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人的研究 第1/14讲

山里人 2017-08-11

译者按: 鲁道夫 施泰纳在1919年以《全面人类学(Allgemeine Menschenkunde)》为题做了十四次系列演讲,演讲稿英文版以《关于人的研究 (The Study of Man)》 为题,于2002年在网上发布( The Rudolf Steiner Archive and e.Lib,GA293, http://www.rsarchive.org/)。卢安克依照原文做了翻译, 译文名为《适合人类的教育》或《全面的人类学》,可以在网上下载(http://yuanshan.jiaoyu.org/)。

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文字,可能会让人有一种摸不着头脑的感觉。遇到类似的困难,并不奇怪,即便是大家熟知的名人,例如哲学家罗素,也不一定接受施泰纳的看法和观点。事实上,精神科学所展示的东西是观点、看法,更是精神科学探索者本身。如果你读书是有意无意地为生活寻找一个向导,那么,你或许能在下文中感受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

今天从教育入手,先给你们做个介绍。我们的教育任务与以前不同,这并不是说我们要在全球范围内实施某种教育理念,而是说从精神科学角度,我们知道人类在特定的演化期都会有各自不同的新任务。人类在第一个后亚特兰蒂纪是不同的,第二个又不同,直到我们所处的第五个后亚特兰蒂斯纪,任务各不相同。我们必须意识到,人类之前所有的进化所得,只有在本纪元开始后的某个时期会进入人们的意识。

我们所处的进化纪是从15世纪中叶开始的,但是直到现在(1919年),精神深度的新任务尤其是对于教育领域任务的认识,才刚刚出现。

此前所有的教育工作都是古老教育的沿袭,我是说,第4个后亚特兰蒂斯纪教育的沿袭。现在事情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一开始是否摆正了自己的位置,面对新任务时自己的位置。我们需要逐步认识到,我们应该给予这个时代十分明确的引导。这个引导并非是适用整个人类演化的,而是适用于当代的,它对当代有意义。

我们接收的孩子,他们来到学校准备接受教育和指导,我们需要牢记的是,他们在家庭中已经接受了教育,来自其父母的错误教育。的确,只有当父母亲也都清楚地认识到,我们作为人,被时代所赋予的特殊任务,认识到孩子刚出生头几年里的特殊教育任务的时候,我们的愿望才能完全实现。我们应该能够为父母们做错的,或者留下没有做的很多事情,做出补偿。对此,我们必须有清醒的意识。只有意识清醒,才可能真正施教。

利己主义是这个时代的特征,这是我们投身教育时需要注意到的。即便在宗教这个最具精神的领域,在面对人们最为关心的“永生”或“不朽”这个问题时,讲经布道者也会求助于人们的利己之心。在私心的压迫下,人想获得自己个人的永生。正宗的宗教忘掉了事情的另外一个方面,他们忘掉了,对于尘世存在来说,除了“死”还有“生”。情况可能还不是那么明晰,但利己主义至少是潜在的趋势。

面对利己主义,我们需要看到人类发展的另外一面,要更多地注意到“生”。我们需要知道:在“死”至“生”之间,人经历了漫长的演化,接着,来到一个除非获得“再生”就不得不停滞的境地。因此,“再生”的生命获得了“物质身体”和“构造生命的力量”。而这,在精神世界是无法获得的。我们或许以物质的眼光来看待孩子的出生,但我们需要始终清楚的是,“这也是一个继续”。我们不能仅仅看到死亡之后人精神经历的延续,也即:物质中存在的精神的延续;还要看到眼前的物质存在也是精神的继续。我们需要意识到,通过教育,我们在继续高级生命存在之前已经完成的,我们没有参与的工作。我们对自己说:对于我们眼前的这个人,在他出生之前,上天已经做了很多,我们的行动是上天工作的继续。借此,我们就能获得教育所需的恰当的心境和情感。

