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拍丝瓜~太平洋的小岛懒洋洋!

陈塔 2017-08-11

“好无聊啊啊啊~好想去海岛玩!”某个晚上百无聊赖的我对着电脑前的邱先生嚎。 “去看鲸鲨怎样?端午去,请假3天玩8天。”邱先生说。 就酱,我们出发啦!

菲律宾暴乱不断,一直在想穆斯林教徒的信义宗旨是啥。。 我们的行程由菲律宾的中部岛屿挪挪挪到了北部,想要与暴乱事发地棉南老岛远远的。也正因为这样的原因,我们发现了这个纯净无比的宿雾北部小岛——妈妈拍丝瓜(Malapascua)。 飞机从马尼拉中转到宿雾。 胆小的我本不想走出马尼拉机场半步,无奈中转时间太长,在邱先生的一再怂恿下,我们在机场换了电话卡和货币便直奔马尼拉最大商场Mall of Asia(当地人亲切地称它为“MOA")

Mall of Asia

“MOA”很大,我们一度迷失。这里棉质衣物都不太贵,超市有大家最爱的CEBU牌芒果干。很幸运,我们赶上了美丽的海边日落。旅程这就要开始了?


一站海一站天空 儿时做过这样一个梦。天气晴朗,我乘坐一辆软棉棉行使在云朵上的巴士。窗外的景色一会儿云一会儿海。我试着把脚伸出窗口,便能感受夕阳照耀过的和煦海水在指缝间温润游走。 我问师傅,终点是海还是天空。

宿雾去Maya码头的大巴行使了很久,车上的电影已经播完了一部。天空突然黑压压的下起了雨,我们开始担心去妈妈岛的船是否会受风浪影响。 邱先生的邻座是一位本土大叔。他一路抓着邱先生说个不停。车上哪个是他小学女同学,哪个是他老婆的朋友。 “地方真小呢!”邱先生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他。我起身喝水,他看着包裹严实的我问邱先生我是否怀孕了,听到没有后他又开始在邱先生耳边巴拉这里哪哪大保健不错。。。噢,这位神仙哪站下车

路的尽头是Maya码头

迷迷糊糊,车子行驶了五个多小时,话痨大叔已经下车。 窗外渐渐放晴,路面被雨水洗刷得十分干净。道路尽头芭蕉树丛交接处隐约显现出海平面的样子。 隔着玻璃,我仿佛都能嗅到那股清新的东南亚气息。对于刚刚睡醒的我,这个乡村小路实在是太梦幻了!大巴的终点是海!

Malapascua 妈妈拍丝瓜 “天气和时间好像给这里罩了一个大大的保护层”从船上下来跳入小岛晴空里的那一刻我这样想。 妈妈岛是潜水爱好者的天堂。他们的行程通常是半天潜水半天休息。闲余时间也不离开妈妈岛,运气好的话便能遇见长尾鲨和魔鬼鱼。 对于我们这样的“无证”潜水菜鸟来说。我的愿望是,呆在这个美丽而不商业的小岛上。对着大海,看一天潮起潮落!

长尾鲨纪念品长尾鲨纪念品

我那“不作为”的旅行计划立马就被邱先生打住了。傍晚时分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吃。 妈妈岛虽然是个小海岛,吃的食物却没什么海鲜。鸡肉,猪肉居多,多用烧烤烹饪。外焦里嫩,很有嚼劲。我的最爱是芒果冰和大蒜炒饭。

粽叶包鸡、芒果冰、大蒜炒饭

吃着大蒜炒饭我想,炒菜前先用蒜子爆香大概是有它的原因的。没有蒜香的菜是没有灵魂的!(请容我胡说八道)

妈妈岛的星空

服务员很诚实地告诉我们,妈妈岛上的冰沙,除了芒果和凤梨其他都是浓缩果汁。所以在岛上的那几天我只点凤梨和芒果。 配着温湿的海风,冰沙不冰。一口下去,满嘴鲜果香,果肉比冰多,满足!

短毛土狗躲太阳

“土生土长”猫狗成群 在菲律宾的一周,现在回想起来除了蓝蓝的大海便是音乐、篮球、日落和猫狗。前面两个大概是菲国人民的心头爱,后面两个是妈妈岛的“小时光”。 妈妈岛的土地好像能“长”出各种猫狗,随脚一踏都可能不小心踩到一只瘫睡在路中央的狗身。猫也能无节操地在土里各种翻滚。

尾随我们的猫

初到妈妈岛的那天傍晚我们便被一只刚从土堆里翻滚完的猫尾随了。它头也不抬地随我们进屋,进门前还假装客气地在门口观望几下,然后大摇大摆走向衣柜权当自家。 “好家伙!演技了得!”我生气地把它赶出门外。它也不叫,只是蹲在门口不走,甩一条尾巴进门缝里摆啦摆吧。

村里两个小孩在交流新出生的小猫崽

“中间人”Mark

船员和他的螃蟹船船员和他的螃蟹船

Mark是一位岛上的中年大叔。在我们下船时他便很热情地跟了上来问我们要不要去临近的Kalangaman岛玩。

清澈的海水

Mark说他们可以带我们玩一天,包午餐,傍晚回来。邱先生认为他看上去挺靠谱,本来我们也打算去那个小岛,于是便这样定下了。 “Mark有一艘螃蟹船,他精通水性,会带我们出海。”第一天我们这样想。

趴在船头休息的船员

第二天,Mark早早就来了。相比于妈妈岛什么都无关紧要不守时的村民来说,Mark真的很棒了!他知道我们还想环妈妈岛潜水跟我们说跟他也可以的,如果决定好了Kalangaman岛回来给他回复。 他领我们上了艘螃蟹船,然后走了??

