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情的手机屏碎了一地

如果有来生 2017-08-11
        从网上买了新手机,和异地恋的男朋友打电话说,现在卖个手机真抠,连手机壳都不送。我想着他可能会买一个壳给我吧?可是谁知道呢,这种期望是万万不能有的,不切实际的期望一旦越积越多而不得削减就会产生一种叫做绝望的感觉,让自己整个人都陷入一种“他不爱我,一定要分手”的认识(这里我不敢说是错觉,而认识仅仅是认识无关对错无关感性),然后在异地这种情况下是连架都吵不起来的,至于分手,我还给自己定了时间点,还没到的时候就怎么都要坚持下去的。但是这种想法是会有的,可有可无的那种存在,淡淡的。
        接着从第二天开始,他就会时不时问一问我有没有收到包裹,是他买的手机壳,或许会和手机一天到。是什么感觉呢?只有一丢丢的欢喜那就是自己收到了来自男朋友的主动的关心以及贴心的礼物,可是仅仅是那么一丢丢而已,接下来便是像完成任务一样,直到收到手机壳为止。我深呼一口气。放了好几天的手机壳,手机才到。他说为了方便我追剧,包裹里还有一个可以支撑手机的指环,是猫咪头形状的需要粘在手机壳后,而我不喜欢猫,不是特别喜欢这个形状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会选择一个苹果橙子或者正方形长方形这样的形状。他说这是店家送的,我便放心的可以选择不佩戴了。
        那个包裹里还有一个手机钢化膜,套装...
        从网上买了新手机,和异地恋的男朋友打电话说,现在卖个手机真抠,连手机壳都不送。我想着他可能会买一个壳给我吧?可是谁知道呢,这种期望是万万不能有的,不切实际的期望一旦越积越多而不得削减就会产生一种叫做绝望的感觉,让自己整个人都陷入一种“他不爱我,一定要分手”的认识(这里我不敢说是错觉,而认识仅仅是认识无关对错无关感性),然后在异地这种情况下是连架都吵不起来的,至于分手,我还给自己定了时间点,还没到的时候就怎么都要坚持下去的。但是这种想法是会有的,可有可无的那种存在,淡淡的。
        接着从第二天开始,他就会时不时问一问我有没有收到包裹,是他买的手机壳,或许会和手机一天到。是什么感觉呢?只有一丢丢的欢喜那就是自己收到了来自男朋友的主动的关心以及贴心的礼物,可是仅仅是那么一丢丢而已,接下来便是像完成任务一样,直到收到手机壳为止。我深呼一口气。放了好几天的手机壳,手机才到。他说为了方便我追剧,包裹里还有一个可以支撑手机的指环,是猫咪头形状的需要粘在手机壳后,而我不喜欢猫,不是特别喜欢这个形状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会选择一个苹果橙子或者正方形长方形这样的形状。他说这是店家送的,我便放心的可以选择不佩戴了。
        那个包裹里还有一个手机钢化膜,套装里的东西还挺全,看起来不像是送的。而距离上次我自己贴膜,是大概五年前,高考完爸爸给我买了一个苹果4S,对这个第一个智能手机稀罕的很,爸爸给我贴了一个高清膜,我记得那个膜68块,珍惜的不得了。我当然是打下手的那个,比如递块布子,比如摁住上边贴好的部分种种。在我看来,贴膜是项我不能自己完成的神圣的事情,贴膜者需要低首俯身,需要小心翼翼,需要屏住呼吸,需要一万分的认真和一片足够大并且干净的场地最好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内可以一尘不染,而且需要小巧的专业仪器,需要特别好的眼力和特别敏捷的判断力和行动力,甚至需要一定的预知能力,能够预知最佳贴膜时间,四只眼睛盯着手机和膜将要发生关系的那个条线,听见胸腔里扑通扑通的声音,然后迅速按下并且还要保持手机和膜的平行对齐,每一个孔都有其对应位置而且膜和孔的位置是刚刚好留白也要对称均匀。接下来就是用手指用力的挤压膜和手机之间的空隙排去期间摁进去的空气泡。“每一次贴膜都会有看空气泡的,气泡少一点小一点就算贴的好的了”到了大学和同学比较着手机上的气泡,一个贴了很多次膜的同学这样告诉我的,他还说像爸爸给我贴的这个就已经很好了。看着手机上的气泡我就觉得很骄傲,很久都没换过,直到那个膜被刮坏了,爸爸看着不忍心让我换一个。我买的镜面膜邮到了学校,在学校的手机店里贴的膜,好像也没什么气泡吧可是我已经记不得了,只记得那个镜面膜在阳光下晃得我眼睛疼,没坚持多久就换掉了,那个时候手机膜就便宜了很多,十几块就能买到,就也很无所谓了。