现在人们的思想和情感已经失去了和精神世界的联系,而我们会被问及很多抽象的问题,这些问题在精神世界并无真正含义。有人问:如何实施胎教?很多人会抽象地提问,但如果具体地落实下来,随意性的追问就不可能继续……

孩子来到物质世界,我们需要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转化,一个从精神到物质的转化。首先我们需要认识到,人由两个层面的构成。在人来到尘世之前,这两个层面的存在,即:精神和心灵,结伴附身。这里的“精神”,对于当今的物质世界而言是完全隐秘的,它们在精神科学中被称作“精神中的人”“构造精神的力量”“进入自我的精神”。人生命中的这三个成员,以某种方式存在于超感官世界。在“死”至“生”之间,我们的确与这三种成员有某种关系。出生之后,源自三位一体的力量浸润人的心灵元素:意识心、理智心、感受心。如果你能观察到人从“死”到“生”的历程,观察人即将降生物质世界的那一刻,你会看到上述精神与心灵的相连。作为一种心灵-精神,或者精神-灵心,人从天上降生尘世,在尘世“再生”,或者说,获得尘世的存在方式。

人生命中其它的成员也以类似的方式与上述成员,即与心灵-精神层面的成员相联系。我们可以说:在尘世,心灵-精神遇到了由物质遗传决定的生命存在。前面所说的一组三位一体与后来的一组三位一体在人身体里相遇。精神层面的一组分别是:精神中的人、构造精神的力量、进入自我的精神;与此相联系的心灵层面的一组是:意识心、智力心、感受心。心灵-精神层面的这两组相互联系,在降生后将在尘世与物质层面的一组建立联系。物质层面的一组是:心理动力、构造生命的力量、物质身体。物质层面的这一组,在母胎中,在物质世界里,与最后的一组(即三界,矿物界、植物界、动物界)相联系。

如果以一种开放的心态尊重刚来到尘世的孩子,我们会观察到,孩子们的心灵-精神和物质身体尚未建立连接。教育的精神意义就是将心灵-精神与物质躯体和谐融通。

接下来说些更具体的东西。人与外在世界所有的联系中,最为重要的是呼吸。真正的呼吸是从来到物质世界之后开始的。在母胎中也有呼吸,但那是准备性的,胎儿没有通过呼吸将人的生命与外在世界联系起来。呼吸对人生来说意义重大,因为在呼吸中有人物质层面的系统介入。在物质层面,人有消化和新陈代谢,而新陈代谢、同化作用与呼吸密切相关。呼吸过程通过血液循环与新陈代谢建立联系。血液循环系统向人体输送来自其它系统的生命物质,所以呼吸与整个新陈代谢相联系。

在另一方面,呼吸又与神经活动相联系。吸气的时候,我们将脑脊椎液压入大脑;呼气时,又将它们吸回身体。这样,我们将呼吸节奏植入大脑。因为呼吸一方面与消化、同化相联系,另一方面又与神经、感觉系统相联系,于是我们可以说,它是外在物质世界和人生命之间最为重要的中介。我们需要清楚,呼吸并不一定适应人生的需要,尤其在特定的时候。在物质生活之初,人还没有学会呼吸和神经、感觉系统之间的协同,正确的联系尚未建立。观察孩子时,我们也会看到他们还不能正确地协调呼吸和神经、感官。这种不协调中隐藏着的,就是我们需要面对的孩子们的个性特征。为此,我们首先需要获得对于人的人智学理解,只有这样才能在教育中采取重要的措施以练习呼吸和感官神经。在更高的层面上说,孩子们需要学会将出生后经呼吸获得的东西融入精神。

