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帝国----卷一 第19章

空中的祺 2017-08-11
###第19章 真正的改变
  楚河只身跑回矿区,吴热留守的众多人手,见楚河一身鲜血,就知道大事不好。
  “他们把老爷抓走了。”楚河气喘吁吁地说道,“让我们放弃石矿,就放了老爷。”
  吴热的手下仍旧不少,比潘家钟手下要多。楚河和潘家钟现在和他们火拼也没有胜算,更何况,楚河的计划并不仅仅是石矿,铜矿也一样值钱。
  楚河一口咬定自己是被放回来带话的。顿时,吴热的手下没了主意,乱成一团,更何况,吴热临走时已经交代过,把石矿留给潘家钟打理。现在他们也来不及细想,大部分人都只是受了潘家钟和楚河的怂恿,才想着要去铜矿那边把吴热给救回来。
  “我们先派个人过去,”潘家钟提议,“我们投降,过两天就把石矿交给他们,但是一定要保证老爷的安全,若是老爷有什么闪失,我们一定跟他们拼命!我们都是老爷的仆人,老爷一直对我很好,今晚我们就偷偷攻打他们山寨,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潘家钟说得非常在理,语气义薄云天,计划也很合理。本来对楚河有点怀疑的人,也因此打消了顾虑。
  到了夜间,吴热原本的势力,加上潘家钟的手下,一行人在楚河和潘家钟的带领下,趁黑向着铜矿山寨悄悄行走。
  吴热的残余武装和铜矿族人碰到后,两方开始交战。两边武装中的汉人都只是做做样
###第19章 真正的改变
  楚河只身跑回矿区,吴热留守的众多人手,见楚河一身鲜血,就知道大事不好。
  “他们把老爷抓走了。”楚河气喘吁吁地说道,“让我们放弃石矿,就放了老爷。”
  吴热的手下仍旧不少,比潘家钟手下要多。楚河和潘家钟现在和他们火拼也没有胜算,更何况,楚河的计划并不仅仅是石矿,铜矿也一样值钱。
  楚河一口咬定自己是被放回来带话的。顿时,吴热的手下没了主意,乱成一团,更何况,吴热临走时已经交代过,把石矿留给潘家钟打理。现在他们也来不及细想,大部分人都只是受了潘家钟和楚河的怂恿,才想着要去铜矿那边把吴热给救回来。
  “我们先派个人过去,”潘家钟提议,“我们投降,过两天就把石矿交给他们,但是一定要保证老爷的安全,若是老爷有什么闪失,我们一定跟他们拼命!我们都是老爷的仆人,老爷一直对我很好,今晚我们就偷偷攻打他们山寨,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潘家钟说得非常在理,语气义薄云天,计划也很合理。本来对楚河有点怀疑的人,也因此打消了顾虑。
  到了夜间,吴热原本的势力,加上潘家钟的手下,一行人在楚河和潘家钟的带领下,趁黑向着铜矿山寨悄悄行走。
  吴热的残余武装和铜矿族人碰到后,两方开始交战。两边武装中的汉人都只是做做样子,只对着外族厮杀。一场仗从半夜打到凌晨,铜矿这边的族人到最后,耗尽了枪支弹药,都拿着砍刀斧头砍杀。其中很多都是十岁出头的孩童,还有几个妇人。
  “他们这么凶悍,”楚河对潘家钟说道,“真是明刀明枪地打,我们没有任何机会。”
  “再凶悍有什么用,也抗不过你的脑袋,你太聪明了。”潘家钟说道,“现在该我们动手了。”
  这场战局到了天亮,无论是吴热的原手下,还是铜矿的族人,他们都发现,真正的胜利者原来是隐藏在双方的汉人。等他们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双方都只剩下几个伤残人员。
  在楚河的谋划下,他们用最少的代价,把吴热的产业和克钦铜矿抢夺到手中。
  掸邦头脑被这件事情惊动,带着军队和几个英国人来查看情况。楚河把吴热临死前的字据给英国人看了,并且用流利的英语和他们据理力争,陈述了事情经过,大致就是吴热被铜矿的克钦族人抓到山寨打死,他们作为吴热的手下,当然要为吴热报仇。
