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生结海楼

heimingway 2017-08-11
佛教曾提及“人有六根,追逐五欲六尘”,我等芸芸众生需要凭借眼、耳、鼻、舌、身、意各感官,去体会藏于其后的色、声、嗅、味、觉、法(此为六尘)。
今日悄搬前五“尘”作为文章的主线,用这样的方式填充内容好歹还能写些感触,倘若按照时间轴为游记架构,怕是写不过两段便要搁笔了吧,毕竟自第二天起,我便成日瘫倒在车厢后座上,心里只惦念氧气瓶,实在没资格说自己对青海有如何完整的体会。


青海湖三千多米的平均海拔,就象一汪清水被山川高举至半空,在这里生活的人如果没个车,怕是得用好几天才能走出群山的包围,再加上当地稀薄的空气(高海拔的环境下,行走速度会因为呼吸急促自然下降,我去了之后跟老婆婆蹒跚的速度不相上下),倘若能顺利走出去还好,就怕会迷失在漫山的翠绿中......于是高原上便有了图片中的“经幡”出现。
初次看见它,真不觉得这彩色符条(由白、黄、红、绿、蓝组成)有什么可看的,更不明白为什么生活在此的43个民族都乐意推崇它,每种颜色都浓郁到了极致,红得艳俗,绿得莽撞,看久了直发腻,好在进山的第二天老天便教会了我欣赏它们的门道。
初入草原第一天,“看山是山,看云是云”,视线所到之处,满溢...
佛教曾提及“人有六根,追逐五欲六尘”,我等芸芸众生需要凭借眼、耳、鼻、舌、身、意各感官,去体会藏于其后的色、声、嗅、味、觉、法(此为六尘)。
今日悄搬前五“尘”作为文章的主线,用这样的方式填充内容好歹还能写些感触,倘若按照时间轴为游记架构,怕是写不过两段便要搁笔了吧,毕竟自第二天起,我便成日瘫倒在车厢后座上,心里只惦念氧气瓶,实在没资格说自己对青海有如何完整的体会。


青海湖三千多米的平均海拔,就象一汪清水被山川高举至半空,在这里生活的人如果没个车,怕是得用好几天才能走出群山的包围,再加上当地稀薄的空气(高海拔的环境下,行走速度会因为呼吸急促自然下降,我去了之后跟老婆婆蹒跚的速度不相上下),倘若能顺利走出去还好,就怕会迷失在漫山的翠绿中......于是高原上便有了图片中的“经幡”出现。
初次看见它,真不觉得这彩色符条(由白、黄、红、绿、蓝组成)有什么可看的,更不明白为什么生活在此的43个民族都乐意推崇它,每种颜色都浓郁到了极致,红得艳俗,绿得莽撞,看久了直发腻,好在进山的第二天老天便教会了我欣赏它们的门道。
初入草原第一天,“看山是山,看云是云”,视线所到之处,满溢着供人凭吊的魅力;
第二天,“看山不是山,看云不是云”,那浩瀚得连成片的山,还有压得低低的,推至你耳侧的云楼,找不见一丝人烟气息。高原反应日趋严重的我,深感大自然的威严,默默承受着长时间屏息带给胸腔的紧张,玄妙的是,正在意识混沌间,我望见了山尖顶上飞舞着的经幡...
飞荡在天地间的“五彩经幡”,是藏民巧借色差树立的导航标记,是自己用以祝福山神的圣物,其间满含了谦卑和敬畏。看多了现代人对于地球的胡作非为,我内心的咒骂声在这一刻得以平息——他们把力量归还给山河湖海,让尊敬重返世人心田。
一想到藏民的善良与聪慧,我的高反似乎也得到了缓解。迷失在连绵不绝的绿海中时间太久,内心的活力极易消耗,也唯有炫丽的五色彩旗才足够热闹,方能唤醒血液中的热度,让苍茫的草原生活多些“人气儿”。这不,呆在西宁的后面几天,我也毫不犹豫地喜欢上这道道彩符。


