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开始再听周杰伦

DarkMe 2017-08-11
当我开始再听周杰伦,我都快24岁了。喜欢上他却是十年前,十四岁前后,因着当时要好的朋友很爱他,才有了了解他的契机。但起初是没有立刻喜欢上,因为那时最流行的是双截棍,他和我们一样青涩。慢慢地,几乎人人都爱他,甚至那些看起来调皮不经事的男孩子也爱唱那一句 天空灰的像哭过 离开你以后 并没有更自由,那真是他的黄金时期,也是我们的纯真年代,我现在才明白,20岁以前的青春才是真正的青春又年少,20岁之后,只是在一具似乎越来越懂得如何让自己看起来美的躯壳里慢慢衰老罢了。永远无法再拥有那时一心一意听周杰伦的心境,永远无法再遇到男孩躲闪的目光和自以为是的喜欢。

还有三个月满24岁,身边的朋友散落各处。昨晚开始打开网易云音乐听周杰伦后来的那些我不熟悉的歌,他还是一样有才华,他成为越来越多人的青春里的歌。我们总是不肯放手“青春”,少年的自己是最鲜活的,萌发了很多小小的个性但不能任其一个劲儿猛长,处在种种约束下,享受对自由的渴望和被圈禁的安全。我相信人的很多个性在那时形成。

四年级以前我在无忧无虑没心没肺地开心,小学毕业前有了很多敏感的情绪,那是由朋友带来的,那个时候,朋友就是除父母外最亲近的人,恨不能每天你住在我家里我住在你家里,还想着类似“我不跟...
当我开始再听周杰伦,我都快24岁了。喜欢上他却是十年前,十四岁前后,因着当时要好的朋友很爱他,才有了了解他的契机。但起初是没有立刻喜欢上,因为那时最流行的是双截棍,他和我们一样青涩。慢慢地,几乎人人都爱他,甚至那些看起来调皮不经事的男孩子也爱唱那一句 天空灰的像哭过 离开你以后 并没有更自由,那真是他的黄金时期,也是我们的纯真年代,我现在才明白,20岁以前的青春才是真正的青春又年少,20岁之后,只是在一具似乎越来越懂得如何让自己看起来美的躯壳里慢慢衰老罢了。永远无法再拥有那时一心一意听周杰伦的心境,永远无法再遇到男孩躲闪的目光和自以为是的喜欢。

还有三个月满24岁,身边的朋友散落各处。昨晚开始打开网易云音乐听周杰伦后来的那些我不熟悉的歌,他还是一样有才华,他成为越来越多人的青春里的歌。我们总是不肯放手“青春”,少年的自己是最鲜活的,萌发了很多小小的个性但不能任其一个劲儿猛长,处在种种约束下,享受对自由的渴望和被圈禁的安全。我相信人的很多个性在那时形成。

四年级以前我在无忧无虑没心没肺地开心,小学毕业前有了很多敏感的情绪,那是由朋友带来的,那个时候,朋友就是除父母外最亲近的人,恨不能每天你住在我家里我住在你家里,还想着类似“我不跟她玩,你也不要跟她玩”这种可笑滑稽的友情鉴定标杆。人真是孤独的,所以要拉上一个人处处一模一样。整个初中也还是在几个女孩子之间体会感情这一回事,似乎就变成了更加敏感小心翼翼的人,但又多了一些反叛,开始故意和以前的自己作对,选择新的朋友,疏远以前的朋友。高中就是我大部分性格的完成期,遭遇了很多事,很多态度的碰击,那段日子现在想来真是可以用中二的“兵荒马乱”去形容。记得高二班里有个男生喜欢我,坐最后一排,话不多,看起来凶凶的可一开口却是楞楞地脸红,他送给我一个杯子,倒上开水的时候杯子外壁会慢慢有一排排红色的心浮现出来。但尽管会因此多多注意他,却不喜欢他,后来大概这个杯子不能带回家,怕被怀疑恋爱,所以只好扔掉了。前两天看到朋友圈里那个男生快结婚了,送上祝福,又想起前两年一天晚上他喝醉还给我发过消息说能不能考虑他,我拒绝。生命里的这些过客留下的痕迹,也就只有记忆了,那鲜亮的红色心,一排排浮现,消失,就像他们一样。那时候我并不知道原来那其实是最真实的青春,充满阳光,阳光到达不了的角落留下阴影,淡淡的苦楚里总有可以叫人笑眯眯的甜。大学,如果可以重来,我一定要将整个大学重新来过,因为那是我心境衰老的开始。

现在再听周杰伦,倒不爱听过去的纯情歌,喜欢三年二班、止战之殇、半岛铁盒这些,还是能听得笑起来,笑自己原来还是这样喜欢他,笑这些旋律再很多年后还是一样被耳朵偏爱。

我可能是朋友里最不肯松手那些回忆的人,常常我会去翻大家的留言板、以前写过的日志,大学结束基本大家都放弃qq空间,在微信微博里更加频繁地分享生活,也有些人销声匿迹,过着不用分享的和我们别无二致的人生。我不想放弃留言板,那些几百几千的留言,某种程度是现在自我的一部分,但她只能留在那里,带不到现在、更去不了未来。我想念她,想念她们、他们。但尽管如此,我也不得不承认,我们再也写不出一句可以让对方眼里的笑意快要溢出来的句子,放在那些荒芜的留言板上。

当我开始再听周杰伦。我已经老了。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DarkMe
作者DarkMe
8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DarkMe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