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途上

和若 2017-08-11
       那一宿,行到一处环山夹水的地方,眼见日暮西垂,他就没了主意,拎不清该往何处下脚投宿,耳朵里分明听着风动虫鸣,似有野兽啼叫,不知是因为饥饿还是孤单。他就近寻了一棵大树待要爬上去避害时,从身后一阵儿细碎声响中,来了一位打着手电筒的青年,穿着老式雨衣稀里哗啦的响,手电筒的光柱儿朝他晃了几下,问他干什么。他如实告明走路困乏,要找个地儿睡觉,免得睡着给狼叼走。那人说:别傻了,不瞅瞅这天儿,待会儿有雨,别狼没等来再把闪电等来,劈一下课不是闹着玩儿的。
      他觉得说的有些道理,就问那人:您是本地人?这是打算上哪儿去呀。那人给他搭把手把他接下来,咳一声,说道:别提了,我们公司,派我出差。
      走着去?你们公司也太抠门儿了,他笑说:不过要是本市范围内出小差的话,倒也不至于坐个高铁,但是也该让你打车去呀,再不济也是坐公交地铁不是?
      那人说是去太谷,太谷对他不算陌生,就是紧挨着乌马河南的一个晋中小县城,历史上乌泱乌泱的出过好些名人,而且那小白塔白的不次于北京北海和白塔寺的白塔。于是他说:这指定得坐高铁,不然等你走过去估计也得明年了。说话间先是几个硕大的雨点儿往脸上打,顷刻一猛子倾盆大雨倒将下来,那人顺手不知从哪儿掏出来一把巨伞...
       那一宿,行到一处环山夹水的地方,眼见日暮西垂,他就没了主意,拎不清该往何处下脚投宿,耳朵里分明听着风动虫鸣,似有野兽啼叫,不知是因为饥饿还是孤单。他就近寻了一棵大树待要爬上去避害时,从身后一阵儿细碎声响中,来了一位打着手电筒的青年,穿着老式雨衣稀里哗啦的响,手电筒的光柱儿朝他晃了几下,问他干什么。他如实告明走路困乏,要找个地儿睡觉,免得睡着给狼叼走。那人说:别傻了,不瞅瞅这天儿,待会儿有雨,别狼没等来再把闪电等来,劈一下课不是闹着玩儿的。
      他觉得说的有些道理,就问那人:您是本地人?这是打算上哪儿去呀。那人给他搭把手把他接下来,咳一声,说道:别提了,我们公司,派我出差。
      走着去?你们公司也太抠门儿了,他笑说:不过要是本市范围内出小差的话,倒也不至于坐个高铁,但是也该让你打车去呀,再不济也是坐公交地铁不是?
      那人说是去太谷,太谷对他不算陌生,就是紧挨着乌马河南的一个晋中小县城,历史上乌泱乌泱的出过好些名人,而且那小白塔白的不次于北京北海和白塔寺的白塔。于是他说:这指定得坐高铁,不然等你走过去估计也得明年了。说话间先是几个硕大的雨点儿往脸上打,顷刻一猛子倾盆大雨倒将下来,那人顺手不知从哪儿掏出来一把巨伞,给俩人撑了个结实。他就纳闷儿,有伞干嘛还穿雨衣呀。那人说你听过瞎子点灯的事儿吗,凡事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呗。
      那路是避开前面挡着的大水,从右手边斜插着那么往西北方向走,磕磕绊绊绕了大约三十分钟左右,那人问他听到远处有铁铃儿响了没,他说没有,那人很确定的跟他说有响,他就怀疑自己的听觉是不是出了问题。穿过一片林子,兀然出现一整块空地,有一看样子荒芜多少年的寺庙破破烂烂的孤立其间。进去里头他打开手机定位,然后发现这儿压根儿就没信号。那人问他一人到哪儿去。他顺口说去南边儿。
      你刚说去太谷时候,我还当你是那里的本地人。他说,我小时候我爸时常带我上那边儿。那人问他,这意思你是去回家?
      他没答话,只问他认不认识路,怎么就出去了。那人指了指北边的庙墙,说,出去后门,行三五公里就上官道了,我们头儿明早给我约了长途车,让我在那儿等。他说我自己也是,稀里糊涂走到这儿,刚才都懵了,四边有山,前头是水,都不知道该往哪儿走。亏了遇到你。
      当时入秋天气,不知怎么的还有那么大雷声和闪电,让人在庙里避雨都觉得不踏实,感觉几个雷下来,那破烂不堪的屋子会被震塌了一样。很快俩人儿东扯西扯的熟络了起来的时候,彼此昏昏欲睡,夜间彼此的呼吸近在耳畔,外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雨,连最初走兽的叫声都给雨水冲刷干净了一样,或许是他真的听觉退化到听不到这些叫人心生疑窦的声响,从此这世界可真清净了也是意想不到的欢喜。
      次日睁眼看那人在煮方便面,还磕了俩鸡蛋。因下过雨的缘故,外头的雾色弥漫抢着往屋儿里头涌,身后的菩萨像都披上了一层白蒙蒙雾气。那人说这天气估计开车也够呛,搞不好高速路都封闭了。他说兴许回头太阳一出来,这雾气也就散了。于是二人商量好吃过饭一起去官道等车,临走前把屋子大概收拾了一下垃圾,那人恭恭敬敬给菩萨磕仨头,感谢一宿庇佑。
      路上那人问他,一会儿我车到了你是到哪儿,叫他们捎你一程也没问题。他说,我也不知道上哪儿去,到时候看情况吧。那人的意思是一人旅途孤单,倒不如结伴而行,遇事有个照应。他当时脑子不知道怎么一抽抽蹦出来一句:照应也是有限的,横不能照应一辈子不是,人生萍聚,早晚相忘江湖。
      他问那人:你多大了?那人说快30了。他提前道了谢,因为昨儿要不是这个人,估计那场雨是躲不过去,而且还能找个那么隐蔽的地儿休息了一晚。那人说:所以才说方便照应啊。那太阳也和那大雨似的说出来霎时就出来了,那人说,估计一会儿车就到了,你是单独行动还是跟我们搭车,依我说,你与其走路不如搭顺风车。彼时,他打算南行,具体能走到哪儿尚无定论。来时来,去时去,他当即决定,先到了太谷再说。且可以给他当向导……后来的事情,据说依旧悠远绵长,无人晓得透彻,也或许等了好久的车,因天气原因一直没来。

 

 

 

       和大.2017年8月11日 11时22分.在红居街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和若
作者和若
1553日记 28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和若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