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东君柳如是小传(六)

史遇春 2017-08-11

作者:史遇春

对于柳如是的这些行止,钱谦益从来不会有半点芥蒂,他还常常会对大家介绍说:

“大家不要见怪,这位是我最优秀的入室弟子,她也是我最好的文书掌佐。”

因为这些,钱谦益还戏称柳如是为“柳儒士”。

大约十年以后,农历的庚寅年,绛云楼不幸发生了火灾,可惜五楼满室的书籍、画作、刻板等收藏,全部毁于一旦,说来真是让人痛惜啊!

绛云楼遭灾之后,柳如是移居到了红豆村庄。

在红豆村庄生活的那些时光里,每遇到吉利的日子、盛大的节庆,柳如是和钱谦益都一定会乘坐小船,在湖山之间飘荡,那些优美的山水胜景,都成了她们的好去处。在那些山清水秀、风景入画的地方,她们总是流连忘返,赋诗抒怀,并且互相唱和,彼此酬答。她们乘舟在山水名胜处游赏的时候,那俊逸潇洒的风神,有幸偶然遇到她们的人,远远看见她们,还以为是仙人降临、神女落凡。

关于这些游赏,钱谦益有诗记述,其《中秋日携内出游》云:

绿浪红兰不殢愁,参差高柳蔽城楼。

莺花无恙三春侣,虾菜居然万里舟。

照水蜻蜓依鬓影,窥帘蛱蝶上钗头。

相看可似嫦娥好,白月分明浸碧流。

诗风清新,流露出来的,是欣欣然愉悦的心境。那些个会引起一般诗人愁绪的绿浪和红兰,在钱谦益夫妇诗酒湖山的时候,它们已经不能驻留作者的愁绪了。荡舟湖山之间,离城已远,这个时候,远远望去,参差不齐的高柳,似乎都要把城楼遮蔽起来了。高柳掩映之下,城楼忽隐忽现,这时候,和在近城相比,又别是一番景致。三春时节,那叫声悦耳的黄莺穿梭在花间,让人不知,究竟这莺是花的伴,还是这花是莺的侣?无论怎么说,其实,自然界的这一切,都无法和人间的神仙伴侣相比。湖山之间,虽然只有虾菜供食,但是,心境美好,便是这虾菜,也可以吃来滋味爽口;便是这虾菜,行舟万里也不会觉得饮食单调。眼前,这销魂的美人,不但让人心醉,便是那照水的蜻蜓、窥帘的蝴蝶,也为之轻舞。看那蜻蜓倩依云鬓、看那蝴蝶飞上钗头,那迷人的清香,引得虫儿飞动。看着这眼前的美人,似梦似幻,还以为是嫦娥端坐眼前,可是,仔细分辨,清清的月影,浸在静静的碧流之中,这分明是人间的世界啊!

关于这首诗,柳如是还依照其韵和了一首,其诗云:

秋水春衫澹暮愁,船窗笑语近红楼。

多情落日依兰棹,无藉轻云傍彩舟。

月幌歌阑寻尘尾,风床书乱觅搔头。

五湖烟水长如此,愿逐鸱夷泛急流。

柳如是的这首依韵和诗,总体来看,就是夫唱妇随的情调。诗中首先表达的,和钱谦益诗的意思一致,那就是,那些个能够触动愁思的外物,这个时候,对她是没有影响的,船里传出来的,都是些欢声笑语。那落日紧依兰棹、那轻云偎傍彩舟,说得或许就是实景,但是,内心深处,表达的却是人情。这落日、这轻云,不就是柳如是自己吗?这兰棹、这彩舟,不就是钱谦益吗?这不就是柳如是归钱谦益之后,人生从此有了依傍吗?这不就是柳如是愿终身依傍钱谦益、不弃不离吗?当然,柳如是在这首诗中,还写出了船上的有趣情境,诗酒啸歌之后,沉沉欲醉,东西都丢得不知到哪里去了;船上空间不大,相对私密,满床堆放的书籍,被突来的疾风吹乱,来不及整理,这个时候,发现自己的玉簪不知道什么时候掉落了,想想或许在床上,于是,便在那一堆书下找寻。看来,二人平常的夫妇生活、游乐饮食之外,并没有废书。原本,前面已经表达了自己的终身依傍之意,再说似乎就是重复,可是,情话不嫌多,柳如是在诗末,还是强调式地表达了自己的情感,那就是:这湖山,就是当年那荡舟的五湖,您是那归隐的范蠡,我一定做那随行的西施。从今而往,自此以后,我愿同你,归隐江湖,啸歌湖山。

柳如是和钱谦益在此期间的诗歌文章,不止这两篇,其他很多的作品,多在《有学集》里面,这里没有办法全部编载。

柳如是和钱谦益结合之后,还为他生了一个女儿。这个女孩,嫁给了翰林院编修、毗陵【是常州地区的古称】赵玉森的儿子。

清康熙初年,钱谦益作了举人的嫡长子迎请他到城内一同居住,以便随时侍奉。钱谦益进城之后,柳如是和女儿女婿仍然住在红豆村庄。

大概过了两年多,钱谦益病了。柳如是听到消息之后,从红豆村庄急急赶过去,亲自伺候。

(未完待续)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史遇春
作者史遇春
358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史遇春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