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将我换成你

关漓 2017-08-11

越来越多的人说美琪长得像妙茹。

美琪念初三,她的爸爸是一名铁路工人,妈妈常年生病卧病在床,他们家住在铁道边的一处砖瓦房里,有一个小院子,杂乱生长着一些野花野草。

有一段时间,妙茹的名字每晚出现在黄金档电视剧演员表里。慢慢地,各大晚会中也常常有妙茹的身影,15岁的妙茹,已经是一位很红的明星。甚至传出绯闻,对象是娱乐圈某位受人尊敬的前辈的公子。男生叫做何睿,被狗仔拍到他和妙茹一起在街边喝咖啡,两个人都是一脸天真与幸福。

美琪的同桌订了许多八卦报刊,她们总是在课间埋着头同看一份杂志。在那些零星碎片的报道里,妙茹、何睿的模样在美琪脑海里逐渐清晰起来。加上大家都说美琪和妙茹长得极像,美琪总觉得自己的命运会在某时某处与他们产生交集。

中考完,美琪考得不好,家里的气氛一如既往闷热低沉,傍晚美琪爸爸下班,带了同事回家吃饭,他们在院子里支上小木桌,就着花生米和卤豆腐喝酒谈天。
他们说起了公司给买的意外伤害保险,如若他们意外身亡,家属最多能获得80万的赔偿。
美琪出来给他们添酒,听进去这段话。

美琪的妈妈躺在床上,脸色蜡黄,一床薄被盖着她木柴一样的躯体。

妈妈刚喝完一碗稀粥,美琪拿着她的碗筷去小厨房洗,洗完又用开水烫了几遍,放进碗厨。

越来越多的人说美琪长得像妙茹。

美琪念初三,她的爸爸是一名铁路工人,妈妈常年生病卧病在床,他们家住在铁道边的一处砖瓦房里,有一个小院子,杂乱生长着一些野花野草。

有一段时间,妙茹的名字每晚出现在黄金档电视剧演员表里。慢慢地,各大晚会中也常常有妙茹的身影,15岁的妙茹,已经是一位很红的明星。甚至传出绯闻,对象是娱乐圈某位受人尊敬的前辈的公子。男生叫做何睿,被狗仔拍到他和妙茹一起在街边喝咖啡,两个人都是一脸天真与幸福。

美琪的同桌订了许多八卦报刊,她们总是在课间埋着头同看一份杂志。在那些零星碎片的报道里,妙茹、何睿的模样在美琪脑海里逐渐清晰起来。加上大家都说美琪和妙茹长得极像,美琪总觉得自己的命运会在某时某处与他们产生交集。

中考完,美琪考得不好,家里的气氛一如既往闷热低沉,傍晚美琪爸爸下班,带了同事回家吃饭,他们在院子里支上小木桌,就着花生米和卤豆腐喝酒谈天。
他们说起了公司给买的意外伤害保险,如若他们意外身亡,家属最多能获得80万的赔偿。
美琪出来给他们添酒,听进去这段话。

美琪的妈妈躺在床上,脸色蜡黄,一床薄被盖着她木柴一样的躯体。

妈妈刚喝完一碗稀粥,美琪拿着她的碗筷去小厨房洗,洗完又用开水烫了几遍,放进碗厨。美琪总是想起来小学时邀最要好的女同学来家做客,听美琪说妈妈得的是乙肝,脸色立刻沉下去,逃出了美琪的家。

美琪跟在她身后追问原因,女同学歇斯底里对美琪喊:“你太自私了!这种事你也不告诉我,是不是想我也被你妈妈传染!!”

事情很快传遍了全班,没人敢再靠近美琪,前排同桌的铅笔掉落在美琪桌边,美琪弯腰捡起来递给同学:“给你。”
同学用一张餐巾纸包着铅笔,径直走到垃圾桶旁,将铅笔扔掉。

世上为何有相貌相似的人过着截然不同的人生呢?

美琪沉浸在回忆中,爸爸的喊声传来:“美琪!我送送刘叔叔。”
“好的。”美琪猛然惊醒。心里一阵慌乱。

爸爸回来后,美琪见他酒还未完全清醒,泡了一壶浓茶给他,爸爸坐在一张发黑的藤椅中,抚着肚子难受地呻吟。许久之后,打出一个长长的酒嗝。

夏日漫长难挨,正午时分美琪要去送绿豆汤给爸爸。爸爸沿着铁路,弯腰敲击铁道,拧动螺丝检查是否有松动。

美琪远远地喊:“爸爸!”
他抬头朝她挥手。

美琪调皮地走在轨道的枕木间,拎着一只保温桶,保温桶在美琪手中晃晃荡荡。美琪慢吞吞走着,脚下一不留神绊了一跤,爸爸喊:“美琪,小心点!快下来,一会火车要来了!”
“爸,我脚崴了。”美琪弯下腰揉着脚踝。
“美琪,你干嘛呢!快点下来!”爸爸着急地喊。哐铛哐铛的火车声由远及近,爸爸朝着美琪跑过去,他腿脚发软:“美琪,美琪。”

