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成熟的三十岁

Kama 2017-08-11

想让自己的心找到个出口,不论好与坏,只希望能释怀。 -------------------------------------------------------------------------------------------------------------------- 2015年8月,那时候的自己以为自己的处境不会更差了。 因为已经到了自己所能承受的极限,觉着应该是人生的最低谷了,是在抛物线的最底端了,我怎么走都该是在向上了。 就这样说服自己,慢慢地一步一步往前走着。 谁曾想,之前的伤可能是自己以为的恢复了,其实不然,所以再一次那么容易就放开了自己。 两年后的今天,我向更差又迈近了一步。意外的是,这次没有歇斯底里情绪失控,没有到处找人一遍遍地重复指责着谁的不是。 明白了,别人永远不可能会是自己。一时的感同身受不可能记着一辈子。 人生是自己的,只有一辈子,没有人可以替谁而活。 因为每个人都守着一扇只能从内打开的门,别人在门外说得再好,自己不愿意开门,没有人可以帮忙打开那扇门。 有人说,女生成长过程中缺少父爱那将会是一件悲哀的事。 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要怎么和他相处。从小对他的印象,只有那么两三次。 第一次,记不清那是几岁的时候了,应该是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吧,可能更小。小时候,他们要工作,我一直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那是一个晚上,我已经在奶奶的床上睡着,我被他叫醒,一定要我回他们住的地方去。睡意朦胧的我因为不愿意去开始哭了起来。奶奶顺势说:“这么晚了,今天就不要带她回去了。”他没有听,执意要带我回去。我哭着还是穿好了衣服,他拉我,然后背着我走了回去。对于回去后的事情我却没有一点印象。 第二次,是初中,那时候我已经住校,跟他们的接触基本上没什么变化。很奇怪,他们俩都没有戴眼镜,那时候的我却有点近视了。去配了副眼镜,那是2004年左右吧,500元。他在结账时说的那句话,我到现在都没法忘记:“卖了豆子的钱只刚好给你配副眼镜。”这句话,让我脑海里飘过那三天的场景:他顶着太阳,在自家的水泥地上打了三天的豆子。一只手要按着,另一只手拿着一根棒子,敲打,豆子飞得到处都是。打完,理干净壳和小泥土块,然后装进袋子里才可以去卖。当然,当时的自己并没有想很多,反而是后来涌起的情绪。一时间,说不清自己的内心。愧疚、不好意思、舍不得、可怜...... 从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到大学......我们之间的相处真得少得可怜,即使面对面吃饭也不会有几句话讲。住校的那几年,不说渴望,内心还是有点羡慕别的家长打电话来关心,送吃的到学校,特别是高中还接送(家在小镇,在市区上高中),但自己都没有也不会表现出来。大学时候打回家电话,基本上超不过三分钟,通常就是问是不是生活费不够,然后就没有话了。可能他们真的不善于表达吧,我自己也是。三年(大专),他主动打来的电话不会超过三次,是太少,或还是太没有内容,以至于已经模糊。 一路走来,无论学习和生活没有很出色但都算顺利,没有遇到什么挫折;也很平淡,平淡得感觉自己是在应付生活,没有兴趣,没有激情。 毕业之后,开始和他们住,当时的自己绝对不会想到接下来5年发生的事情让自己都认不清自己。 待续......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Kama
作者Kama
1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