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风吹拂的 撒马尔罕

脑残枪 2017-08-11

今天,站在撒马尔罕看到Afrosiad壁画的那一刻,再想起带我走到这里的施老师的那本书《火坛与祭祀鸟神》,我要重新发一下这段文字:

这两年出了许多关于丝路文明的新书。。。在看过的有关粟特文明的书里,我最喜欢的还是施安昌老师的《火坛与祭祀鸟神》,2004年出版,里面主要是汇集了施老师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关于北魏到唐墓志纹饰的几篇文章,最著名的应该是《北魏冯邕妻元氏墓志纹饰考》、《北齐粟特贵族墓石刻考——故宫博物院藏建筑型盛骨瓮初探》。

这本薄薄的书并没有太多精美的插图,也没有连篇累牍的对于祆教起源和历史发展的叙述,但是却完成于一个关于祆教资料仍然非常贫瘠的时期,施老师以墓志拓本作为实物资料,截取其纹饰与各国博物馆中的同时期实物资料做对比,非常准确的切入在粟特人在北魏到唐时期在中原生活的实物证据,以纹饰作为纽带来看唐以前我们的文明中有多少符号是来自于祆教文化,言浅而意深。

其文中给出的研究方法与结论虽然相对保守,但施老师并非考古专家,并没有任何一手的考古资料,他的工作也并非有机会详细研究丝绸之路沿线文明,他只是依靠在故宫所藏拓本中的纹饰与早年在西方游历中所见到的中亚文明实物相联系,进行了大胆的假设,可见施老师对于未知领域的学术敏感性。

祆教早就已经离开我们太久远了,再加上伊斯兰无与伦比的文化覆盖,几乎在丝绸之路沿线所剩无几,但是以前我完全不能理解文化入侵,这几日我竟然产生了完全彻底的新的想法。看着那些整齐的街道,开阔的广场,明媚而亮丽的穹顶,金碧辉煌的内饰,这些伊斯兰文明中所特有的秩序、洁净与整齐,确实是有其独特的魅力。

在上一个宗教时代中,伊斯兰文明改变了整个欧亚大陆的面貌,无论如何,都是一种伟大的文明。

最后,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只是我的眼睛到底都看得到什么,以及我的眼睛到底能把一道难题看得多懂。

有的时候,看懂一件器物的时候,会突然觉得自己好蠢。他一直在那,诚实的令人难以置信,只是,曾经的我到底都看到了些什么,为什么以前不懂他的好?为什么没有注意到这些精湛的工艺、巧妙的构思和不可思议的完好。

我相信,这个世界一定有许许多多像施老师这样的人,看懂了许多却依然沉默,默默的生活,默默的发现,默默的留下一些痕迹,最后默默的离开,还是那句话,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我终于来到“唐风吹拂的撒马尔罕”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脑残枪
作者脑残枪
175日记 38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脑残枪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