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是承认了这小城

怀旧老哥 2017-08-11
终是承认了这小城

成都回来,西安南郊的房子,31楼晃了十几秒。震完,我们4人沿楼梯下去,只我情绪失常,喊,莫不是成都地震了?哎呀,Z博士若有事,我也不活了。
无常。
或因无常,我才愿,败家,散财。

周末决心去W小城过了,叫了省委几个兄弟,唐都医院的工作人员,只是住宿还没解决。
40岁后,忽然不爱大城市了,蛮颠覆的。
只因举目望去,西安找不到韩城那样的古城,老街,以及百年古宅里的红茶馆,配有旧家具,古书法。
卷帘,竟是戏台。
时有好乐者,演奏萨克斯,吹完,又能唢呐,月下独唱秦腔,这城未曾祛魅。

我现在越来越不爱西安了,只因写了大明宫在夜里西安会有刀光剑影,宫廷里的玄武门之变,纤毫毕现于凌晨以后鬼魅的西安。
赖国平就来投资了百万,市场没起来,亏了不少。
所以,转战成都。
可是,西安,不但祛魅,而且一直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样子。颓废,衰落,无聊。
十几年前,我在西安高新区星巴克,2楼看世界,仿佛创世纪一般,精致典雅的姑娘来,也有迟暮但是绝色美人擦肩。真的惊艳。
王琛则在金鹰后面创办葡萄牙地中海餐厅,绿茉莉。
那时,西安的志气在。

上班,经过绕城马腾空,看曲江内外,航天城空了一片,只有泡沫或者鸦片式的地产,没有驱动经济的公司。...
终是承认了这小城

成都回来,西安南郊的房子,31楼晃了十几秒。震完,我们4人沿楼梯下去,只我情绪失常,喊,莫不是成都地震了?哎呀,Z博士若有事,我也不活了。
无常。
或因无常,我才愿,败家,散财。

周末决心去W小城过了,叫了省委几个兄弟,唐都医院的工作人员,只是住宿还没解决。
40岁后,忽然不爱大城市了,蛮颠覆的。
只因举目望去,西安找不到韩城那样的古城,老街,以及百年古宅里的红茶馆,配有旧家具,古书法。
卷帘,竟是戏台。
时有好乐者,演奏萨克斯,吹完,又能唢呐,月下独唱秦腔,这城未曾祛魅。

我现在越来越不爱西安了,只因写了大明宫在夜里西安会有刀光剑影,宫廷里的玄武门之变,纤毫毕现于凌晨以后鬼魅的西安。
赖国平就来投资了百万,市场没起来,亏了不少。
所以,转战成都。
可是,西安,不但祛魅,而且一直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样子。颓废,衰落,无聊。
十几年前,我在西安高新区星巴克,2楼看世界,仿佛创世纪一般,精致典雅的姑娘来,也有迟暮但是绝色美人擦肩。真的惊艳。
王琛则在金鹰后面创办葡萄牙地中海餐厅,绿茉莉。
那时,西安的志气在。

上班,经过绕城马腾空,看曲江内外,航天城空了一片,只有泡沫或者鸦片式的地产,没有驱动经济的公司。
可是,地产只是花钱,不能赚钱。只是输血,不能造血。

觉得很没意思了。
素心茶坊也没意思,尤其是去过成都的茶馆后,不舒服呗。
不如天气好,在寺院里喝茶。
茶桌就是文物,据说是宫殿的地桩,好不牛气。

我们常去的一家民宿,也委婉结业。
西安市场,从未有想象的好。
只因,我们从未给别人舒服。

不过,很可能,我也连成都也觉得无趣了。
看过钟书阁的书店,在成都高新区,转了一圈,就要离开。
只因太漂亮了。
脂粉气太重,不好。我就走了。
但,绝大多数人喜欢。

早上,看到段子,说中年人是断雁叫西风。
谁说不是呢?

现在,觉得在小城过过周末,蛮好。
海军战友们,相聚,吹吹牛,酒也不多喝,菜唯求清淡,
于高处,看城市万家灯火。
我们就谈起王维的辋川,想象蓝田县的辋川别墅的样子。
如,秦岭里蓝田这一段,是喀纳斯地形,山不成脉,而是孤峰独立。真好。
从渭南上西安,走这60公里山路,如神仙下了凡间巡游,云里云外,天上,人间。
那么,辋川在哪里呢?

在小城,我深深的无力,思念起成都的人。
30公里外的小城金堂,河流缓缓,百里外的雪山之融化之雪水,在平原变得不再激烈。
我站在窗边凝望。
这个时候,可以抱着一个女人吧,就算她韶华褪了,不再青春,但更加爱慕了。

有一次,她说,如果不上大学,她可能没活路。
只因,她就是农家女。
我想,那难道要来西安,拿个竹筐,往返7楼,上下,背着装修垃圾,一筐7元,来回几十次。
陕西懒汉们不愿意吃的苦,四川女人就吃了。
那她不上大学,会不会如此命运?
我笑,绝不会这样啊 。

只是抱她更紧了,说,可能是有了农家女的出身,更是爱得不得了。
我也农业社出身,只是还没有力气,算数不好,你天生数学好,至少做个乡镇财务官。我呢,难不成去铤而走险,卖假玉石?

农家女,才是我们的最爱。
生命基因里,极其稀缺的,就是农家女这个。
这一季,收割小麦,又种上水稻,再去插秧。
翻过丘陵,再摘花椒,花椒带刺,戳破皮肤,秋来,收橙,不得闲。

以前,大美人YM说,她上学放学,有高级小轿车来接,
什么也不用自己管。
后来去军校,也是有车接送。
现在,她却为我开车!
我说,那你不快乐吗?打车好不好。
她说,你知道吗?果冻,我是公主!却现在给你开车!
我说,其实,坐你的车,我也很痛苦。因为不会驾驶,
所以,只能打车。这样你才不辛苦啊。
她说,出租车好脏!也不能进车库,直接上电梯。

权力家庭出身的孩子,我叹息。
做完最后一顿饭,被她骂,你只会做你喜欢吃的面条。
我就,娜拉出走。
如同释放,却也无限悲伤。

只是,对旧爱,充满感激。
虽然不合,却也陪伴彼此走过沧桑岁月。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怀旧老哥
作者怀旧老哥
85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怀旧老哥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