  英国人对能说一口流利英语的楚河相当有好感,铜矿族人说的话,他们听不懂,也不想听。毕竟这里臣服英国多年,英国人需要的是管理者归附他们,至于这个人是谁,则对他们来说都一样,何况楚河已用英语表示了从服之心,对他们来说也没什么损失。最后英国人认可了楚河拿出的字据,宣布石矿归他所有,并授权他维护当地治安。这意味着铜矿也在楚河的庇护之下。旁边几个武装势力的头领得了消息,都知道大势已去,这两个矿都已是楚河和潘家钟的盘中之物。他们都不敢和英国人明着作对。
  “从现在开始,”送走英国人和掸邦头脑之后,楚河对潘家钟说道,“我要做一个真正的玉石商人。”
  大局已定,楚河把人手召集到克钦矿区。经过一番调整,两人恩威并施,将吴热当年苦心经营的石矿完全掌握在手中。留下来的吴热手下都经不住两人开出的条件,最终答应归附。石矿又重新开始运转,经过遴选的原石源源不断地被送往他处,财富滚滚而来。
  楚河和潘家钟也接手了铜矿。这天,两人走到铜矿边的村寨,踱步巡视。
  “我终于有了固定的地盘。”潘家钟边走边对楚河说道,“我会从这个地方开始,慢慢扩大我的势力,等时机成熟,打败杨家。”
  “我比你幸运。”楚河说道,“不久之后,我将会了结私人恩怨,而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当年,我父亲就是因为无法忍受杨家受制于英国人,劝说杨家反抗,结果家破人亡。现在我却要像杨家一样,要在英国人的手下生存,我真的不太甘心。”
  “英国人在这里长不了。”楚河说道,“这里的民族势力不会永远臣服于英国人的统治之下。一切都是时间问题。”
  “不知道我能不能等到这天。”
  “也许比你想得更快。”楚河说道,“很有可能,你也会深陷其中。”
  潘家钟摇摇头,笑了笑道:“我还是先对付杨家。”
  两人把村寨走了一遍,有些累了就坐在山涧里休息。楚河看见旁边一股泉流慢慢流淌,水质清澈透明,就忍不住用手去捧了一把。
  “这水不能喝。”潘家钟提醒道。
  “有毒?”
  “是的。”
  “我说怎么这个村寨的人,宁愿下山十几里去远处背水回来饮用,放着这股泉水不用。”
  “铜矿附近的水都不能喝。”潘家钟说道,“里面有铜,会腐烂人的肚肠。如果长时间吃这个水,就会毒发身亡。经常有人忍不住喝一点,嗓子也会被灼伤,声音变得沙哑。”
  “哦。还有这个道理。”楚河慢慢把手中的水饮下。
  “我不知道你到底有多大的仇恨。”潘家钟说道,“竟然要改变自己身上所有痕迹。”
  “我觉得这个是唬人的吧。”楚河轻松地说道,“水很甜,你看,我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
  事实证明楚河大错。当夜,他的喉咙里如同有一块炙热的火炭在燃烧,喉咙干涩肿胀,连吞咽口水都十分困难。这个症状持续了两日,当楚河能够开口说话的时候,勉力从嘴里挤出几句沙哑的声音,连音调都已经完全改变。
  “这个声音,才配得上我的脸。”楚河嘶哑着对潘家钟说道。
  “我很庆幸,你是我的兄弟,而不是敌人。”潘家钟说道,“你的心太狠。”
  在楚河的经营下,两个矿逐渐恢复了往日的规模,但是潘家钟一直都没有看到楚河用他天生的能力去勘察石头。楚河只是按着矿区的老规矩,把有价值的毛石贩卖出去,自己却从不切开其中的任何一块。
  “我是真的看不到。”楚河对潘家钟说道,“那本事就是碰运气。”
  短短几个月时间,石矿在楚河手中经营得非常顺利。现在的楚河不可同日而语,他已不是当年不名分文的穷小子,不管是财富还是势力,他都拥有了较之以往所不能达到的高度。在历经非人折磨的面孔下,他知道,真正的改变早已在某刻发生,胸腔内那颗搏动的心脏能察觉到。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空中的祺
作者空中的祺
29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空中的祺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