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日一剑》 第十章 落入人手

陆七七 2017-08-11

熊倘一行眼下最重要的事是是如何下山,他们还被困在武当上。

“这样,再过两日,各个门派来参加祭奠的人就该到了,届时我们装成他们的人混下山去。”木白道。

夏芸眼前一亮道:“不错,这个方法好。他们总不能将所有人都留在山上。”

熊倘道:“不知九道山庄会不会派人来。”

“应该会,传闻化冲与九道山庄的庄主交情不错。”

夏芸突然道:“对了!上次九道山庄庄主遇刺的时候,你在场,当时究竟怎么样?”

木白道:“刺客武功很高,事情太突然,所以才会伤到他,之后那刺客立刻逃走了。”说话时,他脸上露出遗憾之色,不知是为刺杀失败遗憾,还是刺客逃走遗憾。

“那个九庄主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夏芸好奇。

熊倘听到这话,也将目光收回看着木白。

木白停了半天,思索道:“难说。不是个简单的人。”

“这等于没说,能做到那个位置的人当然不简单。”夏芸讥讽道。

但熊倘明白木白的意思,虽然他从没见过这位曾经的主人。

前来祭奠的人很多,毕竟武当在武林的地位非同一般,化冲在武林也是举足轻重。

“九道山庄来人了。”熊倘听到人群中小声的议论,抬眼看去。来的人熊倘认识,是九道山庄的总管家靳无峰。这靳无峰四十几年来从未出过山庄,这一次竟然亲自前来,到让熊倘心中惊讶。

熊倘垂目低头,将自己的身体隐藏在人群之后。他只觉得有一道目光在盯着他,不过很快就消失了,熊倘这才又抬起头观察情况。而此时的靳无峰已不动神色地看过在场的每一个人。

武当虽然已加紧搜索,但仍旧没有收获,赶来祭奠的人有些明日就要离开,这一来想要在抓住人基本是无望了。

“行知,你去派人,监视各个门派的人,一个都不许放过。”

“师兄,这要是被发现,恐怕……”行知看着师兄合笙为难道。

“没办法,凶手到现在都抓不到,这是最后的机会,若非大师兄不在……欸!你小心些吧。”合笙叹口气道。

夜将黑未黑,熊倘独自一人来到靳无峰的住处附近,他很想冲上去,抓住靳无峰问清楚,可他不能,他只有死死忍住,因为他实在太明白九道山庄的人,他知道就算是死,靳无峰也绝不会告诉他山庄的任何事,不会告诉他岚的生死,或者他根本就不知道有岚这个人,在他们眼中,是看不见奴隶这种卑贱的人的。

“为什么不进去,不想见见故人吗?”

熊倘猛得一惊,用锐利的目光看向前方。

“不错,实在不错。”黑暗中慢慢走来一个人。

天还不是很黑,还能望见远处山峰后,一点残阳的血色,可以看到那血色一点点被黑暗吞噬的样子。

待看清来人后,熊倘浑身似被定住,不得动弹。他想不到为何他会出现在这里,更想不到他竟然会认出自己。

来的人是靳无峰。

“不用惊讶,我认得你,我在庄中见过你一面,所以我们应该算是故人。”靳无峰十分和蔼的说道。

“你何时见过我?”熊倘的话像被炙烤的肉,发出滋滋的声音,他的眼角抽动了一下。

“你忘记了?现在的年轻人,记性还不如我一个老头子。没关系,我记得就好,当年你入庄,我就在旁边。其实不光是你,每个刚入庄的人,我都在旁边瞧过,只要我看过一眼,便不会忘,所以庄中的人我都认识,无论他谁,在庄中做什么,我都知道。”靳无峰缓缓道。

“那你……”熊倘几乎要脱口而出问岚的事,可他硬生生的止住了。

靳无峰道:“你现在好像过得不错。”

熊倘全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

靳无峰像是没看到一般:“做人不能忘本,你既是山庄的人,又没有死在王员外家,那就应该回去,回到庄里,那里才是你的家。”

熊倘的嘴有些哆嗦,他觉得身体中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他要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压制。

“好孩子,你也差不多玩够了,是该回去了。”靳无峰斯条慢理,像是在教导不听话的孩子一般。

可熊倘不是孩子,更不是以前的熊倘。

熊倘冷冷道:“我已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哎……这个世道太差,不教人学好,忘恩负义的人太多,看来你也受到了影响。”靳无峰惋惜道。

熊倘道:“你想怎么样?”