他摔倒在铁轨上,火车从他身上驶过……
他并没有看到,美琪从容地穿过铁轨,火车从她身边呼啸而过,那响声震耳欲聋。

父亲的死并没有让这个家庭更加窘迫。至少美琪这么觉得。只剩母亲和美琪的家,显得空旷很多。美琪跟妈妈说,她不想继续念书了,想出去打工,妈妈没有能力阻拦,她在美琪离家前几天,割腕自杀。

那时,美琪才感觉到真在的轻松与自由,她再也不是那个受家庭拖累的女孩子,她要飞远。

父亲的死换来大笔金钱,美琪将40几万人民币存入银行,身边只留少量现金作为车旅费用。她从家门前的车站出发,一路辗转,到了妙茹的城市。

美琪最开始在餐馆打工,一边工作,一边暗自打听妙茹家的地址。她留意着报刊、电视、网络里所有妙茹的行迹,还有何睿,总是陪伴在妙茹身边,似乎在用他全部的耐心,等着一个少女长大。

她为何会有如此好运?

美琪总算知道了妙茹的家住在哪里,她剪短头发,刘海遮住额头,身上的衣服土气陈旧。在妙茹家那栋别墅里,美琪得到了一份厨房的工作——洗菜切菜,打扫厨房。她总算与妙茹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何睿比她想象中更加俊美,他几乎成了妙茹的经纪人,安排妙茹的工作和生活。妙茹回家的前一天,何睿就会打电话来,制定好第二天的饮食单。

只是何睿从不在妙茹家留宿。最晚不会超过10点,就会跟妙茹告别。

美琪一直以为妙茹的父母一定是贪财势利的人,不然为何让妙茹做这些抛头露面的工作,起起落落,是是非非。事实上,妙茹的母亲儒雅温和,父亲是成功的商人,妙茹所做一切,不过是为了喜欢。而且他们早就打算好,等妙茹红够这几年,等她玩儿够了,会送她去国外念书。

妙茹喜欢在大大的浴池里泡澡,水里滴进玫瑰精油,妙茹舒服放松地躺着,脸上蒸出薄汗,脸色绯红,如一朵玫瑰缓缓绽放。她似睡非睡,浴室里弥漫着香甜的水汽。

她隐约看见浴帘外有个身影,懒洋洋地问:“谁呀?”
没人答话,浴帘被掀开,不出所料,是何睿。
何睿俯下身同她亲吻:“亲爱的,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明天早晨我来接你。”
“好,开车小心。”

门被轻轻关上,过了一会,妙茹又听到门被推开,浴帘悉悉索索响动。
“何睿吗?”她睁开眼,想要尖叫出声,却只能呆呆躺在水中。她看到的,是另一个妙茹站在浴池边,长发垂落,穿着她最爱的那件淡粉色睡袍,胸口,一片艳红的血迹。

这一定是幻觉,妙茹揉揉眼睛,再睁开,她依然在那儿,沉默地看着她。她替她拉好帘子,悄无声息地离开。

妙茹没敢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说了也没人会信她。她越来越多地看见她,总是在深夜,床前,窗边,衣柜中……相同的那件袍子,沾着血污。

妙茹持续精神不振,演戏总念错台词,晚会对口型假唱忘记张嘴,大家一致认为妙茹工作太辛苦,替她安排假期,何睿陪她去国外旅行一段时间。

出发前夜,下起大雨,隆隆雷声从屋顶跑过,妙茹早早上床睡觉,半梦半醒间,有人捂住她的口鼻,她惊醒,瞪大眼睛,依然是她。

她的力气比妙茹大很多,妙茹想推开她拿着刀子的手,却只能任她将刀子刺入自己的胸口。血漫出来。
她们一样的脸庞,一样的睡袍,血迹的位置都重合。妙茹以为自己是在梦中,美琪也同样以为自己是在梦中。她将妙茹拖至浴池,放满水,滴进玫瑰精油。

美琪拿的是厨房最锋利的一把刀,她割去妙茹的头发,一块一块切割她的皮肉,她将每一块骨头剔出来反复清洗,像在厨房时清洗从市场买回的那些骨肉。一个破碎的妙茹浸泡在玫瑰花的水里,像一池开败的玫瑰。

能被水流带走的都被带走了,剩下的妙茹,如同厨余,被美琪扔进垃圾桶。

雨停了,晨光中,美琪睁开眼,有人敲门,她听见何睿温柔地问:“妙茹,醒了吗?”

美琪笑容恬静:“醒了。”

——

这是美琪所能想到的最好的计划,她一遍遍地打磨着每一个细节,确保万无一失。

她去送绿豆汤给父亲,远远地呼唤他:“爸爸!”

美琪的脚卡进枕木,她摔倒到铁轨上,爸爸并没有跑过来。
美琪的脚踝受伤,她试图站起来,又一次摔倒。
“爸爸,救救我!”美琪哭喊着。

爸爸呆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火车开过,看着火车碾碎一个少女,连同她心里全部的罪恶和美梦。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关漓
作者关漓
81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49 条

查看更多回应(49) 添加回应

关漓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