忆啊……

他随着少女的脚步一起,看着往昔一幕一幕重新浮现在自己眼前,只是那些亭台楼阁依旧,却空空荡荡,只剩一人。

那是她记忆里的大明宫,是她记忆里的初恋,也是她记忆里的自己,永远美好地、寂寞地,盛开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墓室中。

他看到了某个下雪的夜里,他把热乎乎的糕饼揣在怀里,跑去永泰郡主的宫殿外面,从小窗把尚有余温的糕饼递过去。宫墙旁边不知是谁种了一棵白梅,纵横的枝丫一直伸到墙里边,两个人就这样隔着一堵宫墙看着梅花聊到深夜;

他看到她去央求看护自己的嬷嬷做槐花蜂蜜,然后含羞又故作勇敢地送给自己;

他看到某次从华清池出来,住在偏殿,她拉了自己去絮絮叨叨说起那些怪谈故事——她自幼就喜爱这个——说起山海经里面奇奇怪怪的走兽飞禽,还有各朝的奇闻异事,他给她讲了汉武帝和返魂香的故事。

到最后,她被赐婚给了武延基,那天他在殿外看着满目凄楚的红,站了一夜。

第二天他就启程去往东瀛,想要寻找那流落到东瀛的返魂香,送给她作为新婚贺礼,这一去,就是两年。等到他回来的时候,长安城已经传遍了永泰郡主病危的消息。

他借着哥哥宋之问的能力再次进入大明宫,把返魂香偷偷放在永泰郡主殿外,自己则躲在她的行宫墙角悄悄留意。不久之后返魂香的香气飘了出来,朦胧之间,他闻着这异香,心绪渐渐乱了,人也失去了知觉。等到宫人发现的时候,他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当时正值永泰郡主丧礼,也顾不得这许多,宫人们只当是个猝死在宫中的太监,将他扔到城外。

等他醒来的时候,因着返魂香的香气,已经忘了前尘旧事,也忘了自己,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了几年。

而另一边,永泰郡主风光下葬,那返魂香装在长明灯中被放置在她的墓室里。香气没有让她活过来,却为她缔造了一个与生前一模一样的梦境,她永远地,一遍一遍游荡在梦境中,周而复始,一个人。

“宋之闵……宋之闵啊……”宋老二看着自己蒙尘的粗衣,突然捂着脸哭了起来。

他哆嗦着伸出手去,终于在下一次公主要梨花枝的时候,先一步折下了那支花,放在她的手心。

他必须亲手结束这一切。

梦境突然如同水中月一般碎去了,透过满眼泪水,看到的还是昏暗的墓室,在尽头,一盏绘着玉兔赏月的宫灯里面,返魂香在静静地燃烧着。

永泰公主的梦醒了,那个徘徊的非人非鬼的永泰公主的残魂也碎了。只是,到最后,她终于等到了。

06

“你还愣着干嘛!拿她的首饰啊!”

耳边突然传来粗鲁的声音,却是那个胖子耐不住性子跳了下来,手中抓了大把财宝塞自己的口袋里。看见棺椁的时候他眼睛一亮,利索地掀开棺材,把她的耳坠扯了下来。

宋老二愣愣地看着,棺木里面的永泰公主美丽如初,脸颊甚至还如初生婴儿一般饱满,在她的旁边,沉睡着新郎武延基。

不,不行,大唐最美的新娘子,他的小郡主不能没有首饰。他突然咆哮着,嘶吼着向胖子冲过去,眼睛里透着疯狂的光,张嘴就咬在胖子的手上,把鲜血淋漓的耳坠夺了回来。

“你他娘的是不是有病!”胖子被他一吓,骂了一句,劈头盖脸就是一刀,“给老子冷静一点!”

然而眼前的这个人,喘着粗气,身上滴血却不自知,仿佛是苏醒过来的镇狱明王。这般模样把胖子吓坏了,可他毕竟是做死人生意的,看着巨额财宝在眼前,依然不服输地举着刀子,去扯永泰公主脖子上的项链。

宋老二如同镇墓兽一般扑上去,撕咬着他,那串项链被扯断了,不少珠子散落在漆黑的甬道,还有一些在他的牙齿间化为齑粉。

胖子慌了,哆哆嗦嗦爬了出去,想要封上盗洞,然而,迎面就被拂尘抽了一下,顿时半张脸都肿了起来。外面那个残废道姑,此刻如同天神降临一般,审视般看着他。

07

道姑将一胖一瘦两个土夫子绑起来,走到盗洞前面,看着那里探出来一张沾满血和尘土的脸,以及一盏玉兔赏月的宫灯。

“返魂香,给你,这是我答应你的。”宋老二的声音已经嘶哑地很难听清楚在说什么。

道姑叹了一口气,说道:“几个月前我来到长安,看到此处鬼气森森,探其原因,却是有一位公主游魂徘徊梦中不得解脱。我入了她的梦,发现她在等一个叫做宋之闵的人,后来我在长安城多方打听,才知道原来这个人已经改名,做了一个帮土夫子掌眼估价的平民,所以我就设了个局,将你诓过来,与她重逢,对不起!”

宋之闵笑了,笑容依稀有曾经翩翩公子的潇洒:“走江湖这几年,之闵只如行尸走肉,如今道长替我寻到了丢失的三魂七魄,我何来责怪?”

他看向墓室的前方,目光温柔:“她等我太久了,如今终于可以安歇,换我来守她长眠。”

他说完,一个人走向漆黑的甬道,好像去赴一个温柔缠绵的约会。

“你……”道姑的呼吸停了一拍。

宋之闵慢慢地走到公主的棺椁前面,掏出被血染红的一把碎珍珠,放在公主的身边,血迹将她苍白的衣服染成鲜红。然后他拖动着奄奄一息的身体坐到一边,眼底的光线暗弱了下去。

这一坐,便隔绝了时间,耗尽了生命,封印了爱情。

他身后的壁画上,永泰公主,拈花一笑。

后记

公元1960年,国家组织对永泰公主陵墓进行考古挖掘工作,在墓道打开之时,人们惊讶地发现,墓中除了公主与驸马武延基的尸骨以外,还有一骸骨,呈坐态,为男性。专家鉴定之后,认为此人为盗墓贼。

-完-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大故事家
作者大故事家
5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大故事家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