第三天,Mark还是如约早早到了。“嗨!那艘小船是我兄弟的,你们跟着他们就行!” 哦,Mark没有小船。

第四天,我们因为身体不适想提早回宿雾看看医生。Mark知道后说可以帮我们联系车子。邱先生想Mark没有船,大概有辆车。 “这是我兄弟Jimmy的联系方式,你们坐船到Maya码头,他会在那里和你们接应。” 最后我们俩终于懂了,Mark啥也没有,就是位“中间人”。

中间人“Mark”

“我们好像都没见过Mark的样子,他总是戴着墨镜。”邱先生说。 “有没戴墨镜的哦,我偷拍了一张哈哈哈哈!”

无人岛Kalangaman

Kalangaman是妈妈岛南部的一个小岛,距离妈妈岛两个小时螃蟹船的船程。小岛很小,一眼望到头的那种小。岛上没有人住,上岛需要交750比索的上岛税。

kalangaman

来这个小岛上的游客一般是宿务的本地人或是不好潜水的游客。因为这里并没有什么深潜的水下景观。有的只是干净的沙滩,清澈的海水和一望无尽的蓝。

感受过妈妈岛的视觉惊艳后,对于Kalangaman的反应我显得有点漫不经心。就像那种对着很喜欢的人不知所措的感觉。都那么美,反而不知道从哪里玩起。

Kalangaman的岸边海水较浅。沙滩走下去是浅浅的石块,热带鱼和寄居蟹在里边嬉戏,再深一点的地方便是海胆和珊瑚。

我把脑袋半潜在水里,天空的蓝和海水的蓝真的没什么区别。云朵好低,好像可以爬上去。

大概是玩饿了,沙拉和炒粉一上来就被大家洗劫一空。我去的时候烤鱼已经没有了,吃了好几块烤猪肉。烤肉太香了,已经无暇思考吃完后是否会长痘上火。 回程的时候大多数人都疲倦得睡去,只有船上的小女孩意犹未尽,一路哼唱《海洋奇缘》的主题曲。声音很好听,黑乎乎的脸蛋不高的鼻梁像极了动画里的女孩,她的爸妈宠溺地看着她微笑。

疲倦的游客

船杆上睡觉的船员

Kalangaman的时候拍了这样一张照片。看起真的真像小时候爸妈卧室墙上的巨幅装饰画,深蓝的海水上浮着一点绿。 现在想起来似乎有点神奇,好像走入儿时的发呆里。 真的有这样的地方吗? 云朵真的可以这么低吗? 那么美,好像一个人都没有。她会不会寂寞?不不,不该有人,不然就不能孤独地美着了……

这样深邃的蓝大概看久了大概会把心吸进去这样深邃的蓝大概看久了大概会把心吸进去

大晴天和“和路雪” 妈妈岛好像真的罩了一个晴天的雨衣,不管外面的天气怎样这里都是大晴天! 前一天晚上,我和邱先生还趴在阳台上看着远处的闪电击破天空,雷雨一步步逼近,失望得想要取消第二天的潜水计划。Mark说“不急不急,等明天一早看看”。

第二天早上,天空居然真的晴朗得跟没事似的。阳光沙滩依旧,我们不禁怀疑前一晚的亲眼目睹的暴风雨是否真实。 然而这样的夜晚不止一次,醒来之后也是一如既往的大晴天。习惯这样的天气以后,邱先生开始架起了三脚架想要拍闪电。

妈妈岛的美丽日落也是岛民的家常便饭,大概只有我们这样的游客才会飞奔回酒店拿出所有拍摄家当。

妈妈岛日落

一天,邱先生问我 “你有没有注意到岛上的‘和路雪’。” “啥?” “他们好像每天会有一位员工背着个箱子上岛,在岛上兜售一圈就坐船回去了。” 其他 1.妈妈岛上的酒店或者民宿基本没差,差别只在于是否有热水洗澡。岛上的居民都已经习惯海水沐浴,早晨的漱口水都是一嘴的海咸味~ 很满意在Agoda上订的泰帕尼海滩度假村。酒店背后有私人沙滩,下午五点前可以在那里享受免费的“马杀鸡”。早餐是在二层楼的观海餐厅。

酒店早餐

2.宿务市区没有什么景点(大概只有麦哲伦十字架和圣婴大教堂值得去),但是却是去各个美丽海岛的中转站。旅行遗憾没去资生堂(卡儿哈甘)岛吃海鲜,虽然有点伤心心目中的完美小岛变成了吃货天堂。

麦哲伦十字架

3.在宿雾市区的时候我们经常看到一家叫“ZUBUCHON”的猪肉餐厅。吃货邱先生在查找攻略的时候其实已经悄悄决定要吃那家了,每次车子从店面经过却还要装作第一次见到的样子……狡诈……不过里面的肉确实很好吃。

ZUBUCHON

包装里装的是油炸过的猪皮。当地人把它当做一种零食,在去Maya的大巴上我们见过有人上来兜售。 4.最后,重点!!!妈妈岛的联络单。到达宿务想直接去妈妈岛的朋友可以联系Jimmy搭车,比坐大巴省去好几个小时的车程。或者直接找Mark。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陈塔
作者陈塔
3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陈塔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