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过医院后,我想把余生都用来赚钱

青史 2017-08-11

昨天之前,我还觉得钱财是身外之物,觉得唯利是图斤斤计较的商人格局小,虚伪又心黑,还和小伙伴说我只想要教顺之余自由的生活,对她说的赚钱,养养娃儿,保险,医疗通通嗤之以鼻。固执的说父母百年之后的事我不用考虑,因为现在就为了责任,到自己时,大病死小病忍,我不相信医院。我是真的不相信医院,像医德,人格这类武侠小说的情节。然后,

开始打脸了,洗完澡躺下想睡觉时,发现胃很难受,我想睡着就好了,然而怎么都睡不着,越来越疼,那痛感在拉扯你的困倦,我以为是饿了,吃了点东西还是没用,忍到三点多时,疼到汗往下滴,真是咬牙切齿。我穿衣服出门了,想买瓶雷泥替丁,可我现在住在县城,一个不熟的县城,想在一个不熟的县城半夜三点多买药,臣妾做不到啊。其实我找到一家药店,意料之中的没有24小时业务,一只手捂着胃一只手扶着方盘,整个人窝着,到了中医院。整个医院空荡荡的,亮着灯,没有人,还好我不信鬼故事,先敲卦号的窗,敲了能有十多下,没人应,我又走到挂急诊门诊的牌子下,门关着,中间一条玻璃透出光,能看出亮着灯,我敲门,依旧没人应,我都要以为整个医院里只有我自己的时候,一个看起来像护工的大姐从斜后方走出来,告诉我去敲左手边第三个门,我走过去看到那房间没开灯,可疼的顾不了那么多,在我敲了几下后,里面一个男的问谁,我说看病,他让我等着,然后我只好扶着墙站门口,听见他穿衣服,穿鞋,走到门口,开灯,开门。这个过程在我听来是那么不慌不忙,我觉得他肯定能从我声音里听出我有多疼,到底是见愦生死的大夫。室内都是烟味,戴眼镜的中年男人,我直接问他能给我开雷泥替丁吗,他在电脑上查了一会儿说没有,然后给我拿的奥美拉唑,我道谢后一路扶着墙去敲收费窗,等交了钱道了谢又去敲领药的窗,在领药的给我拿药的过程中,我冲出去吐了,然后我意识到我可能急性肠胃炎,二十多岁时有过一次,半夜开疼忍到六点多一个人去的医院,我拿了药回过头去找医生,告诉他我刚吐了,可能是急性肠胃炎,要打针,这回他问了问情况又说一个人不来不能输液,我只能说我不睡会盯着药的,他才给我开药,我又拿着单子依次敲窗口,拿好药又去按户士的铃,户士让我到右边一个房间等她,房间没开灯,我看到是床位,不是坐着的注射室,房间两张床上有人在睡,以为是住院的,我忍着疼,在一个空床上坐了下来。户士配好药进来问我怎么不开灯,我指了指那两人,她转过头去把那两人叫醒,问是哪的,然后一男的坐起来说陪护,户士又问过病人名字就没说话了,等护士走后这两人走出去一会儿其中一个又回来睡了,我困的站不住,疼的坐不住,躺也不行,怎么都不对,直到吊完两个小瓶子,轻了一些,我给女朋友发了个信息,说我在医院。五点多她打电话来,我说已经没事了,她想让我去天津医院或找周边的熟人来看看我,都被我拒绝了,早上听见她抽泣,我也说不清楚什么感觉。从三点多吊到八点半,还有点疼,我到家洗了个澡,煮了个粥。

然后我就觉得,我他妈的没家,如果再吊儿郎当的今后的生活是会很辛苦,直接死了好说,要是被这种小毛病折磨着呢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青史
作者青史
40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青史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