通过协同呼吸和感官神经系统,我们将所有的心灵、精神拉入孩子的物质生活。我们或许可以说:孩子还没学会正确地呼吸,而教育需求包含在呼吸的教授中。

还有一件事情,孩子们还不会,也要学习,那就是睡眠和清醒之间的转换。这个转换帮助孩子协调物质身体和心灵精神。我们在精神层面要强调的东西似乎与外在世界矛盾。就外在而言,我们当然可以说:孩子睡得很好。的确,他们睡得远比长大了以后要多,孩子是睡眠着来到世界的。然而,隐藏在睡眠和清醒之中的事情,孩子还不会。孩子来到世上体验着各种事情,吃、喝、呼吸等等,睡了又醒,醒了又睡,但他不知道如何将这些体验包括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小手摸到的,踢腿和身体摇晃得到的东西带进精神世界。所有这些他无法带进精神世界的东西,都需要在精神世界起作用,而作用的结果又要返回物质世界。孩子的睡眠和成年人是不同的。成年人,他们醒来后的生活体验被带入睡眠中沉淀、升华;而孩子,他们还不会将醒来后生活中的所得带入睡眠。在睡眠中,孩子又一次回到了天上,没有把尘世体验带进去。正确的教育就是要让孩子能将醒来后的生活体验带进睡眠状态。在睡眠时,心灵-精神介入,并发生作用。老师和教育工作者没有办法直接教给孩子们高层世界的东西,因为这些东西在孩子睡着了之后才会去孩子那里。我们能做的是,利用孩子醒着的时候,让他们能慢慢地把物质世界上的体验,把这些醒着时的体验带进精神世界。因为有带进,也会有带出。把精神世界的力量带出来。而这个的力量会帮助他们成为真正的尘世生命。

你们能看到,我们的教育活动一开始就志向高远,面向正确呼吸的教导,睡、醒之间转换节奏的教导。教育中需要清醒意识到的是,我们要么在将心灵-精神的东西带进物质身体;要么将尘世体验带回到心灵精神。不要低估我这里所说的。只有当你不仅仅关注自己做了什么,而且关注自己成为了什么,也才可能成为一个好的老师或教育工作者。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人智学导向的精神科学要求理解这样一个事实的重要性:人在世界上起作用,不仅因为他做了什么,更因为他成为了什么。不同的老师走进教室,情况是完全不同的。这不仅仅是说,某个老师的教育技巧高于其他老师。不是这样的。主要的不同,也是在教学中真正起作用的是老师自己,是随着老师的到来一起带进教室的老师思想习惯。被人类发展演化的思想所吸引的老师和对此一无所知的老师截然不同。如果你开始了解呼吸在宇宙间的重要意义,了解经教育练习转化了的呼吸转化的意义,了解睡醒之间节奏转换的重要意义,情况会怎样?当你想到了这些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力量,一种与你的自我中心主义战斗的力量。如果你的自我不再是关注的中心,那么,当你走进教室,就会有一种内在力量让你和学生建立关系。

实际情况可能会不同。调皮的孩子会嘲笑甚至捉弄你,对此你要平静接受,就像没带伞却遇到暴雨那样接受。被嘲笑和被雨淋,在很多人看来是不同的,但我们要学会同样看待。

我们需要调整自己与孩子建立这种关系,不怕面对困难和阻碍。对于教育任务,我们首先需要心知肚明的是,我们自己必须做出某种改变,然后思想层面的关系、内在的精神关系,才会在老师和孩子之间其主导作用。当我们走进教室的时候,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精神层面的关系已经在场,不仅因为言语、不仅是因为我给孩子言语教导或警告,不仅仅是我的教学技巧。言语、技巧都是外在的东西,需要培养。但只有当我们内在的想法和我们的教学在学生身心所产生的效果建立了重要联系,这些东西才能培养出来。

人已经出生了,这样他就有了完成一些在精神世界无法完成的事情的可能性,如果不能把这大哥想法铭记在脑中,我们的整个教育行为就是不完整的。我们首先要教授的是与精神世界相协调的呼吸。在精神世界,人也不能像物质世界中一样实现“睡”“醒”之间的节奏型转换。通过教育、教学,我们需要调整这个节奏使得人的躯体性特性恰当地成为精神-灵心的成员。毋庸多言,这不是要记住并教学中运用的抽象概念,要成为我们向导的是关于人的这些认识。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山里人
作者山里人
395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山里人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