        再后来我换了一个手机,我的室友在手机店打工学会了贴膜,要给我贴膜,说这要拿到她那里贴,得要钱的。我忘了多少钱,只记得她给我贴完我可能只给她一颗大白兔奶糖吃。她那个时候很胖,圆滚滚的,她的腿倒是相对细一点,那个时候她头发不短也不长,贴膜之前用手抿了好久的头发。然后她坐在椅子上,一条腿踩着椅子下的木条,把头深深的埋进了书桌上,那个时候是上床下桌,在床下还有一层放书的书架,书架和书桌的空隙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是那个时候感觉她快要填充了整个空隙,桌上的台灯发出清晰热烈的光都要被她遮得透不到我这个了,哦,我和她是对床,贴膜的时候,她不要我观战,我只能在她身后望着她敦厚的后背。那几分钟几乎是静止的,让她这个开着嗓子唱歌唱到深夜的姑娘这么安静岂止安静是静寂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也只有这么神圣的事情了。“啊!小青!看!贴完了贴完了!”她转过身,那里的灯光突然宣泄而出,她转身的那一瞬间美极了,就像从阳光里走过来带着满满的热情和一览无遗的欢喜,当然还带着一层缜密的汗,把她额前的碎发死死的粘在发际线上下。她咪着的眼睛弯弯的欣喜若狂的下一秒就扑到我的身边,双手似乎还颤抖着把手机放在我面前,然后趴在椅背上眼睛平行着死死的盯着手机上的膜说,“小青你看,你看贴好没?你看还整齐吧?你看都没有气泡的”,我把脑袋贴近手机眼睛看的几乎要对眼了,“嗯嗯,贴好了贴好了。”她又恢复往常,用开了嗓子的声音哈哈大笑,笑的走廊里都是她的回音,“我跟你讲,你看,我都出汗了”!现在想起她,好后悔没有多抱抱她。那个手机膜我一直都没换,直到摔碎了好多道裂痕,我都不以为然。直到和弟弟打游戏,他说这个可以撕了。不是我亲手撕掉它的。
        再后来的手机就是如今的这个,同样是钢化膜,里边带的设备比那几次的都先进都多。我把那个钢化膜套装板板正正的放在他一直都在的那个快递盒里,直到搬家不得不把它拿出来归到一个什么什么的箱子里。搬到新地方,把它找出来放在抽屉里最显眼的地方,等着一个自告奋勇为我贴膜的人。直到上次回家,我换了一个很小很小的手包,而我还是没有习惯拿手包可以装得下的那么少的东西,从爸爸的车里出来去奶奶的时候手里拿了两根数据线两个手机一个充电宝以及一本书,在从我身高一半低的轿车里艰难的躲过那个沉的还有惯性的前不久夹坏了我妈妈的手指甲的车门,一个飞跃,新买的手机没来得及贴膜的手机“啪”掉到了浅水坑里,因为前不久旧手机就是进水了才不已换了新的,没想到命运竟如此相似哈?紧急的甩甩手机上的水匆匆上楼去了。在爸爸送我回家的路上,在车里我仔细端详刚刚掉进水的手机才发现手机屏碎了。裂了三条缝,手机里的光从缝里折射出来彩色的缝让我有那么一丢丢小心疼。和爸爸说手机屏碎了,爸爸开车看着前方几秒后说:“那你最近看看手机就再买一个吧。”
“不耽误使用,再贴个膜就好了,以后也摔不坏了”。
“那就不好看了吧”爸爸摸摸头,“我也给你贴不好,拿去旁边的手机店贴吧,他在还能给咱们算的便宜一点”。
“不用了,我学校里有一个钢化膜一直没贴,这次我回去贴上就好了”
“就去他家贴吧”车开到手机店门口,看着手机店老板开车正要走,摇下窗户和爸爸打了声招呼“嗨呀,他离开了啊”
“爸爸我回学校自己贴吧,钢化膜好贴,我自己能贴好。”
“嗯,好,那就回去自己弄去吧。”
        仍然背着我的小包包,手里拿了一本书两个衣服购物袋还有一袋子水果一个手机一把雨伞,走在神经病天气的哈尔滨,“啪”手机掉到了干干的油漆路上,我似乎看到了手机在地上还反弹出了一个完美的弧线,在黄昏热烈的余阳里看到了闪闪发亮的小星星。那么一瞬间想哭,远处的树在阳光里影影绰绰,拎着东西走了那么近20分钟的路的我浑身都氲散着热气以及汗的腥味。
       我自己不会贴膜,我自己不愿意贴膜,难道一定要我自己贴嘛?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如果有来生
作者如果有来生
3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如果有来生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