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爸爸

韩小喵 2017-08-11

爸爸说,梅艳找东西,必须得准准确确告诉在哪,要不然,脚踢倒了也看不见。他这么说的时候,其实是批评中带着爱,每每这时,我却总觉得好似受表扬了似的,拿着东西笑嘻嘻给他。

爸爸爱看老梁故事汇,他看着我一直玩手机,说老梁说的真对,现在的年轻人都是手机一族。爸爸一定在想,手机里有什么引人入胜的呢,让爱女这么投入,都不和我这老父亲说说话。他一定在怀念没有智能手机的岁月,我和他聊天,谈心,谈天说地,无话不说,亦父亦师亦友的关系。

爸爸说,人是一根有思想的芦苇。虽然生命很脆弱,如芦苇般,但生命又是坚强的,因为有思想。他自生病以来,较早地看透红尘,并尽量让生命过得有意义。爸爸的这种观念深深地影响了我,并成为我价值观的一部分。

爸爸说,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邻居的亚丽妈和俊杰妈经常来听爸演讲。到街上,那更是走到哪哪就是舆论焦点。我们都说爸爸是教育的倡导者和身体力行者。爸爸就会咧着嘴开心地笑。他最爱听别人夸他呢,尤其是我。他说我们家是一艘船,他是掌舵的老船长。这有个特定的词,邀功领赏。

爸爸爱看百家讲坛,爱看书,爱和我们年轻人聊天,喜欢才子(宇恒,冯超,硕士,鹏飙,老一等)。特别爱融会贯通,学点新东西,那就必须融入到演讲中。自从我告诉他“北航北理”这个缩略语,他就不停地用在自己的演讲中。当然四大名校,哈工大什么的,更是无数次提及。爸爸也有可爱的一面,那时我晚上回去每天都要看两集《宫-我的野蛮王妃》,他也跟着我看呢,两集之间我打瞌睡,他就把我叫起来,说,快,申彩静这个疯丫头出来了。还爱看《一起来看流星雨》呢,不过他的看点在,富二代也是自己奋斗出来的。还爱看《寻秦记》呢,还分析里面的历史,我老说他把野史当正史看。当然,《贞观长歌》是大体属于正史的。《恰同学少年》也是我和爸爸一起看完并深受感动的。

爸爸特希望我找一个精神层次相当的精神伴侣。他觉得,我未来的伴侣,他一定要亲自谈心,谈个三天两夜,才能放心把我交给那个人。爸爸,虽然你生前未能看到,以后我一定会找到你所希望的那个人。你放心吧。

最怀念的其实还是高中时代,家里的装修虽然没有现在这么好,地是凹凸不平的水泥地,箱子是以前的红木箱子,电视也是那台老旧的海尔。但有爸爸在,日子总是那么快乐。我爱结交朋友,他总笑着说我们是打哄哄,还说我们总是嘎嘎嘎的。那些朋友,他都可熟呢,赵云,李婷,小侯,婷茹,少芳,亚琴,梦珂,小板,宁艳,燕霞等。上大学以后的程程,晓敏,学委,小贝,还有家这边的燕芳等,他有耳闻却未能见其人。还拖着半个身子走两里地去老马家聊我的学习。他常觉得愧疚,觉得没为我造个良好的学习环境,总说我是在箱盖子上考的大学。其实爸爸你做得很好了,且不说你先进的教育观念,你教育行动也可以呀,在那个年代,同学中我是第一个家里有电脑的,虽然是台式清华同方,你还给我定清华附中网校课程,还给我定两份报纸。真的,爸爸,我的成功就是你的功劳呀。而且,为了让我一心学习,他从来不让我做饭,总是自己拖着半个身子学会了做好多饭。知道我爱吃香蕉,高三那年香蕉和牛奶就没有断过。只是在暑假的时候教我做饭,记得为了教我做饭,连着做了一星期卤面,害得弟弟每天中午回家都不想往厨房走。

爸爸省吃俭用,过年的时候从来也没给自己添新衣服,还经常穿弟弟不穿的鞋子。苦命的父亲,该到你享福的日子了,你怎么就走了呢?

爸爸,我还想给你活动活动胳膊,活动活动腿呢。我们最后一句话也没说上,你是不是走得很不安心?

我会带着你给的光明好好生活,让你看这世界,直到我也离开这个世界。

爸爸,你安心地走吧。我们姊妹三个会团结的,也会照顾好妈妈的,让这个家光复起来,如你所愿。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韩小喵
作者韩小喵
39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韩小喵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