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在找去罗马的路,而TA们早已生在罗马”

苏听风 2017-08-11

朋友Ella正在为结婚做着各种提前筹备。

其中很重要的一项就是买房。付首款还差一些,她在想着或许找某几个亲戚借一些,就差不多可以买个居室了。Ella的一个同事林小姐也准备年底结婚,林小姐现在操心的问题是,结婚时到底是在山景别墅还是海景大套房。

本来沉浸在一片憧憬之中Ella在知道林小姐的“烦恼”后,沮丧不已。本来是拿着一样工资的同事,大多数时候生活水平好像也没差多少。只是林小姐是本地人,她的老公也是广东本人,所以她们双方家里通过拆迁后,资产迅速提升,林小姐也正好享用这一社会红利。

也就是说,极有可能,她们在同样的年纪、同样的时候结婚,将来的生活质量却是大不相同的。Ella还得面临几十年来的房贷,而她们没有。这样一想,想是挺难过的。说的更残酷一些,或许接下来几十年,每月都得还钱的人,不敢辞职、不敢生病、甚至不敢生孩子…..

Ella跟我说这些的时候,不光对结婚的繁杂事项感烦心,更为这样的突如其来的对比感到丧气。

她说,也知道每个人的生活不是用来这样横向比较的,但是就是你眼前的这些人,在遇到相同情况时的不同境遇,还是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怪,说不清。

我回答她说,这种感觉是不是就像是:我还在找去罗马的路,而她们早已生在罗马。Ella急忙说对对,就是这种心情。

其实这句话,并不是我创造的,是一次我在看知乎时,抄下来的。

曾经在知乎上看到过一帖子,题主讲了一个跟上面情况差不多的故事。大根意思是说,有时候,我们拼尽一生想要获得的东西,好像我的有些朋友同学生来就有。在安慰和开解题主里,有一位跟帖子的人说了一句话,他说,这种感觉,就像是你还在找去罗马的路,而你却发现你身边的某些早已生在罗马。

我种感觉,其实我很早就有体验。

以前我在福建晋江工作时,哪里除了诸多国际大品牌非常出名外,还有一种婚嫁的习俗非常地特别。通常情况下,男女双方结婚,女方家都会准备几十万到几百万的现金嫁妆,男方就会双倍价钱拿到女方家。除此之外,豪车、大房子,也是结婚时的必备。

在那样一个小城市里,似乎人人都是老板,年轻一点人都可以称为“富二代”。我曾经有好几个本地同事,她们在工作时,几乎很多事不在乎,涨不涨工资无所谓,有没有晋升无所谓。因为,她们的父母大多都会有个小工厂,结婚时,她们也会找本地条件相当的人。一结婚,下半辈子的生活是不用任何担心的。

当然,并不是说她们好吃懒做只等 结婚的房子车了和票子。我想说的是,她们就算是在追求理想、或是想做任何事的代价都比我们这些还在负起跑线上的人要小的多。所以,你可以想象,曾经,我跟这样一群人一起生活和工作时,挫败感有多频繁。

写到这里,也许你会说。你就是爱瞎比较,你就是嫉妒。那王思聪、鹿晗,更是什么都有,那你怎么办?

盲目比较和嫉妒倒有可能是真的,但是如果说我们动不动就会和王思聪和鹿晗比,那一定是假的。

著名英国作家阿兰-德波顿在一次主题为《身份的焦虑》TED演讲中说:我们几乎从来不会嫉妒英国女王,因为她离我们太遥远了,我们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但是,你们每一个人有可能都嫉妒过的你的同学朋友。当你在新闻上看到他们功成名就时,你一定特别难过吧。”

其实,阿兰德波顿还写过一本书,书名就叫《身份的焦虑》。他曾经在书中写到:“我们每天都会经验到许多不平等的对待,但我们并不会因此而妒恨每一个比我们优越的人,这就是嫉妒的特别之处。有些人的生活胜过我们千倍万倍,但我们能心安无事;而另一些人一丁点的成功却能让我们耿耿于怀,寝食不安。我们妒嫉的只是和我们处在同一层次的人,即我们的比照群体。史上最难忍受的大概就是我们最亲近的朋友比我们成功。”

如果说因为结婚而引发的嫉妒,纯粹是因为女人间自寻烦恼外。那么这几年来,这种群体形势的高涨,也是有目共睹的。互联网高速地发达,人人都可以走向更大的舞台。我们空前地受着这样的鼓励:每一个人都可成功,别人能过的生活,你也可以做到。

在TED的演讲上,德波顿还说:机会感、平等感以及人人都能成功的理念是一个非常压抑的出发点,总会令我们感到自己的成就不够大。因为所有人都想成就一切,所以许多人都会觉得自己的生活一塌糊涂。

坦白说,我一向是个极度的悲观主义者。但是幸好,我在行动上总有着积极的表现。这二者形成了一种矛盾,对我来说,其实是一种制衡。我十分悲观地承认着我在大多数人生方面,有着不可逆转的局限。我也严重地羡慕和嫉妒我身边的一些朋友同学,我想的一些东西,她们唾手可得。

但是,我依然想在我的局限的缝隙之中,去做自我改变的最大努力。在这些年,和某些“嫉妒”和“蛊惑”人人都能成功的诡异的气氛当中,对自己树立了一种新的自我认知,那就是:以自我的现状,为每一次前进和出发的标记,每一次行动,有没能比自我的上一次更好一点。

这是我给自己治疗“不平等感”和“挫败感”的方法。

昨天晚上去游泳时,遇到一群小伙子。四个人之中,有两个水性极好,可以在水中各种翻腾嬉戏,另外两个,站在水中,只是走来走去。翻腾的小伙子不断鼓励他们要扑进水中,不要只是走。其中在走的一小伙子说,他小时候在西北的一个小村长大,别说泳池了,连个有水的池塘都很少见,现敢往水里扑啊。不像你,是在海边长大,从小懂水性。

另一个在水中走来走去的小伙子说,是呀,我以前看到大的水池都不敢下去,我现在终于敢站在水中,对我来说,就是个很大的进步了。这是我来池子里的第三次,我才敢慢慢地走到深水一点的地方去。我下一次的目标就是敢把头埋进水里三秒钟。

我一下子在这个不敢扑下水的小伙子身个找到一点共鸣,就是上面所说的,以自我现状为标准,下一次,我没有更好一点。

那些都早早“出生在罗马”的人,今后在我们的生活中,只会变多,不会变少。而有更多如你我一样,还在找着去罗马路上的人,也不会太孤单。

罗马终究还是那个罗马,但是,去罗马的路上的精彩,你我总会各不相同。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苏听风
作者苏听风
122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苏听风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