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

蘇曼靈 2017-08-11

【問 天】

前天的大前天:大人從車上把小孩抱下來,走出停車場時小童掉了一隻鞋,權叔不在,沒人幫小童拾起那隻粉紅色涼鞋,然後放在那家人的車頂。

前天的前天:情侶下車一直吵架,男子很激動,聲音很大,女子一隻手提著黑色小包,一隻手用紙巾擦拭眼淚。權叔不在,沒人與我八卦這對情緒激動的男女。

前天的昨天:手持拐杖駝背的婆婆差點被開進停車場的銀灰色豐田七座位客車撞到,司機驚嚇得連連鳴笛,婆婆驚嚇得站在原地發抖,手中的拐杖驚嚇得找不到平衡點,三條腿一齊搖搖欲墜。權叔不在,無人跑過去攙扶。

前天:蘭姨來了,帶了煲好的章魚海帶豬骨湯。找不到權叔,蘭姨失望折返,她沒有把湯留下。權叔不在,我不會再吃到蘭姨湯裡的豬骨。

昨天: 新來的保安幾乎忽視我的存在。權叔不在,只有水果檔的文哥天天把吃剩的飯菜留給我,並倒了水給我喝。

今天: 太陽發瘋似地炙烤,比藍還藍的天空找不到瑕疵,雲和風相約失去踪影,一幢幢高樓大廈堅毅地挺立與高溫抗衡。赤膊的紋身漢推著剛從貨車上卸下來裝滿水果的白色膠箱,往著水果檔方向快速移動,紋身漢被汗水包裹,皮膚黝黑發亮,渾身上下散發着與陽光親密後的咸腥味。單行的車道不時跳出橫穿馬路的行人,鐵獸噴著熱氣向不守規矩的路人發出怒吼。行人道的往來者,女人濕了妝容,男人濕了髮蠟。我,躲在露天停車場殘缺一角的鐵絲網下,靠口腔的分泌平衡著體溫,唾液洗刷了地面,還有我性感的胸口。 『珠囡,權叔唔會返來了,佢死咗啦!』赤膊的紋身漢經過時沖我叫喊。他的話裡聽不到悲哀,就像是在說『收工去馬會』一樣。

我曾經在酷熱時中暑昏迷,是停車場的保安權叔救了我,醒來後,我就一直跟著權叔。於是,權叔找來幾條木板,為我搭建了安樂窩。我無需再流浪,守著權叔在果欄旁的露天停車場度過四個寒暑。

近日來,權叔每見到我都會輕輕拍拍我的頭,說:『珠囡,我要走了,你以後要靠自己了。』一個月以前我就感覺到,權叔病了,而且病得很嚴重。每當聽到權叔痛苦的呻吟,我多麼希望可以為他分擔痛楚,甚至希望可以舔去他的病患。

明天: 停車場還在,我該何去何從?我抬起頭仰望天空,上面很安靜。

愛犬Oscar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蘇曼靈
作者蘇曼靈
6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蘇曼靈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