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1

¥Terry¥ 2017-08-11

“预知梦?”

“就是那种现实生活中某些片段和你梦里面差不多甚至一模一样,让你感觉有点诡异又很刺激的,有过吗?”

“开什么玩笑,这种梦又不是我们这样的凡人能做的。”

“哎哎,你好没劲儿啊。你们做投标工作的人都这样死板又缺乏想象力吗?”

“你也知道的,做这个工作久了,对一些事情就麻木了,想象力这种东西我们是不需要的,喝酒技能倒是需要。”

“那......有做过什么奇怪的梦吗?”

“你一定要我说的话,倒是有一个。”

“怎么说?”

“那是三年以前我来棠城前一晚。因为第二天早上就要出门赶火车,晚上睡得不太踏实,总是睡睡醒醒,像婴儿一样的睡眠也不过如此嘛。区别就是小宝宝睡醒了咂吧咂吧嘴就哭,我睡醒了翻翻白眼努力继续睡过去。”

“哈哈,这个形容可真有意思。”

“当晚三段式睡眠里第二段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自己站在一条大街上。那条街吧,也没什么特别的,人来人往的挺热闹。我在梦里无意中向下扫了一眼,我去,你猜猜我发现什么了?”

“地上有钱?”

“还说我没想象力,你看看你自己,能想到的就是钱钱钱,你的想象力都在钱眼儿里吧!”

“这句吐槽我给一百分。你到底发现什么了?”

“我发现自己居然是个孕妇,穿着滚底白边的连衣裙和一双软底鞋。应该是刚怀上两三个月吧,稍微有一点儿显怀,但是看得见脚。”

“居然变性了......”

“可不是,但是我梦里没有特别惊讶的感觉,好像我本来就是孕妇本人一样。手上还拎着的,应该是些吃的吧,就这样站在路边。潜意识里在等一个什么人经过,但是心情不是很迫切,倒是带着点不安和愤怒。”

“难不成你是要在街口抓奸?”

“嚯,你脑洞也不小啊!听我说下去。等着等着,一个穿着老式的确良衬衫的男人和一个穿着连衣裙烫着菊花一样刘海的女人出现在街对面的一家食品店。男的有点像以前我们爸妈那个年代的文艺青,身材挺高,大长腿,衬衫扎在裤腰里还系了根皮带。女的穿着蓝色碎花连衣裙,扎着一根细细的红腰带。我的视线停留在女人身上好一会儿,眼见着他们俩有说有笑进了店。忽然就怒从心头起,过了马路就向食品店里杀过去。临了却露了怯,偷偷躲在买红肠的窗口这儿看着他俩。”

“梦里都在暗中观察,服气。”

“不吐槽你不舒服是不是?让你听我说下去,你偏要捣乱!再这样我不说了。”

“哎呀,好好好,我不打断你,你说嘛。”

“忽然就听见背后有人叫我名字,说咦,国英啊,你怎么在这儿?我听到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个黑皮肤的男人。大眼睛里那个光哟,温柔似水地盯着我。立时三刻反应过来,小声说忽然想吃话梅,他立马给我买了。听见他声音的那对儿先前进店的人也走了过来,女的感觉很得意似的把男人挽得更紧一些。文艺青面色尴尬却还是和我打了招呼,女的见他这样,也亲亲热热地向我问好。我就看着文艺青发呆啊,心头泛着酸,面儿上说着好久不见,你身边又换了一个呀。菊花刘海脸一下子就垮了,怒视着我说,你说什么呢。我胳膊肘里那

个打圆场,说国英很久没见到杨辉了,她说话直你别介意。文艺青可好,除了和我打招呼,全程一言不发。菊花刘海看他不表态就火大了,说现在我是他明媒正娶过门的媳妇,以后也是,到老死之前一直都是了,板上钉钉,谁也没法再改。黑皮肤男人赶紧给她道歉啊,说我人耿直不会说话,没有别的意思。菊花刘海还想说什么,被那个叫杨辉的男人拉走了,再见也没和我说。走了之后我就感觉特别伤心啊,应该是哭了,问那个黑皮肤小子我这么做是不是特别丢人。他拉着我的手给我抹眼泪,不丢人,感情的事儿哪儿能说放就放下呢。但是都过去了,人家也早就另娶了,你宽宽心别哭啦,对你自己和孩子不好。然后我在梦里就特别感动啊,一感动,醒了。哎?你怎么不说话了?我这个梦是不是特别狗血啊?”

“我妈就叫国英,徐国英。”

“然后你叫徐雯霏......你是跟你妈的姓?”

“对。我们上次搬家,无意中我发现有一这么个小樟木箱子藏在角落里,里面就有一个叫杨辉的人写给我妈的信。”

“等会儿,你再说一次,叫什么的人给你妈的信?”

“杨辉。”

“我头皮有点儿发麻了,信上写了点什么?”

“字挺潇洒,但是内容挺无聊的。尽是那个时候的未来政治正确的向往,目前在林场的工作情况,同学间无聊的日常生活。开头叫我妈为徐同学,落款是杨辉。后来就不对头了,信的开头用了点肉麻的称呼。他叫我妈小英,心上的爱英,落款是等你等得花都谢了的辉。”

“这么说......你妈和这个叫杨辉的男人确实有过一段?”

“我拿着信去问她,她显得特别惊讶,问我从哪儿找来的这些信。我说小樟木箱子里,她沉默了半晌回答我,这些东西她以为之前已经扔了,随后就转变话题再也不提任何关于信的事情了。我们有一搭没一搭聊了一会儿,她叹了口气,忽然说,都过去了,那就是个错误。”

“这么玄乎?可别是我误闯到你妈的回忆里去了吧!”

“你说你在梦里还见到过一个黑皮肤小个子的大眼男生,对吧?”

“啊,对啊。”

“他和我妈同一批回的棠城,后来娶了我妈,生下了我。可是我和他长得一点都不像,邻里间的闲言碎语可多呢,他都不在意,照样乐呵呵地带我跑动跑西四处疯玩儿。前两年有一次非得一个人开车去山上一座庙拜神,山体滑坡,人没了。”

“可别是他给我托的梦,让我照顾你们娘俩吧?”

“如果是,你乐不乐意?”

“白捡一那么漂亮的闺女和贤良淑德的老婆谁不乐意啊?”

“我可去你的吧,这么占我便宜。”

“哈哈!下一拨去哪儿续摊吗?”

“你请客就去。”

“没问题啊,认完亲请你吃一顿那是应该的。”

“我呸!”

酒吧门口。

“喂,爸,是我。编了一整个故事才套出话来,是她女儿没错。她对我?感觉上印象还不错,在我面前也挺放松的。我俩真准备去酒吧喝一杯继续聊呢,今天可能就不回来了。哎呀你放心,对你女儿我能干出那种混账事儿来吗?”

“苏靖,你在门口干嘛呢?”

“哎,来了。爸我回家再和你说,先就这样,挂了啊。”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Terry¥
作者¥Terry¥
148日记 26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Terry¥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