如果有机会,请你也去听听,山间是没有声音的,羊不叫,马不啼,就连青海湖都是睡着的,闭上眼睛仔细听,只剩阵阵耳鸣......
我爱音乐,也曾用旋律给自己去到的城市配过对,北京听民谣,武汉听摇滚,上海听电子迷幻,贵州听雅尼或新世纪音乐,可此次身在“塔尔寺”,喇嘛的诵经声远远盖过耳机里的乐声,简陋居室里的“喇嘛鼓”经由主人的双手,竟制造出了一个乐团的动静,此番较量没有分出胜负,我只好转战去青海湖边再寻机会。
湖边依旧静默得不忍打搅,也许湖水深处会有鱼儿的划水声,也许草田间会有虫儿私语着的逗趣,只是我们这些凡人无法探知吧,看到白马畅游在油菜花海时,我便知道自己输了,这高耸于云间的世界本就不属于任何人造音乐,她或许有曲,她或许会唱,山是她忠实的演奏者,湖也会加入到旋律中来帮忙,配合着白马这类的生灵发出的呢喃,MP3里还是别拿出口袋了吧,那些躁动的声响用作遮盖城市的噪音刚刚好。


嗅、味
舌头和鼻子本就是一家,便放一块写了吧,此去西宁是一次“洗胃”之旅。
旅途中,本人的嘴里翻不起任何余味,头两天,吃进肚里的牛羊肉还能随着用力的呼吸快速消耗掉,后几天,便无福消受任何食物了,矿泉水喝进去五分钟都能原封不动的吐出来,肠胃里的污浊和能量通通洗出去,也不知道老天爷是觉得我有多不健康...
草原上蔬果产量少,人们早已习惯了大快朵颐,加上抗饿的面食,青海的特色酸奶、奶茶,饮食结构便已基本成形。六个月漫长的冬季,哪怕七月夏季的深夜也要盖羽绒被,这样的气候下也唯有肉类和浓稠的奶制品才能满足人们对能量的需求,我打小吃惯的南方菜式要是放在这,怕是经不住当地人呼吸间的那份认真吧。
唯一打进青海人内部的菜肴料想没人能猜到,我也是到了西宁才发现这一现象的:城镇里除了当地的“炕锅”,最盛行的就是川菜馆了。可能是四川与青海接壤,可能是四川人有趣、休闲的生活方式打动了内敛朴素的高原人,不管什么原因,用一锅鲜辣冲刷下内心的寡淡总是好的。

像冈仁波齐一样“磕长头”的人不在少数,他们带着子女、父母一起上路,饿了烹饪简单的食材果腹,乏了便靠着大殿的柱子稍作休息,当着“塔尔寺”宗喀巴大师的面,十万个长头需如数磕完,年轻人精神抖擞,动作也干净利索,我却最敬佩年迈的藏族奶奶,一套完整的动作做下去,老人几乎是半扛着身子摔在地板上的,我没有用手机拍下她的模样,只是疾步走开,还她与她的信仰以独处空间。
青海高原充满着力量,她浇灭了人类妄图改变一切的私欲,让我们与自然的天平重回正中位。此番在高反的协助下,我为身体各个感官举行了一次彻底的洗礼,青春的狂妄在逐步冷却后,于人生的弯道处,我寻见了平凡年华应有的模样。

末了,柯老师和我的而立之际能选择以青海作为首站,内心深觉庆幸,这是初入婚姻殿堂的我们第一次结伴出行,未来等待两人的是稚嫩褪去后的长久打拼与互相扶持,写到这不免想起木心老师的一段话:
“心灵这位主人是好客的,它要相继接待很多客人,如果青春这位客人赖着不走,别的客人可就不来了。”

回程的飞机上我的内心响起阵阵道别声,为这段极有意义的行程,更是为了我庸长的青春终要散场。
一曲终了,感谢柯老师的贴心陪伴,更要感谢包子妹妹的精湛摄影技术,期盼了三十一年的婚纱照终于长成了理想中的样子,谢谢。
图片提供:包子、微博转载配图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heimingway
作者heimingway
22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heimingway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