靳无峰道:“当然是送你回家,外面太危险。”

熊倘脸色更冷,隔很远都能感到他身上发出的寒气。

“看来有人不听话,不听话可是要受罚的。”靳无峰说着,却转眼间便到了熊倘面前,没人看清他是如何做到的,熊倘也没有。熊倘只得快速后撤几步,可手已被擒住,难以相信,这个看上去不会武功的人,手上的力道竟大的惊人,熊倘试了几次都没能挣脱。

熊倘胸中怒气澎湃,暴喝一声,用力挣脱出来,手臂衣衫尽碎,可以看见露出的胳膊上那青紫的手印。

熊倘顾不得发麻的手臂,接连刺出几剑。

靳无峰眼中精光暴涨,他冷笑:“还真是小瞧你了。”说话间,熊倘又是连刺三剑。靳无峰避闪不及,衣衫被刺破。

这里的打斗声,很快便引来注意,已有不少人往这边来。

熊倘的攻势更是凶猛,他见靳无峰突然露出惊讶之色,口中道:“岚!你怎么在这!”

熊倘顿生慌乱,连忙回头,可身后不见一人,只是为时已晚,被一掌击中后心,扑倒在地。他还不及起身,后颈一痛,便晕了过去,

靳无峰看着昏过去的熊倘,叫来两人将他拖走,而他则以最快速度套上一件衣衫,走去门口应对赶来的人。

很快夏芸和木白便发现熊倘失踪了。

“必然是出了什么事。”木白道。

“他会不会是被武当的人抓住了?不对,若是被抓住,武当不会一点动静都没有。”夏芸道。

木白道:“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被别人抓走了。”

“不是武当,那会是谁……”夏芸突然道:“是了,九道山庄!不,也不对。”

“九道山庄为什么要抓他?”

“他是从九道山庄逃出来的。”夏芸道。

木白微微惊讶:“想不到他竟和九道山庄还有这样的关系……这倒有意思了。”

夏芸思索片刻,便将事他们查到的事告诉木白。

“早知如此,我就不用费力去追查天君,只要有熊倘,他们自会找上门来。”

“可是现在他不见了。”

“所以我们要把他找出来。”木白眼底暗光浮动。他接着道:“这么巧,昨天晚上九道山庄的人那边也有动静。”

“但只持续了一会,若真动手,照熊倘的武功,不会这么快被拿下。”夏芸道。

“是不是,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木白已起身离开。

可两人还是晚了一步,靳无峰已带着九道山庄的人离开了武当。夏芸和木白找不到机会离开,这一拖就是好几天,等两人离开武当时,离熊倘失踪已有五日。

夏芸与木白两人商议决定直接去去九道山庄。

熊倘很熟悉这里,因为他以前打扫过。这里是九道山庄的牢房。熊倘没有想到他再回到九道山庄会是在这种情况下。他被下了药,浑身无力,想站都站不起来。熊倘躺在地上,看着这个地方,心中涌起万般思绪,一时间也分不清是什么滋味。

熊倘昏昏沉沉,他也不知自己昏睡过去多久。恍惚中,他听到有人在叫他。熊倘费力地睁开眼睛,迷糊的视线中,出现一个不清楚的轮廓。

“吃了它。”熊倘看不清那人的样子,只能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声音。

“快吃了它。”眼前好像出现一手,熊倘想伸出手,却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离开这,你一定要离开这。”话音犹在耳边,可那个人影儿已消失不见。熊倘又昏睡过去。

再一次醒来,被渴醒的,熊倘舔舔干裂的嘴唇,脑中想着刚才的那个梦,梦中人的声音和岚很像,熊倘自嘲地笑了一笑。可他的眼中突然出现一颗白色的东西,和梦中的一样。这个发现,让熊倘浑身都颤抖起来。

难道那不是梦,是真的?熊倘移动着身体,将脸凑到那颗白色药丸旁。熊倘听到开锁的声音,他没有多想,直接用嘴将药丸吞下。

进来的人拿了很多吃的东西,一一摆在熊倘面前,且每一样东西放在熊倘面前时,端东西的人都会先吃一口,证明无毒。

其实就算有毒,熊倘一样吃得下,费力把他抓回来而不直接杀了,不至于现在才要把他毒死。

熊倘很想快些吃完这所有的东西,可他必须装出浑身无力的样子,所以他吃得很慢。那些人也一点不急,等着熊倘再也不动一筷子的时候,他们才将东西全部撤下。

接着就有人带着熊倘离开,熊倘听话的跟在那人身后。他将熊倘引入一间屋子,屋内有很大的池子,里面是热气腾腾的水,水有些白发,可以看出是引入的温泉。

那人将熊倘领进屋后便退了出去,屋内早有人候着,他们伺候着熊倘沐浴。熊倘靠在池子上,水的热气,让他的人时隐时现。沐浴完毕后,服侍的人又伺候他穿上崭新的衣衫,从内到外都是新的,身上的配饰也都是新的,那衣料穿在身上有种说不出的柔软与舒适,还带着些香气。

等这一切都完毕之后,熊倘被带到另一个房间,靳无峰在里面等着,他看到熊倘后,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几眼后道:“好了,可以带他去见庄主了。”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陆七七
作者陆七七
52日记 17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陆七七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