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悟空和如来佛》136.羊 137.圣僧

孙智正老师 2017-08-11
136.羊
国王就叫人准备好一口大锅,装满香油:好了,你俩去比吧。
行者说,多谢多谢,小和尚好几天没洗澡了,皮肤燥痒。那边干柴烈火,一会儿油锅滚了。国王:你痒你先洗。
行者合掌问,不知道是文洗还是武洗?
国王:呵呵,小和尚花样多,怎么是文洗怎么是武洗?
行者:文洗不脱衣服,进锅过一下油就行;武洗脱了衣服,下去好好泡着洗。
国王竖起大拇指:小和尚有一套。问羊力:你要和他比文洗还是武洗?
羊力大仙:文洗怕他衣服炼过药,隔油,武洗吧。
行者上前:不好意思,我先洗。脱了直裰,褪了虎皮裙,一个纵身跳进锅里,翻波斗浪,就像在游水一般。
八戒见了咬着指头对沙僧说,我们错看这猴子了,平时和他斗嘴闹着玩,哪里知道他有这真本事。
沙僧:你错看了,我没有。
过了会儿。国王说:差不多就出来吧,一会儿还得加油。
行者赤淋淋地从锅里跳出来,揩掉油腻,穿上衣服,整个人放着油光,更精神了。
羊力也脱了衣服跳进油锅,舒舒服服地洗起澡来。
国王:两人差不多嘛,这比不出胜负了。
行者到锅边一看,锅里的油翻滚着,怎么一丝热气都没有,伸手一探,呀!锅里的滚油都是冷的。心想:我洗的时候油滚热,它洗怎么就是冷的,肯定是哪个龙王护着它!
急纵身跳到空中,念声“唵”字咒语,...
136.羊
国王就叫人准备好一口大锅,装满香油:好了,你俩去比吧。
行者说,多谢多谢,小和尚好几天没洗澡了,皮肤燥痒。那边干柴烈火,一会儿油锅滚了。国王:你痒你先洗。
行者合掌问,不知道是文洗还是武洗?
国王:呵呵,小和尚花样多,怎么是文洗怎么是武洗?
行者:文洗不脱衣服,进锅过一下油就行;武洗脱了衣服,下去好好泡着洗。
国王竖起大拇指:小和尚有一套。问羊力:你要和他比文洗还是武洗?
羊力大仙:文洗怕他衣服炼过药,隔油,武洗吧。
行者上前:不好意思,我先洗。脱了直裰,褪了虎皮裙,一个纵身跳进锅里,翻波斗浪,就像在游水一般。
八戒见了咬着指头对沙僧说,我们错看这猴子了,平时和他斗嘴闹着玩,哪里知道他有这真本事。
沙僧:你错看了,我没有。
过了会儿。国王说:差不多就出来吧,一会儿还得加油。
行者赤淋淋地从锅里跳出来,揩掉油腻,穿上衣服,整个人放着油光,更精神了。
羊力也脱了衣服跳进油锅,舒舒服服地洗起澡来。
国王:两人差不多嘛,这比不出胜负了。
行者到锅边一看,锅里的油翻滚着,怎么一丝热气都没有,伸手一探,呀!锅里的滚油都是冷的。心想:我洗的时候油滚热,它洗怎么就是冷的,肯定是哪个龙王护着它!
急纵身跳到空中,念声“唵”字咒语,把北海龙王叫来:我打你这条戴角的蚯蚓、长鳞的泥鳅!你怎么帮那只羊,用冷龙护住锅底?
龙王连声说,大圣,小龙不敢。大圣不知道,这孽畜苦苦修行了一场,它的五雷法是真的,其他的都是旁门左道不是仙道,这个也是他自己炼的冷龙,世俗的人看不穿,大圣一眼就看穿了。这样,小龙马上收了它的冷龙,让他皮焦骨酥,叫它跟大圣比!
行者:趁早收了,免得打你。
龙王化作一阵旋风,到油锅边收了冷龙归海。
羊力顿时在滚油锅里打挣,爬不出来滑了一跤,霎时皮焦肉烂骨脱。

137.圣僧
监斩官来报:万岁,三国师炸化了。
国王满眼垂泪,手扑着御案放声大哭:寡人的三位国师啊,这都走了啊,以后求雨找谁去!
行者:哭什么哭,你看你的三位大仙的骨骸,一个是虎,一个是鹿,剩下锅里这个是羊,都是成精的山兽,以后要谋你江山的。
文武百官都说,万岁,死的真是白鹿黄虎,锅里真的是羊骨,圣僧的话,不可不听啊。
国王收声擦泪:既然这样,大家把羊汤分了喝,多谢圣僧帮寡人除去妖邪。
唐僧点头:这是我们和尚应该做的。
国王:天色已晚,寡人让太师请各位圣僧去智渊寺休息,明天早朝,大开东阁,让光禄寺为圣僧们安排素宴!
第二天五更,国王传旨:道士没了,和尚也行。快出招僧榜,四门各路张挂。又摆驾到智渊寺请圣僧去东阁吃饭。
外边的和尚看到招僧榜,高兴死,进城来找孙大圣交还毫毛。
这边散了筵席。国王换了关文,和皇后嫔妃、两班文武送出朝门。路边跪满了和尚:齐天大圣爷爷!我们是沙滩上没死的和尚,特来叩谢天恩!
行者笑着问,来了多少人。
和尚:五百个,一个不少。
行者把身一抖收回毫毛,对大家说:现在妖道已灭,大家求雨什么的就找这些和尚啊。又嘱咐国王:希望你以后三教归一,也敬道,也敬僧,养育人才。
国王:好的好的。
2017.8.11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孙智正老师
作者孙智正老师
1516日记 19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孙智正老师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