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是地狱,独处是天堂

听花有声 2017-08-11
文:李菊红 微信公众号:听花有声(ljhthys)

孤独是个体可以体验到的最痛苦的情感状态之一,是一种破坏性的状态。经常与隔绝寂寞抛弃死亡相连。我们会竭力避免这种感受,当我们孤独的时候,意味着不能和别人建立连接,或者丧失了原有的连接,意味着被所有人抛弃,会直接引发死亡的焦虑,死亡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和所有的人都失去了联系。正因为如此,我们不断地寻求与外界的连接,以证明自己还活着。

我们如此渴望有人陪伴,渴望与他人建立关系,但有时关系也会限制我们,让我们不得自由,人就陷入了一种两难境地,既渴望别人陪伴,又难以忍受别人的陪伴。这种人类精神的困境,在存在主义哲学家和文学家笔下都得到了体现。

荒诞派戏剧的代表人物萨缪尔·贝克特,1969年以一种新的小说与戏剧的形式表现人类的这种苦恼,并因此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他的作品《等待戈多》里面的流浪汉反复重聚,一旦重聚就又习惯的回到孤独的状态,然后重新等待。这很像我们现在的生活,我们会反复的聚会,但真正能够达到心与心的沟通少而又少,人心在喧闹中更加孤独。

无论孤身一人还是有人陪伴,每个人终其一生都处于存在主义的孤独之中。你不能感受我的疼痛,我不能感受你吃的东西的味道。我无法过你的生活,你也无...
文:李菊红 微信公众号:听花有声(ljhthys)

孤独是个体可以体验到的最痛苦的情感状态之一,是一种破坏性的状态。经常与隔绝寂寞抛弃死亡相连。我们会竭力避免这种感受,当我们孤独的时候,意味着不能和别人建立连接,或者丧失了原有的连接,意味着被所有人抛弃,会直接引发死亡的焦虑,死亡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和所有的人都失去了联系。正因为如此,我们不断地寻求与外界的连接,以证明自己还活着。

我们如此渴望有人陪伴,渴望与他人建立关系,但有时关系也会限制我们,让我们不得自由,人就陷入了一种两难境地,既渴望别人陪伴,又难以忍受别人的陪伴。这种人类精神的困境,在存在主义哲学家和文学家笔下都得到了体现。

荒诞派戏剧的代表人物萨缪尔·贝克特,1969年以一种新的小说与戏剧的形式表现人类的这种苦恼,并因此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他的作品《等待戈多》里面的流浪汉反复重聚,一旦重聚就又习惯的回到孤独的状态,然后重新等待。这很像我们现在的生活,我们会反复的聚会,但真正能够达到心与心的沟通少而又少,人心在喧闹中更加孤独。

无论孤身一人还是有人陪伴,每个人终其一生都处于存在主义的孤独之中。你不能感受我的疼痛,我不能感受你吃的东西的味道。我无法过你的生活,你也无法在我的死亡中死去。你无法爱我的爱,我不能恨你的恨。你永远不能彻底知道我是怎样的,而作为你是怎样的我也无法完全知晓。因此萨特说,孤独是人类处境的基本特征,是个体内心的生活本质。

孤独本身是生命的一部分,他对于我们是否有伤害,在于我们如何看待孤独,一种人谈到孤独就会和羞愧耻辱联系在一起,孤独时他会自责自罪,会觉得自己是个可怜虫,毫无价值。这时孤独就是毒药,会侵蚀和破坏人们身体和心灵。如果这种状态,就需要尽力摆脱孤独。

在摆脱孤独的过程中,我们要克服两方面阻力:

一是认知方面

我们对现有的人际关系有过于消极的判断,会严厉的评价别人,消极的看自己与亲朋好友的互动。如果我们能够不那么认同自己内在观念,能够和这种消极的观念对话,也许会突破这个束缚自己的观念的茧。

二是从行为方面

克服自我封闭的状态,尽可能多参加一些活动,在活动中发现和建立自己的关系网。

与孤独相类似的一种状态,就是独处,它们的区别在于,孤独会有消极的感受,但独处则是一种享受,就像交流是人的需要一样,独处也是人的需要。因为关系虽然能让我们有连接感,但我们也因此而不自由。为了自由,我们又需要适当的独处。而独处是整合内心力量的方式。

独处是一种能力,是各种创作的必要条件。

温尼科特认为,独处是在积极母亲的养育下获得一种能力。巴林特认为独处是一个安全的,充满创造的空间。

独处是一种宏大的存在,可以在自己的世界里纵横驰骋。

很多哲学家,艺术家,科学家都在这样的独处中有所建树。

独处是自己跟自己的关系,艺术家的作品,通常反应的是自己内在的关系。比如《甄嬛传》,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作者内心的冲突,当然同时也反应出了很多人内心的冲突,所以才会引起共鸣。当冲突外化为书和影视剧时,就缓解了内心的冲突。

自己对自己越接纳,越认可,内心就会处于和谐的状态,就会很享受独处。如果自己讨厌自己自己厌恶自己,独处就是苦刑。

可以说享受孤独,是一个人成熟和健康的标志。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听花有声
作者听花有声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